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章 进山抓人

    容雪儿躺在姬茶茶的怀里无精打采的。

    姬茶茶摸了摸容雪儿的额头,感觉到烫的有些惊人。

    她一下子慌了,如今这个时候发烧可不是什么好事,她着容雪儿的脸蛋轻轻的吻了吻,“雪儿在坚持一下下,等到了城里娘给你找个大夫。”

    容雪儿只感觉自己很难受,她微微的笑了一下,喊了一生娘。便闭上了眼睛躺在姬茶茶的怀里昏睡了过去。

    碧荷在外面问道:“姨娘怎么了?”

    姬茶茶掀开了帘子探出头来担心紧张的说道:“碧荷,雪儿有些发烧了,我们现在只能进城先找个大夫给雪儿看看。”

    碧荷点了点头,小孩子如果发烧不能及时看,怕引起生命危险。

    碧荷见到小郡主发烧了,心里也着急了起来,可是这泥路上坑坑洼洼的不好走,再加上道路有些寨。

    姬茶茶在马车里被抖的老高,她说道:“碧荷我们还是慢点,这路这么窄,容易出危险。”

    碧荷听了姨娘的话,放慢了速度。

    突然听见后面达达的马蹄声,雄浑的马蹄声踩的哒哒作响。

    “姨娘,后面好像来了很多人。”

    姬茶茶一听神色虽然有些紧张,在这个节骨眼上只能想想办法该怎么做。

    她不慌不忙的对碧荷说道:“碧荷后面好像来了大队人马?不管是土匪也好还是官兵也好。”

    “我们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先进山里躲一躲。”

    碧荷有些迟疑,“姨娘孩子能经得起折腾吗?”

    碧荷是真心的喜欢小郡主,侯府的小郡主在她的眼中就是一个虽然有些调皮但是是一个明事理的姑娘,那一个月天天黏在自己身边,每天晚上自己哄着睡觉的小丫头早已情根深种,除了姨娘之外她最关心的就是小郡主了。

    姬茶茶也有些担心但是如今能做的就是就是暂时避开后面的人。

    姬茶茶抱着容雪儿下了马车。

    碧荷使劲的把马车一赶,马直溜溜的往前跑去。

    姬茶茶和碧荷刚走进树林里,就听见有侍卫像长官禀报道那辆马车里面是空的。

    只听见一个男人冷冷的说道:“依然马车里没有人,想必她们还没有跑远。”

    他环视了一下四周,对着属下说道:“你们兵分三路,一路去深林,一路去挨家挨户各个角落都不落下,还有一路沿路给我查询。”

    容衔看了看马车碾过的痕迹,他大约猜测到了她们应该是往山上走去了。

    姬茶茶脸色苍白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容衔会追的这么快这急。

    刚才的声音确实是容衔的没错。

    越是这样自己越不能慌张。

    她握住了碧荷的手。碧荷回握了姬茶茶的手,咧嘴一笑,那笑比哭还要你那看。

    “姨娘你别多想,说不定那些官兵搜查不到我们。”

    姬茶茶努力的克制自己的紧张,但愿吧!

    她低头看了看怀里的容雪儿,身上越来越烫了,两个脸颊红快要流血了。

    她轻轻的喊道:“雪儿不要睡,快把眼睛睁开,过一会儿娘就带你去看大夫。”

    小丫头眼睛都没睁开,虚弱的说道:“娘,我要睡觉觉。”

    说完不管姬茶茶怎么喊,小小丫头可能是因为实在没精神,没精力说话了,也没有答应。

    姬茶茶和碧荷进了林子里,抱着孩子往深林里面跑去,碧荷忽然停住,她扶着一棵树,上气不接下气,累得不行。

    她跑不动了!

    碧荷说道:“姨娘,我实在跑不动了,我们歇一会吧!”

    姬茶茶急的都要哭了,她把孩子往上楼了楼,因为是爬上坡,手里还抱着个孩子,整个人比碧荷还要老活,整个人都有点虚脱,两条胳膊酸的疼疼的。

    碧荷说道:“姨娘,我们停下来歇一会吧!我实在是跑不动了,你抱着小郡主实在不容易,让奴婢歇一会了,奴婢抱着小郡主。”

    姬茶茶也实在是有点累有点饿,整个喉咙渴的都快冒烟了。

    但是她不想停下来,她不想自己唯一的希望就这样被破灭了,好不容易出了侯府,她不想再被抓回去,不想过那种彷徨的日子,更不想过那种得不到回应的爱。

    她宁愿自己在这一会儿辛苦一下,也不想回到那个高门的侯府,她像她娘。

    想终南庄。想那个山清绿水的小乡村。

    她摇了摇头不想在回到侯府了。

    她低下头没看了看怀里的孩子,再看了看坐在地上喘着粗气的碧荷。

    她失落的说道:“既然是在走不动了,我们就坐一会会儿。”

    两个人不管地面湿不湿,会不会把衣服打湿,此刻那会注意那么多的情形,只想好好的歇一歇。

    由于剧烈跑动,姬茶茶和碧荷脸色惨白,额头上全是汗。幸好,刚才碧荷反应快,要不然早都被追上了,她把容雪儿平衡的放在自己的怀里,她捶了捶发木的双腿,自言自语,为什么现在会这般不中用了,会这么没有力气?!

