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章 出逃(2)

    随后他画了一张姬茶茶的画像,虽说没有10份像最起码也有8份像,让人拿去复印贴满了全城。

    这件事情一时轰动了全城,包括在王宫里的大王都惊动了。

    当时夏赢兆还拿这件事情取消了他一番,“无比精明的侯爷,竟然让家中的侍妾给逃跑了。”

    姬茶茶怎么都想不到即使走出了京城的这座城池,可是她们的速度哪里有容衔的快到了下一个城池的时候只见大街小巷都贴满了告示,告示上面的三个人分别是姬茶茶,碧荷,容雪儿。

    碧荷看到满大街小巷的都是他们三个人的画像,心里一下紧张起来了,如果真被侯爷给抓住了,不知道会怎么样,既然侯爷为了寻找姨娘动用的这么多的兵想必侯爷这次是铁了心也要把姨娘给抓回去。

    碧荷紧张不安的说道:“姨娘我们这次可能是插翅难飞了?”

    “要不姨娘我们还是回去主动像侯爷认错或许侯爷还会心慈手软。”

    姬茶茶摇了摇头说道:“碧荷你不知道我在府中一天都呆不下去了,我想南下我想见我娘,侯府一点都不是和我生存。”她的眼神是那样的坚定,就好像谁也阻拦不了她南下。

    碧荷见姨娘这样说,她重重的点了点头,既然姨娘这样坚定,那么奴婢会一直陪着姨娘。

    除了第一晚上出逃住了客栈之外,连续的这几天满城的告示她们不敢走大路。

    只能走一些比较偏远的一点的小道,三人只能选择在野外露宿,好一点时候还能有个遇上个破庙在里面歇一歇。

    总比露宿街头的强,自己没什么可是这么冷的天就是苦了碧荷和容雪儿。

    这一晚又下起了如牛毛般的小雪,晚上必须要找个能遮风挡雨的地方,她们运气好的时候遇上了一个破房子里面没有住,只能暂时先将就一晚上。

    风刮得呼呼作响,一阵寒气从屋顶上的破洞,破窗户是吹了进来。

    三个人冷的缩成了一团,姬茶茶从包袱里面拿出了厚实的披风搭在了碧荷和容雪儿的身上。

    碧荷冷的发颤的说道:“姨娘你看你的嘴唇都冻紫了,奴婢不冷还是给你和小郡主吧!”

    姬茶茶看着碧荷的举动心里暖暖的,要不这样吧!你往过来靠一点这样的我们三个人可以相互取暖,厚实的披风也盖住了三个人。

    晚上是雪夜自然不能赶路了,只有等到第二天早再走。

    碧荷想起了一件事情,“姨娘马还在外面。”

    姬茶茶说道:“碧荷你把马也拉近这屋子吧!它也陪我们走了几天几夜的路程,这么冷的天可不能把马冻感冒了,我们可得指望它载我们南下了。”

    碧荷点了点头,觉得姨娘说的有道理,哪里还在乎人畜挤在一个屋里?

    “娘,我有点想爹爹了,还有奶奶了!”容雪儿低低的开口。

    小丫头,就是小丫头不管容衔对她有多冷淡,在她心里爹爹就是爹爹,曾经把她架在脖子骑大马的人。

    “我也想!”,姬茶茶低低的说道,这声音可能只有她一个人能听得见。

    听到容雪儿这样说,姬茶茶爱怜的摸了摸容雪儿的头,很快就能见到他们了。

    第二天雪停了,姬茶茶和碧荷吃了几个干馍馍喝了几口水,也算解决了肚子的饥饿,可是容雪儿就不一样,以前每天吃好的穿好的习惯了,刚开始带的雪花糕,南瓜饼也吃完了,小丫头吃了一口干馍馍就在也吃不下去了。

    姬茶茶眉头邹成一团,早这样下去容雪儿小小的身体怎么经得起风吹雨大,在路上落下了病根,可不好医治。

    姬茶茶眉头紧缩的说道:“碧荷我们今天进城一趟,去城里买点吃的。”

    碧荷觉得不妥,城里到处都是兵马,怕被发现了。

    “要不这样吧姨娘我们就照这样走下去,看看前面有没有人家,可以要点吃的。”

    姬茶茶觉得碧荷说的有理点了点头。

    车慢悠悠的停了下来,到了最后一个关卡。再走两三站就走出了北方,姬茶茶遥望着远方对哪里充满了希望,她们一路走来男扮女装穿的都是破旧的衣服就怕有人趁火打劫,一路的辛劳奔波总算没有白费,越走人际越少,甚至连个人家都没有。

    而容衔在每一个城池安排了很多人,都还是没有姬茶茶的消息。

    可能她的判断错了,那个胆小的如同老鼠一样的女人这次没有走大道,反而是走了小道。

    他把城里的多半人数,都调到城外把手关卡,任何一个关卡都不能放过,要仔细盘查。

    城池的总结点他让徐胥为他把守着,自己去了小道上,他想亲自会一会那个女人,当看到自己追上来了是何等表情。

    他看着遥远的南方冷笑着。

    你想南下,我偏不让你南下,当初是你一心一意想跟我北上的,我没有强求过去。

    如今你想离开,就离开以为我的侯府来去自如吗?

