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章 出逃(1)

    凌元尔一身粉梅色雪狐棉衣,芙蓉祥云百花褶裙,身披淡兰色的梅花衫,站立于花园中就好像于花重合了一样仿佛与金桔融为了一体。小说..肩若纤细腰若不足一握,肌若凝脂我见忧怜,轻扭纤腰小迈莲花步,玉臂挽束轻纱,眸含幽幽碧水无波。头上倭堕髻斜插宝簪而无俗,缀着紫玉而幽雅,流丝苏挽在三千青丝上。红唇秀靥、人比花娇,纤指如玉口点嫣红,一颦一笑优雅无比、动人心魄,寐目小栖脸如凝脂。粉色玫瑰祥云软纱,逶迤淡蓝色拖地百水裙。

    生了孩子之后的凌元尔比以前更加漂亮了雍容而不失华贵。

    一旁的管事麽麽站在凌元尔身旁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姬茶茶走了过去在凌元尔的身后给她行了一个大礼。

    凌元尔缓缓的转过身,看着姬茶茶满脸春风的样子,心里气急了。

    凌元尔讥讽的说道:“看来这几个月姬姨娘是春风得意呀!”

    姬茶茶何尝听不出她话中的讽刺。

    她缓缓的说道:“奴婢这几个月多亏了夫人的照顾,奴婢的身材才会恢复的这样快。”

    凌元尔不屑的哼了一声。

    她冷冷的说道:“其实今天妾身过来找你也没什么大的事情,就是告诉你一声,让你准备一下,后天会去寺庙祈福。”

    姬茶茶高兴的说道:“多谢夫人的相助。”

    奴婢感激不尽。

    凌元尔阴险的笑道:“姬姨娘好之为之,你能不能成功离开就看那天了。”

    十一月十五这一天,天气格外的寒冷,清晨,姬茶茶推开门一看,一股寒气迎面扑来,院子里的树从根到梢,挂上了一层霜,就像开了一片白花花的梅花似的。坐在马车里只见远山变成了粉妆的世界,像披上了一层薄薄的银衫,近处的屋顶上、树叶上、路旁的草叶上都是白茫茫的一片,有些地方还结了冰。俗话说:瑞雪兆丰年。我想这寒霜也是瑞霜,它会冻死许多害虫,农民明年也会有好收成的。

    早上走得比较早,街上的行人没有几个。

    道路上也被白霜遮挡了白茫茫的一片。

    姬茶茶早早的都吩咐了碧荷准备了干粮和厚实的衣服,包袱里装满了路上要用的碎银。

    被姬茶茶藏在车底。

    昨晚容衔来的时候她也给容衔说了今天会和夫人一起到时寺庙为侯爷和夫人的孩子祈福。

    容衔当时还快将姬茶茶明事理了会为家里人考虑了。

    到了寺庙之后姬茶茶和夫人上完香之后。

    曾着侍卫松散的情况下,带着容雪儿和碧荷一路上直奔城里。

    在城里三个人找了一家客栈吃了一些东西之后才赶路。

    容雪儿缩在姬茶茶的怀里,她无知的问道:“娘,我们这是去哪儿?”

    姬茶茶说道:“雪儿乖,你想不想奶奶。我们去南下看奶奶去。”

    容雪儿虽然不知道为什么爹没有和他们一起去看奶奶。

    可是能和娘一起她也高兴,一想到奶奶她就忘了自己的疑惑了。

    自从来了这里之后爹爹不喜欢自己了,自己才不要想他。

    小丫头嘟着嘴巴哼了一声。

    姬茶茶也没有注意到容雪儿的举动,心里只是想到该走哪条路线。

    碧荷问道:“姨娘,我们该怎么办?”

    姬茶茶说道:“我们先去裁缝店买几套衣服换了装再走。”

    我们一定要曾着天黑敢到城门口要不人被容衔发现了我们就走不掉了。姬茶茶说道。

    假如她知道这次的逃跑没有成效,还害死了一个最重要的人说什么她也不会离开,只可惜她知道的时候太晚了?

    姬茶茶带着碧荷和容雪儿行装收拾完毕之后又到市集上鼓了一辆马车。

    姬茶茶问道:“碧荷你会不会赶马车?”

    碧荷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自己也说不准,以前在家里的跟着爹爹去赶集倒是赶过,可是这么多年了没有赶过马车里也不知道自己会吧!看来只能死鸭子上架了,试试就知道了。

    凌元尔故意在外面游荡了很久才回到府中。

    在屋里心神不宁的,管麽麽在一旁说道:“夫人一定要镇静,千万不能路出马脚,这件事情千万不要让侯爷怪到你身上。”

    凌元尔点了点头。

    等到晚上容衔去了南苑院子里院子里瞎灯抹黑的,没有平时那么亮堂,总觉得气氛哪里怪怪的。

    他让身边的侍卫去把伺候姬姨娘的绿儿叫了过来。

    他冰冷的问道:“你们姨娘还没有回来了吗?”

