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章 感受乡村的生活

    以前我们家的条件也还可以就是最近两年发生的事情太多了。》我们家就一贫如洗了。

    姬茶茶看得出来,这老两口实在不容易,就算老婆婆躺在床上了,老伯依然对她不离不弃,这样的男人实在少见。

    老太婆打量着两位如如花似玉般的女子。

    问道:“两位姑娘远道而来吧!所以对我们这里的情况不是太熟悉。就两句话老太婆说的上气不接下气亢忼的咳了起来。

    老伯见自家老太婆说话吃力,赶紧用手在她的胸膛轻轻的拍了拍,“老婆子你别说了,我还是让我来说吧!”

    哪位老伯沧桑的说道:“夫人有所不知,我们这里闹蝗灾,就算去山上找些值钱的东西,也换不来几个钱,何况给老婆子看病?

    我原本有个儿子前些年被抓去当壮丁了,直到现在都是毫无音信。

    这闹蝗灾还不不是大事,更重要的是本来家家户户都没什么吃的了,如今每年还要给朝廷捐税。

    你看我们这哪里来的钱捐税呀?不交税就要把拿家里值钱的东西来换。

    说着说着,老伯就流出了眼泪。

    姬茶茶以前不懂为什么娘要辛苦的每天不停的干活,原来除了养活一家人还得给朝廷捐税。

    想到这处她就内疚,碧荷也有些心酸安慰道:“姨娘,这些事情不是我们能管得了的。”

    姬茶茶点了点头,吩咐碧荷从包袱里拿出了20两银子交到了老伯的手里。

    哪位老伯推三推四的,在姬茶茶的在三请求下,收下了白花花的银子。

    两位老人喜中带泣连连说道:“感谢这位小娘子。”

    随后老伯赶紧去给两位娘子煮饭。

    姬茶茶说道:“老伯你去照顾大娘,这些事情就交给我和碧荷就好了。”

    灶房里的一个角落烧了一堆柴火,火烧的特别的旺盛,整个灶房缓和级了,小丫头到是很听话,乖乖的坐在一个矮凳子上伸出小小的手烤着。

    不一会儿就开始打瞌睡了。

    老伯把她抱在一个大椅子上身上,身上盖着厚厚的被子,前面是火堆,这样子也不会感冒。

    烧火煮饭打水,姬茶茶把和碧荷都做好了分工,灶上的锅里煮着热腾腾的萝卜稀饭,又切了一些不知道老伯从哪里找来的菜根,冬天连野菜都没有,这家人穷的只能找些泥土里的根拿来当菜。

    姬茶茶拿温水把这些根清洗了好几遍,再拿烧开的水把根煮软了撒上了盐就这样凑合着吃一顿。

    等把粥做好了之后,碧荷端上了桌子,姬茶茶在把容雪儿给喊了起来,也不知道是火烤的还是热的小丫头的两个脸蛋红彤彤的。

    容雪儿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姬茶茶赶紧把她抱了起来,端上一小碗稀饭给她吃,这丫头吃了没几口就吃不下去了。

    姬茶茶也就不勉为其难的给她喂了。

    只是在水壶里添了一些烧开的开水。

    吃完饭之后,她们三人就开始启程了,缘分没尽的时候,不管两个人兜兜转转了几圈,还是摆脱不掉那宿命。总会相遇。

    姬茶茶前脚刚走,后脚容衔就跟上来了,并让士兵挨家挨户的询问。

    这些没见过世面的下乡人一听见马蹄声就把门关的死死的不敢出来。

    老者刚送走了姬茶茶转身回到屋里,就听见门外叮叮咣咣的敲门声,那种声音带着急切。

    老婆子躺在床上问道:“老头子,我听见了敲门声,你快去开门,不知道是不是刚才那位两姑娘回来了。”

    老头子一听,这种敲门的声音一下就不对,“嘘,老婆子你别说话,我出去看看,一会儿就回来。”

    老者赶紧把门打开,就听见门外站着几位军爷,老者低头哈腰面带微笑的问道:“军爷不是道光临寒舍有什么事情?”