    城池这边的事情暂时交给徐胥他也比交放心。

    他带领着大队人马浩浩荡荡的绕着小道走去。

    走到前面的时候突然听到碧荷兴高采烈的说道:“姨娘,前面有一户人家,我们要不要过去问问?”

    姬茶茶掀开车帘抱起容雪儿从马车里走了下来。

    眼前的一幕幕让她想起了以前,炊烟缭绕,一缕缕绵绵的炊烟,在眼前袅袅地飘升起来,那淡蓝淡蓝的烟里,满是最平常的人间气息,朴素、温暖而芳香。放眼望去零零散散的几户人家。

    却是那样安详宁静。

    放眼望去乡村的冬天,田地蒙着一层薄薄的霜,透过那层薄薄的霜,可以看到下面僵化的土地,硬冻而干裂。田里的刚刚出土的麦苗是那样怯弱,冬天的乡村是安静的。小河结了冰,山变成了长龙,小路上没有一个行人大约是天气太冷了都在家里烤火吧!

    这时候的娘在做什么?

    姬茶茶把孩子交给了碧荷。

    自己走上前去上前叩门,“有人在家吗,能否行个方便?”姬茶茶大声喊到。

    因为天气太冷了,说话时吐出的云雾一层层的飘向了天空。

    冬天的天空都是暗沉沉的,除非是出太阳的时候天空当中才会有白云。

    姬茶茶叩了半天的门,只听见脚步声传来“谁呀?”一位老者的声音从屋内传出。

    哪位老者打开了大门,和蔼可亲的问道:“两位姑娘有什么事情吗?”

    姬茶茶和碧荷一惊,自己的妆容一路上可是骗过了多少男女老少怎么到了老者这儿就被认出了?

    姬茶茶一阵尴尬。

    她咳嗽了显的有些不好意思。

    老者微微一笑:“姑娘,我看到你的第一眼就知道你们两个人是女孩子了。”

    “这世间哪有两个男人抱着一个孩子的?“

    姬茶茶莞尔一笑,“老伯真是火眼金睛。”

    老者嘿嘿的笑了两声。

    “姑娘有什么事情吗?”

    姬茶茶说道:‘老伯不好意思了?我和我妹妹一路上带着孩子实在不容易。”

    如今孩子没有吃的,想找口吃的,要是老伯不愿意我把给你二十文钱买一点粥。

    老者说道:“姑娘,一碗粥哪里需要二十文钱?”

    姬茶茶见到老人家一身寒酸也不容易,总不能吃白食。

    老人家把姬茶茶几个人领进了屋里。

    进到屋内姬茶茶环顾四周,真的只能用家穷四壁形容了,比她们家还穷,心里说不出的心酸。

    屋里的物品少得可怜。

    只听见屋里边躺在床上的一个妇人发出了咳嗽声,问道:“老头子,是不是有客人来了?”

    哪位老婆婆可能身体不是太好,只能躺在床上,姬茶茶看着这一幕幕心里别提有多难过了,儿女不在身边,两个孤寡老人无人料理可怜到了极点。

    屋里的条件也不是太好,想必能过完这个秋天就不错了。

    老者回答道:“老婆子别担心,就是两个姑娘想喝一碗粥。”

    老婆子一听到喝粥县里着急了,家里的粮食都快没了,这会儿还来了个讨饭的,自己倒是吃不了多少,可是要是给这两个姑娘吃了她和老头子还吃什么?

    老太婆急了咳得停不下来。

    姬茶茶走进老妇人的屋里,才走到门口就闻到一股臭臭的味道,熏人熏人的,不过姬茶茶倒是没有嫌弃。

    她坐在床边对着拿老婆婆说道:“老婆婆我也是万不得已的,才来此处求一碗粥,我的女儿一天都没有好好吃东西了,我们要南下我怕挨不到那会儿女儿的身体就垮了。”

    “请老婆婆行个方便,不过老婆婆请你放心我不会白吃你的。”

    我给你10两银子,让老伯带你去把病看好,在买些吃的回来。

    老婆婆一听当场就哭了起来,“你真是个好姑娘。”

    就算你不给银子,我也会让老头子去熬粥的,就是熬的比较少。

    以前我们家的条件也还可以就是最近两年发生的事情太多了。我们家就一贫如洗了。

    姬茶茶看得出来,这老两口实在不容易,就算老婆婆躺在床上了,老伯依然对她不离不弃,这样的男人实在少见。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