    绿儿战战兢兢的连头都不敢抬起,声音小苍蝇般的回道:“姨娘跟夫人上香去了这会儿还没有回来。”

    还没等绿儿把话说完,

    他直接大步离开来到了西苑,走进屋里看见凌元尔已经在屋里。

    还没有等他开口询问,凌元尔边跪在了容衔的脚边她的脸白得不成样子,紧闭的双眼已满含泪水,以致瑟瑟抖动的长睫毛像在水里浸泡了一样,紧紧要着的嘴唇也已渗出一缕血痕。

    容衔看见凌元尔哭的如兔子一般便问道:“元尔不是上寺庙去祈福了,发生了什么事情?”

    凌元尔脸上仅显示委屈的表情,“夫君,今天我和辛姨娘姬姨娘一同去寺庙上香,上完香之后姬姨娘说是想到处走走,我就同意了。”

    “等到快要回家的时候我和辛姨娘以后山下哪里早早的等我们了,没想到当我走在山下的时候,姬姨娘不在轿子里。”

    随后我就和辛姨娘还有身边的侍卫到处去寻早,可是都不见姬姨娘的踪影。

    凌元尔哭的上气不接下气,“侯爷是我没有把姬姨娘看好,要罚就发我吧!”

    容衔听见姬茶茶不见了心里顿时慌乱了起来。

    容衔蹙眉问道:“今天是谁我姬姨娘一起的?”

    凌元尔回答道:“今天是碧荷带着雪儿跟姬茶茶一起的。”

    容衔一时间心乱如麻,找不到方向。

    他身边的侍卫说道:“侯爷不要急,我现在先派人去打听看看。”

    容衔忧心忡忡的点了点头,他就是怕姬茶茶出什么事情。

    他心急如焚的离开了西苑,来了南苑。

    他冰冷的脸上没有一点表情,绿儿跪在地上两腿都发麻了只见侯爷阴狠的看着自己。

    自己只能把头迈的低低的不敢多看一眼。

    屋里的侍卫在姬茶茶的房间翻箱倒柜的搜了一遍。

    只见一个侍卫拿着一个空空的盒子来交给容衔。

    容衔打开了装银两的盒子里面一贫如洗。

    容衔顿时反应过来,原来姬茶茶早有预谋早就想离开自己了。

    难怪最近对自己和颜悦色,自己说什么都是微笑着点着头,原来自己也不过是在他的计划一种。

    容衔这辈子最恨欺骗自己的人。

    他此刻愤怒的脸扭曲成暴怒的狮子:平时少有温文尔雅惯了的面庞,燃起火来隔外地可怖,如同优雅的猫忽然尖叫着露出尖利的牙。他的怒火引燃着周身的空气,惊人的安静,却让空气怒吼着撕扯你的心跳。

    他气得牙齿咬得咯咯响。捂手紧握,额头上的青筋凸起,嘴里念叨着姬茶茶。

    这声姬茶茶听起来格外的恐怖,就像要把他口空说道的那个人活剥了一样。

    绿儿被容衔的举动吓的丝丝发抖,整个身子斗个不停,心脏跳的无不得快。

    他看想绿儿用了一种无比冷酷的声音问道:“你跟在你们姨娘身边一个月了,难道就没有发现你们姨娘有什么异常的举动?”

    绿儿泪流满面摇了摇头。

    话都说不出来,牙齿只是咬的作响。

    容衔看了一眼绿儿说道:“既然你这个当奴婢的这么不称职,留着你有何用?”

    绿儿吓得瘫软在了地上,只是嘴里结结巴巴的说道:“侯爷饶命,奴婢不想死。”

    容衔看饿了一眼没有骨气的绿儿,冷笑了一声。

    不想死也可以,我先把你们的小命留着等等你们姨娘回到了在慢慢欣赏。

    容衔气极了,狂笑了两声。

    那声音中带着无限的悲哀。

    姬茶茶怎么也想不到,就区区的一个姨娘竟然会动千军万马来寻找她。

    身边的侍卫小心翼翼的问道:“侯爷现在该怎么办?”

    容衔鄙视的说道:“就凭两个弱女子在加上带了一个孩子想逃出我的五指山没有那个容衔。”

    他冰冷的命令道:“出动全城的兵马也要把姬姨娘找到。”

    随后他画了一张姬茶茶的画像,虽说没有10份像最起码也有8份像,让人拿去复印贴满了全城。

    这件事情一时轰动了全城,包括在王宫里的大王都动了。

    当时夏赢兆还拿这件事情取消了他一番,“无比精明的侯爷,竟然让家中的侍妾给逃跑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