第142章 离别前的放纵

    冬天的雨天天气格外的冷,屋里添加了火炉,火盆都增加上来了,姬茶茶把容雪儿抱在自己的怀里屋里的桌子上摆的都是什么茶水糕点瓜子,碧荷端上上来的盒子里装了各种味道的糖。

    小姑娘翻了年就满四岁了,依然还是这么喜欢吃糖果。

    姬茶茶薄了一个糖果喂进她的嘴巴里,小姑娘吃得开心极了。

    姬茶茶倒是挺喜欢吃瓜子,躺在哪里悠然自得的磕瓜子,不一会儿地上就落满了许多瓜子壳。

    到了下午姬茶茶对一旁的碧荷和绿儿说道:“你们两个去厨房看看有没有什么新鲜的蔬菜,粉丝鱼片之类的拿到我房里来。”

    碧荷和绿儿还不知道姨娘是要做什么,但是只要听吩咐就是了,等两位丫鬟走了之后,姬茶茶把容雪儿抱在怀里说道:“雪儿今晚娘给你做顿好吃的。”

    小丫头睁着亮晶晶的眼睛很很的点了点头,笑道说道:“娘是要给我做好吃的嘛?”

    姬茶茶用食指点了点小丫头的鼻子,“当然了。”

    姬茶茶找了一个大锅过来,在里面添了少许油,放了很多作料喝辣椒再把一些蔬菜和鱼片肉片米粉添了进去。

    满屋子飘散着一股辣辣的扑鼻的香味。

    两个丫鬟闻到香味口水都流出来了。

    兴奋的问道:“姨娘这是什么菜?”

    姬茶茶笑呵呵的回答道:“这是我们南方人最喜欢吃的水煮鱼片。”

    姬茶茶叫碧荷准备了几个碗,碗里嶒着满满的白米饭,那这个下饭吃最入口了。

    一开始碧荷和绿儿还感觉到不好意思,但是经不住姨娘的you惑几个人坐在一起吃了一起来,姬茶茶知道这是散伙饭了,她给厨房的姑姑说了,等她走了之后就把绿儿弄进厨房姑姑也会帮衬着点,她也放心。

    容雪儿年龄小吃不了辣椒,姬茶茶耐心的在清水里面洗了之后再给她吃。

    吃完比较辣的之后碧荷端了一碗山楂水过来,说道:“姨娘您喝碗山楂水吧!”清清的白水里面放了一片山楂。

    姬茶茶皱着眉喝了几口,酸酸甜甜的倒可以开胃消食。

    也给容雪儿喝了一口之后小丫头是说什么都不在喝了,两个眉毛皱的就像两条毛毛虫。

    等一切收拾完了之后姬茶茶把窗户门都打开才把屋里的辣味散去。

    冬天的天气黑的比较早,到了黄昏时刻碧荷和绿儿,两人合抬了几桶热水伺候姨娘洗澡,温和的水将她包围起来。

    她坐在木桶中长发齐腰碧荷一次次的舀起混合着羊奶的水从她的肩头倾泄而下,碧荷看着姬茶茶的后背说道:“姨娘你的肌肤是越来越好了,肤如凝脂白希吹弹可破。”

    姬茶茶憋了瘪嘴就是指打趣我。

    碧荷笑嘻嘻的摇了摇头,“姨娘我哪里敢啊,奴婢说的都是真的姨娘的皮肤真是越来越好了。”

    姬茶茶说道:“要是我皮肤变好了,真是浪费了上好新鲜的羊奶。”

    碧荷说道:“这有什么你看我们这西宁夏这一代一般乡下家里都有养的有羊何愁没有羊奶了,倒是牛奶显得比较珍贵了。”

    用羊奶沐浴对于姬茶茶来说也是极为的奢侈了。

    如今北方确实要比南方的发达很多。

    要是自己小时候能喝上几口羊奶那简直就是好事。

    不曾想到这里确实不值一提。

    等一切洗漱完之后,姬茶茶让碧荷把容雪儿留在这里。

    但是碧荷说道:“姨娘这恐怕有些不妥。”

    姬茶茶左思右想,也对自己再忍几天何苦愁每天不能陪着小丫头一起睡。

    就等到姬茶茶就寝了,也不知道容衔被什么风给吹了过来。

    姬茶茶正准备给容衔请安,却被容衔栏下来了。

    想到还有几天就离开了,姬茶茶也不吝啬的给了容衔一些笑容。

    看着姬茶茶的笑容,容衔有些压抑的心情被愉悦了,他伸出了手摸上了姬茶茶的脸庞,眼神目视着对方。

    姬茶茶虽然是过来人,但是哪里经得住容衔直勾勾的看着。女孩子家到底脸皮子薄虽然眼前这个人看红了脸。

    “侯爷,姬茶茶温柔的喊着。”

    容衔温和的问到:“最近姨娘过的可好?”