    哪位军爷毫不客气的把老者推了一把,差一点那老头子就摔倒了地上,还好老者站稳了。

    哪位军爷拿出了一张画像,声音粗狂语气愤愤的的问道:“你有没有见过画像上的女子。”

    老者双手紧握不知道该放在哪里,不知道什么是时候开始,手心冒着冷汗,心怦怦地跳个不停。

    站在他面前的这位军爷正用一种探索的目光看着老者。

    他有些不耐烦的厚道:“老东西我问你话了,你有没有听到,你是耳朵聋了,还是眼睛瞎了,快把头抬起来。”

    老伯彷徨紧张害怕的抬起头,瑟瑟发抖结结巴巴的说道:“没有,没有……。”

    哪位军爷说道:“没有就没有看你紧张害怕成了这个样子,我还以为你是把人给我藏起来了。”

    原本老者以为自己平安的过了这一关,正打算松一口气的时候,只见一位身穿他穿着一身紫色直裰盔甲,腰间扎条同色金丝蛛纹带,黑发束起以镶碧鎏金冠固定着,修长的身体挺的笔直,整个人丰神俊朗中又透着与生俱来的高贵,让人觉得高不可攀、低至尘埃。他看了冰冷的看了老者一眼,走进屋里。环视了一下四周。

    在刚才容衔在观察老者看到画像的女子的时候,那种眼神明明一闪而过的一愣如果没见过他为什么会楞在哪里感觉到很惊讶的样子。

    他的眼神没有逃脱自己的眼睛,他十分的跟肯定他见过姬茶茶。

    他握紧了手里的拳手,邪恶的勾了勾嘴角。

    他站在屋里第一看过去,桌子上规规矩矩的摆了刚吃过饭的碗大碗有四个小碗有一个。

    容衔并没有转过身只是漠然的喊道:“来人把刚才哪位老人给我带进来。”

    床上的老太婆听到外面的声音想爬起来看看是怎么回事,外面乱哄哄的。

    而且她还感觉到了一股寒气,那是从地狱中来的杀气。

    她想爬起来可是身上没有力气,她用尽了全身的力气爬是爬起来了,结果掉落在了地上,只听见砰的一声。

    老伯听见了响动,从侍卫的手里逃脱出来赶紧跑向屋里看见躺在地上的老婆子。

    他哭喊道:“老婆子有没有什么事情?"

    老婆子摇了摇头,问道:“外面那么吵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老头子擦了擦流出来的眼泪,摇摇头说没有,他把老婆子抱在床上给她盖上被子。

    容衔站在门外看着这一幕幕,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是想起了自己和姬茶茶以后的样子。

    他偏过了头,心里暗想道,那个女人那么不待见自己,现在都逃跑了自己想她做什么?”

    老头子把老婆放在床上之后,从屋里走了出来,跪在容衔的脚下,神情悲伤的说道:“这为官爷,饶命呀!不知道我和我老婆子犯了什么事情,值得官爷兴师问罪?”

    容衔讥讽的说道:“你说你家里只有你和你老婆子,可是你的桌子上怎么有5个碗?”

    容衔低下头,对上老者浑浊的眼睛,咬牙切齿的说道:“我知道你心疼屋里的哪位大娘。”

    “如果你告诉了我实话,我兴许了还能放过她一条生命,如果你敢骗我小心你们两个人的人头都不保,说那句话的时候容衔的语气特别的严厉。”

    就像要喝人血似的。

    老者泣不成声的抱头痛哭,他心里内疚不安,如果说出了那位姑娘的行踪不知道落入这些军爷的手里会是什么下场,好歹人家给过自己这么多的银两。

    容衔见到老者有些犹豫,他毫不客气的说道:“你不用担心,他是我的娘子,我自然不会对她怎么样的。”

    她给了你多少银两我加倍奉还给你。

    老者一听哪位夫人是前面这位军爷的娘子,他刚才悬在头上的脑袋,总与不用落地了。

    他热泪盈眶的说道:“刚才有两位小娘子还带着一个孩子在我家吃了饭就离开了。”

    大约可能走了一个时辰左右,如果军爷快马加鞭的话,应该能追的上。

    容衔现在知道了姬茶茶的下落刚才那个悬着的心放下了。

    他一路纠结一路不安心,从北到南这么远的路程就怕在路上发什么事情。

    听到到平安无事的消息他的心才平静了下来。

    容衔吩咐了身边的下属给老者40两银子,便和官兵快马加鞭的沿小道追去。

    雪后的早晨,天气格外的寒冷,还好昨晚没有停雪,路面到处都坑坑洼洼的水泽,马车行驶的很慢。

    容雪儿躺在姬茶茶的怀里无精打采的。

    姬茶茶摸了摸容雪儿的额头,感觉到汤的有些惊人。

    她一下子慌了,如今这个时候发烧可不是什么好事,她着容雪儿的脸蛋轻轻的吻了吻,“雪儿在坚持一下下,等到了城里娘给你找个大夫。”

    容雪儿只感觉自己很难受,她微微的笑了一下,喊了一生娘。便闭上了眼睛躺在姬茶茶的怀里昏睡了过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