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7章 自投罗网

    碧荷虽然做为奴婢,但是碧荷整个人要比姬茶茶稳重很多,她不会意气用事,更不会盲目的听从别人的一己之见。

    要是当然姬茶茶仔细的想一想凌元尔的话,听从碧荷的劝解之言,就不会有后来发生的那些事情了。

    让她一辈子都悔恨的事情。

    姬茶茶说道:“碧荷把雪儿给我。”

    碧荷把容雪儿交给了姬茶茶,姬茶茶看见前面大树上有一个树藤,她拿出容衔以前送给她的小刀割了很长的一截树藤,直接把容雪儿用树藤捆绑在自己的身上。

    把容雪儿背在背上比抱在怀里轻松多了。

    两个人俯卧前进,前面有一条水沟,两个人爬在水沟里躲在哪儿,仰望天空,看见灰蒙蒙的天空心里说不出的凄凉。

    两个人相似一笑。

    姬茶茶对碧荷说道:“要是我们能平安的回到宁静的山村,我让我娘给你介绍一个好男人嫁了。”

    “你知道吗?我娘虽然很势利,可是现在回想起来一直都对我很好,我记得小的时候家里再穷我娘,也没有想过会把我卖了。好吃的好喝的没有少过我,虽然比不上大户人家,可是却很温馨,没有尔虞我诈的斗争。”

    “我娘一直都想要我找一个书生,当人家的正妻,而我一直想要一个人高马大的汉子,所以在我救起容衔的那一瞬间,或许在那一刻都没他深深地吸引了。”

    因为是我一直想要追寻的人。

    可是如今想起来,自己还真是做错了,娘的资历我是比不过的,或许是因为当初没有听娘的话,我现在落到了这份田地。

    碧荷说道:“姨娘,要是到了南下,我谁也不嫁,我就伺候在姨娘的身边,只要夫人不会嫌弃我。”

    姬茶茶说道:“碧荷比我能干多了,我娘肯定会喜欢你的。”

    但是按个女子一生不嫁人了。

    到了南下我还是希望娘给你找一个好人家。把你安安心心的嫁了我才放心。

    看着你辛福了,我才放心。

    水沟里的水结了一层厚厚的冰,就算人走在里面也不会掉进水里。

    两个人歇了一会儿继续趴在冰上继续前进。

    她知道,这水沟并不安全,自己和碧荷不停下来。

    寒冷的冰,把两个人的手冻的通红,但是两个人已经感觉不到被寒冷所袭来的疼痛感了。

    果然,没过多久,那些追兵的脚步声越来越近。

    只听见两个士兵抱怨道,“这侯爷的姨娘也真不是省油的灯,在侯府荣华富贵,好吃好喝的供养着,竟然还是不知足,一心想逃跑,这么冷的天害的老子翻山越冷的,真是冻死老死了。”

    “要是被老子找到,老子痕的狠狠的抽她一顿”,其中一个士兵骂骂咧咧的说道。

    另一个嘿嘿一笑,你敢嘛,好歹是侯爷的女人,算起来也是我们主子。

    “那个侍卫嘿嘿笑了两声,你知道我这是说笑嘛,你看看何必当真。”

    我们赶紧找找到了好像侯爷交差,也好回去暖被窝。

    姬茶茶和碧荷爬进了一个山洞里,再找了一些树枝把洞口遮挡起来。

    两个人坐在一起紧紧的挨在一起,看着这黑漆漆的山洞,说不出的一阵害怕

    几个人离姬茶茶和的藏身地,越来越近。姬茶茶的一颗心悬了起来。

    这时候脚步声越来越近,正一步步向她的藏身地,姬茶茶和碧荷的身子也抖得越来越厉害。只听见一个侍卫说道;“这个阴深深黑漆漆的山洞,我们两人都害怕,更别说是两个人还背着一个孩子了。”

    另一个说道:‘不行,侯爷吩咐这山上的任何一个角落都不能放过。”

    那个说话的人点燃了一个火把,在掀开了被姬茶茶和容衔遮住的树枝,姬茶茶和碧荷紧张的瑟瑟发抖,两人紧紧的挨在了一个角落。

    那个比较粗心大意的侍卫看了一圈,火把上的火被一阵冷风给吹灭了,那个那着火把的人吓的一阵发抖。

    他害怕的说道:“我们快离开,这个山洞阴深深的看到都害怕,我不想在这儿待了,要待你一个人在这里呆,反正我去别的地方看看。”