    姬茶茶缓缓的点了点头,“多谢,侯爷最近这段时间的照顾。”

    姬茶茶容衔的手中挣脱出来,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容衔看着姬茶茶有点疏远自己心里一阵堵得慌。

    他捏住了姬茶茶的下巴,眼神坚定不移的说道:“姨娘还记得我的条件吗?”

    姬茶茶点了地那头。

    容衔看着姬茶茶点了头,突然间感觉自己的心里也释怀了。

    姬茶茶正低着头想容衔会提出什么要求想得出神的时候竟没现容衔手已圈住了她的身子直到那薄薄的唇压在她软软的红唇上方缓过神来只是感觉到一股男性气息钻入她的身体想推开可是手脚却没有一点儿力气眼缓缓闭上长长的睫毛覆盖在眼上迎合着容衔的的索取一点点姬茶茶睁开了眼睛看了一眼容衔,心里暗想道,这也就是最后一次了就当是一种放纵吧!

    直至两个人都喘不过气来的时候才分开容衔在她脸上轻啄了几下喃喃轻语道:“本候想要你!”最简单的不过四个字诉说着他对她身体产生最原始的的*。

    曼帘遮住了两人的身影掩盖在帐内摇晃的人影朦胧如雾让人看不清里面的战况!

    细细的喘息声粗重的呼吸声交织在一起在这个只属于他们两的天地里只有这一刻连个人毫无保留的交给了对方!

    光滑的锦衾火热的肌肤紧紧包围着姬茶茶她就如一叶飘零于暴风雨中的小舟每一次的风雨来袭都让她以为自己于沉溺于看不到尽头的海中可每每总能保住一点灵智接受下一次更猛烈的侵袭!

    十指紧紧的教缠着直到两人一并绽放火热的烟花放佛相知相识的四年只有这一刻容衔是在清醒的状态下和她一起沉沦。

    这一刻的他是属于自己的,以后的他是属于别人的。

    她今晚应该好好地珍惜。

    姬茶茶筋疲力尽的沉沉睡去容衔却没有半分睡意而是单手半支起身以一种难明的眼神望着陷入睡梦中的姬茶茶,他低声的在姬茶茶的耳边不管她能不能听到,只顾自己在哪儿诉说,好像再说给自己听也好像再说给姬茶茶听一样。

    “只要你以后安分守已,还是像以前一样全心全意的喜欢着本候,本候定然会好好疼你,在这个府中护你安全,要是你也给本候生个儿子,虽然不能继承侯位,但是本候不会亏待与他,本候会像大王给本候的儿子要一块封地,这是本候唯一能为你做的。

    只要你安安分分的留在本候身边,本候想通了从今以后不会在专宠夫人一人。

    只可惜这些话姬茶茶在沉睡中再也没有听到。

    不管是凌元尔也罢,还是姬茶茶也罢他也想通了,这两个女人他都要。

    既然不能两全其美那就两个一视同仁吧。

    容衔只是没有想到一山不容二虎,熊掌和鱼不能兼得。

    夜就这么悄悄的划过,第二天姬茶茶在阳光的照耀下醒了过来,看来今天是一个很好的天气,这样的天气多适合出去走走呀。真是可惜呀……。

    姬茶茶缓缓的睁开了眼睛,见身旁的容衔也不知道何时离开了,她感觉浑身酸软,缓缓的起身,身下的被子滑落在腰际,露出充满吻痕的身子。

    姬茶茶看着自己身上的乌青的紫痕,羞的不知道说什么好。

    碧荷一大早就带着容雪儿来到了凌元阁,碧荷在门外喊道:“姨娘需要我进来伺候吗?”

    姬茶茶语气吞吞吐吐的说道:“碧荷你先带小郡主到院子散散步,我这里不用你伺候了。”

    姬茶茶深怕被突如其来的容雪儿看到什么,不管自己的身体有多酸软,迅速了爬了起来穿好了衣服。

    吃完午饭之后,姬茶茶的凌元阁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那身穿着青衣的丫鬟说道:“姨娘我们夫人请你到花园一聚。”

    姬茶茶点了点头,她也擦想到凌元尔是要找她做什么事情。

    姬茶茶说道:“你先去回禀夫人,我稍后就来。”

    姬茶茶随后就到了花园,花园里一束束的金桔黄橙橙的挂在树枝上。

    凌元尔一身粉梅色雪狐棉衣,芙蓉祥云百花褶裙,身披淡兰色的梅花衫,站立于花园中就好像于花重合了一样仿佛与金桔融为了一体。肩若纤细腰若不足一握,肌若凝脂我见忧怜,轻扭纤腰小迈莲花步,玉臂挽束轻纱,眸含幽幽碧水无波。头上倭堕髻斜插宝簪而无俗,缀着紫玉而幽雅,流丝苏挽在三千青丝上。红唇秀靥、人比花娇,纤指如玉口点嫣红,一颦一笑优雅无比、动人心魄,寐目小栖脸如凝脂。粉色玫瑰祥云软纱,逶迤淡蓝色拖地百水裙。

    生了孩子之后的凌元尔比以前更加漂亮了雍容而不失华贵。

    一旁的管事麽麽站在凌元尔身旁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