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章 危在旦夕

    容衔越走越近,他没看错那却实事是,姬茶茶和她的丫鬟。

    如今的她站在月光下,头发乱糟糟的衣衫褴褛,捉襟见肘……,衣服割破了几个大洞,里面的羽绒没剩多少,脏脏的,如灰尘般洒落在冰冷的大街上。

    看起来让人楚楚怜惜。

    容衔在找到了姬茶茶的那一瞬间,心情一下释然了很多,还好她平安无事。

    心里的不安感总算落下了。

    但是这些不能她不能表露在脸上。

    他抬起高高的头颅冰冷的看了一眼姬茶茶。

    他一种一屑的眼睛,居高临下的对姬茶茶说道:“姨娘跑嘛,回来干什么?”

    姬茶茶满眼通红,晶莹的泪珠挂在腮边,她跪下对容衔说道:“侯爷,要罚就发我吧!求你救救雪儿,雪儿快不行了。”

    这时候的姬茶茶就像抓住了一根救命草一样,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

    容衔一听容雪儿快不行了,脸色大变,肯一眼怀里的孩子,微弱的气息。

    他脸上呈现出了一股狠气,咬牙切齿的说道:“姬茶茶要是我的孩子有个三长两短我要让你好看。”

    等回到了京城,我在收拾你。

    他的话刚说完,粗鲁的的姬茶茶的怀里抱过了容雪儿。

    转身骑上马,临走时深深的看上了一眼姬茶茶,姬茶茶不敢对上容衔的眼睛,只听见哒哒哒的马蹄声。

    她一下瘫软在了地上,放声的哭泣,这种哭泣是因为害怕,还是因为容雪儿有救的喜气之泪只有他自己知道。

    “姨娘,碧荷喊道。”

    碧荷把姬茶茶从地上拉起来。

    安慰道:“姨娘没事了。”

    容衔身边的近身侍卫牵着一辆马车走了过来。

    姬姨娘轻上车,侯爷正在城池等着了。他说道。”

    姬茶茶点了点头,在碧荷的搀扶下做上了马车。

    这一路上摇摇晃晃的,马车跑的有点快,可是姬茶茶却没心思担心这些,她心里默默的祈祷容雪儿一定要没事。

    不然她死十次也不够心里的悔恨。

    车马的侍卫说道:“姨娘,我侯爷除了对夫人很好之外,就是对姨娘很好,这点我都看得出来,为什么姬姨娘好药逃跑了,你不知道我们听说你不见了,心里有多慌乱,从你消失的那天侯爷就担心姨娘的安危,都没有好好的休息过。”

    姬茶茶如今哪里听的进去那侍卫说的话,她心里一直想的都是容雪儿。

    两个手紧紧的搅在一起,显示出了她此刻的惊慌。

    碧荷抓过姬茶茶的手说道:“姨娘,不要担心,我相信小郡主吉人自有天相,不会有事的。”

    姬茶茶默默的点了点头,但愿吧!

    孩子太小了,不适合冬天南下,都是她自己想的不周到,才引起了容雪儿感染了感冒。

    我的雪儿那么聪明,那么懂事一定会没事的,“对不对。”

    “恩。”

    我相信小郡主一定会没事的。

    这一路上,马车跑的很快,姬茶茶也感觉到时间是那样的漫长。

    马车刚挺在客栈,姬茶茶就不急待的下了马车。

    抓住站在一旁的侍卫问道:“有没有见到侯爷?”

    客栈里的容衔,看着躺在床上的小姑娘眼睛双闭,削弱的要命,两个脸蛋白的发紫,这样的的病情紧紧抓容衔的心,这时她的孩子,曾经自己捧在手里的孩子,如今这样凋零的躺在床上奄奄一息,如何不让他心痛,在快要生命流失的瞬间,容衔才深刻的体会到,这一年是自己疏忽这个曾经生活在灰暗的时候带给自己欢乐的孩子,他也应该一视同仁好好的对待,大夫是被容衔的侍卫急冲冲的拉来了的,他甚至霸道地命令不惜任何代价一定要治好小郡主要不然让他人头落地。

    大夫被吓到颤抖,他有史以来还没有见过这么高级别的官员。

    大夫把了把脉,说道:“这孩子由于耽搁的时间太久,引起了肺炎,不过容衔送来的比较及时,还有救,不过这孩子一定要看捞了,不让她在最近的这几年再次发生这么厉害的高烧,要不然她的生命岌岌可危呀!”

    容衔点了点头。

    姬茶茶被侍卫领进了容雪儿的房间,看见容雪儿躺在床上,她心疼极了,刚想喊一声,就被容衔及时的制止了。

    容衔毫不客气的说道:“怎么现在才想起本候的好处来了,孩子的烧退了,医生说让她好好休息,。”

    姬茶茶这个时候不管容衔说什么,他都不答应,因为自己不知道要说什么。

    这次确实是他救了容雪儿,自己本应该对他说声谢谢。

    可是自己怎么也说不出口,自己一心要逃离的男人就在自己的眼前。

    从姬茶茶走的那天到找到姬茶茶为止差不多有一个月了。

    这都是十二月十八日了,马上都快要过年,这个年可能是不能让人安心的过了。

    姬茶茶看见容衔眼里的血丝知道他这一个月以来没有好好的休息。

    她对容衔说道:“你也累了你先去休息吧!”