    风吹灭了火把,姬茶茶和碧荷逃过了一劫。

    等到天快要黑的时候,两个人就在附近找一个一些干柴,带回山洞里拿出了打火石,点然了柴堆。

    两个人累了一天饿了一天,围在火旁吃了点东西,姬茶茶把容雪从背上取了下来。

    见丫头的浑身烫的像火炉了,姬茶茶一下子慌了。

    她赶紧轻轻的拍着容雪儿。

    见容雪儿一点反应都没有,她急的眼泪直掉。

    大声的喊道:“雪儿,雪儿……,你不要吓你娘亲。”

    如果知道雪儿有什么三长两短,她也绝不独活。

    碧荷也喊道:“小郡主,见小郡主一点反应的都没有。”

    她也有些慌乱的说道:“姨娘我们如何是好。”

    姬茶茶这会儿有些麻木了,她沉着的说道:“如今如好的办法就是下山找个大夫,如果再迟一点我怕雪儿会有不测。”

    碧荷也点了点头。

    她们的话刚说完,就见小丫头睁开了一条缝的眼睛虚弱的就像快不行了,嘴里说着:‘娘我好……。”

    容雪儿话还没有说完,就见她满身的抽搐,口吐白沫。

    姬茶茶怎么也想不到,容雪儿发烧会烧到抽搐,口吐白沫。她被吓的大叫起来。

    “雪儿你不要吓娘亲。”

    她现在后悔了要是当初没有逃跑是不会就不会出现这么情况,雪儿也不会像是现在的这个样子躺在自己的怀里她的生命气息越来越弱。

    姬茶茶很不得打自己几个巴掌,碧荷说道:“姨娘,事不宜迟,我们现在就找侯爷,说不定小郡主还会有救。”

    事不宜迟,就算回到容衔的身边被她乱棍打死,她也不想孩子在自己的怀里渐渐的没有生命了。

    那样的事情对于她来说太惨不忍睹了。

    两人下山的脚步跑的飞快,天上的月亮明亮亮的,就好像再给她们指路一样,月光照耀下来,整个黑漆漆的深林都在一片光亮之中。还好今晚的月亮比较明亮也利于了姬茶茶和碧荷下山。

    她们之路直奔山下。

    山下容衔身边的一个近身侍卫说道:“侯爷,还没有姬姨娘的线索。”

    我们找遍了整个山林都没有找到,天色已晚,侯爷还是先回营休息吧!

    容衔抬头看了看明亮的月光,低下头语气冰冷的对侍卫说道:“上山寻人的侍卫都到齐了?”

    侍卫摇了摇头,还没有,还有一队人马没有下山。

    容衔说道:“既然侍卫们还在含辛茹苦的在帮本候寻找,本候有什么理由,可以安然的先回去休息。”

    我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机会。

    一定要等到那对人马归来。

    所有的官兵整整齐齐的排列在这个小道上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深怕今天这事会引发在自己的身上。

    这时候姬茶茶和碧荷已经来到了山脚下,看见很多官兵都整齐的列在路上。

    姬茶茶走过去,“官爷,我们要你们侯爷。”

    那官兵问道:“你是什么人,侯爷你相见就能见的吗?”

    碧荷上前一步,大胆,这可是侯爷的姨娘,是你们费劲经历要找的人。你是不是狗眼不识泰山?

    那侍卫被碧荷骂的一愣一愣的。

    上下把姬茶茶和碧荷打量了变。

    他语气傲慢的说道:“看你们一身脏兮兮的,不知道从哪里冒充的,相见也要等我通知侯爷一声才行。”

    姬茶茶说道:“官爷我和你一起去,我怕等不及了。”

    那为士兵吆喝一声,“不行,要是冒充的刺客怎么办?”

    那是侍卫赶紧上前通报了。

    过了没一会儿,容衔才听到自己近身的侍卫说道:“刚才有小兵来说有两个女子看样子是从山上来的,说是侯爷要找的人。”

    容衔话还没听完,就急冲冲的走了。

    他想见一见那个女子是不是姬茶茶,就算不是她也要确认一番。

    他老远就看见有两个女子一个抱着孩子站在那里焦急的等待。

    姬茶茶见容衔还没有来已经急了如锅上的蚂蚁一般。

    她催着侍卫多跑几次。

    可是那是侍卫级别太小,怎么可能见得到侯爷,他只是替她传达一身。

    容衔越走越近,他没看错那却实事是,姬茶茶和她的丫鬟。

    如今的她站在月光下,头发乱糟糟的衣衫褴褛,捉襟见肘……,衣服割破了几个大洞,里面的羽绒没剩多少,脏脏的,如灰尘般洒落在冰冷的大街上。

    看起来让人楚楚怜惜。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