    碧荷看见姬茶茶使劲的捶打着双腿,她懊悔的说道:“姨娘,要怪就怪我吧!是我不好,平时没有多锻炼到了节骨眼上都使不出力气了。”

    姬茶茶摇了摇头,说道:“不能全怪你,我也变懒了,来到侯府之后什么活都不用干,成天吃了睡,睡了吃,身体的各方面能力都下降了很多。”

    姬茶茶听见后面官兵的脚步声,她双手紧握,颤抖的说道:“我不要回侯府,我绝对不要回侯府,我更不要被他们给抓到。”

    姬茶茶急了,“我们快跑啊!碧荷,那些人要追上来了!”

    碧荷颤抖的说道:“对,姨娘既然出都出来了,我们不能被抓住,做妾氏逃跑被抓住了就会乱棍打死,不为了自己,拼了命为了姨娘,我我们也不能被抓住!走!”姬茶茶咬着牙从地上爬起来,因为太累一下坐在地上有点爬不起来,她使出吃奶的劲儿,提着两条酸软的腿爬了起来,在拉起坐在地上起不来的碧荷,一手跑着孩子一手拉着碧荷拼命的向前跑去。

    碧荷说道:“姨娘把孩子交给我吧!这样的话你会省一些力气。”

    姬茶茶把孩子交给了碧荷,身上减少了重力,一手扶了冰凉的大树,一手拉着碧荷向前走去。

    就因为刚才停留的瞬间后面的官兵追上来了,只听见有人大喊,:“快看,她们在哪里,我们快追上她们,好像侯爷交差。”

    姬茶茶听见后面的喊声跑的更快了,如果不是因为碧荷和孩子想必这想的山坡对于她来说是小菜一碟,从小在山里长大的孩子,跑了这山,跑那山,这样的事情对于她来说不算什么事情。只可惜她今天的估计两个人呢。

    碧荷以前也算是娇声惯养的姑娘,一直生活在平坦的北京城,只是家里出了事情才进府为奴,她哪里走过这样陡峭的山坡?

    碧荷累得不行,越到深山里面,越感觉整个人缺氧,头晕脑胀的,眼睛昏花,整个人摇摇晃晃,眼睛开始变得模糊,根本不知道自己跑了多久,只能偶尔听见姬茶茶喊着“碧荷坚持住的声音。”

    碧荷感觉到自己越来晕了“闷哼一声!”碧荷忽然摔倒在地,但是孩子紧紧的被她护在怀里,自己的鞋子被摔掉了。

    姬茶茶蹲下身子急忙问她:“碧荷,你没事吧!有没有哪里受伤,碧荷被刚才的那一摔给惊吓的精神好了很多,她低头看着怀里的小郡主,还好没有受伤,心里就不那么担心了,在这个时刻她想的不是她自己,而是小郡主,碧荷也算是对姬茶茶真心相待的人了,所以姬茶茶这一辈子不管身边换了多少个丫鬟而她时刻想念的就是碧荷了,碧荷多多少少也有些感动,姨娘第一时间没有责怪自己有没有把小郡主摔倒,而是询问自己有没有摔伤。

    她抓住姬茶茶的手,从地上爬了起来,“姨娘我们快些走吧!不要被他们抓住了。”

    碧荷点了点头。

    她话音刚落,就听见林子里传来了杂乱无章的脚步声,噼里啪啦的,正朝着她们追过来。

    姬茶茶脸色顿时变得惨白,“糟了,追上来了,怎么办?”

    这时候的她显得有些毫无头绪,慌里慌张的,拉住碧荷得手,指甲深深的陷进了碧荷的肉里。

    碧荷疼的闷哼一声。

    碧荷环视了一下四周,说道:“姨娘如果是冬天,这树林里没有青草,树叶可以遮盖我们的身影。”

    这样站起来走容易暴露我们的行踪。

    我们蹲着俯卧前进,这样就不会太引起官兵们的注意。

    碧荷虽然做为奴婢,但是碧荷整个人要比姬茶茶稳重很多,她不会意气用事,更不会盲目的听从别人的一己之见。

    要是当然姬茶茶仔细的想一想凌元尔的话,听从碧荷的劝解之言,就不会有后来发生的那些事情了。

    让她一辈子都悔恨的事情。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