    容衔说道:“我让小二准备了点膳食。”

    你饭吃了之后,去洗个澡,我就在这儿照顾小郡主。

    姬茶茶知道自己浑身脏兮兮的,是需要洗个澡,可是容衔在房里自己怎么好意思。

    容衔看出了姬茶茶的窘迫,他说道:“我先去出透透气,你洗吧!”

    容衔出去了没有一会儿,店里的小二就把饭菜端上来了。

    屋里的衣服已经准备了,她也猜想到可能是容衔为他准备的。

    她吃完了饭,赶紧拿起帕子把自己的身上擦拭了一番,毕竟都这大半晚上了,屋外也很冷。

    等容衔回来的时候,姬茶茶已经吃饱穿好的坐在床边一边照看容雪儿,一边等容衔。

    容衔回来的时候,只见他的头发上一起了薄薄的一层白白寒冰,可见屋外的温度是有多冷。

    他吃了一碗饭,走到隔壁洗了一个热水澡。

    进屋照看容雪儿,两个人坐在屋里都没有说一句话,等到下半夜的时候姬茶茶实在忍不住的趴在床上睡着了。

    容衔找了一个后毯子过来搭在姬茶茶的身上。

    等到第二天早晨醒来的时候容衔已经不见了,她暗香不知道昨晚他有没有休息。

    京城的侯府,陵园而穿着厚厚的袄裙,坐在软榻上,听说侍卫汇报容衔的情况。

    管事麽麽说道:“夫人,是不是侯爷今年过来不回来了?”

    凌元尔点了点头

    她说道:“侯爷找到姬姨娘了,小郡主生病了,要在那边把病养好。”

    管事麽麽一惊,“什么那个贱蹄子被找到了?”

    凌元尔漫不经心的说道:“麽麽这事预料之中的事情,何必大惊小怪。”

    管事麽麽憋了憋嘴,“我就是见不得那个贱蹄子回来。”

    凌元尔说道:“回来就回来吧!不过我听说那个容雪儿危在旦夕,被烧成了肺炎。”

    管事麽麽说道:“怎么不烧成个傻子,要是烧成个傻子,那才叫大快人心。”

    凌元尔说道:“像她这样的病,要是在烧上的个第二回,烧上个一天一夜,你说会是什么下场,说着她哈哈的大笑气起来。”

    凌元尔说道:“麽麽,侯爷虽然不回来,但是我们侯府依然要打理气派一些,该干什么就干什么。”

    京城的侯府红红的灯笼高高的挂起,门上的对联也得气势磅礴,院里的门上都贴上了红红的剪纸。

    整个侯府看起来喜庆到了极点。

    容雪儿的病在这处处花香的春天真得有了起色,甚至能吃进去一小碗粥了,这可高兴坏了容衔,他几乎每天都要去看看容雪儿,看看她有没有好一些。

    不过自从容雪儿生病的那天晚上,两个人独处了一整夜,之后每每都要避开姬茶茶。

    不知道是姬茶茶有意避开容衔,还是容衔有意避开姬茶茶。

    反正这20几天两个人见面的机会少之又少。

    过来年的姬茶茶已经进入18岁了。

    她感觉时间流失的很快,不知不觉从年少不更事的姑娘,长成了为人妻为人母的姑娘。

    闭上眼睛回想就好像是在昨天。

    正月十几小姑娘大病初愈,就嚷着要姬茶茶带她出去玩。

    姬茶茶带上碧荷和容雪儿走在野外,外面的天气还是有点冷瘦瘦的。姬茶茶给容雪儿穿的比较厚,深怕她在感冒了。

    容衔听到下属的回报的时候,只是让两个侍卫暗中保护她们。

    容衔这段时间是真的不知道怎么面对姬茶茶,这样的事情不可能放任不管,全京城的人都知道,自己的姨娘逃跑了,如果放任自流只会让别人看笑话,还有就是一定要杀鸡儆猴。

    他不可能把这件事情当着没有发生。

    既然两主仆能多相处就多相处,随他们的便吧!

    容衔最近的事情也比较,他听到有人反映这座城池的边境在蝗灾,人们颗粒无收,一大批的老百姓只能流入城内乞讨。

    这样的事情一定要得到解决,如果一旦处理不当,事情将会不可想象。

    野郊外,惷光明媚,树上的柳枝发发芽了,地上的野花开了,当真是个放风筝的好日子她站在一处看着看着那些小姐们都在兴高采烈的放自己的风筝,高高地风筝飞在碧蓝的天空上,下面不时传来牵线人的欢声笑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