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章 回京

    这样的事情一定要得到解决,如果一旦处理不当,事情将会不可想象。

    野郊外,惷光明媚,树上的柳枝发发芽了,地上的野花开了,当真是个放风筝的好日子她站在一处看着看着那些小姐们都在兴高采烈的放自己的风筝,高高地风筝飞在碧蓝的天空上,下面不时传来牵线人的欢声笑语。

    容雪儿我也想放风筝,姬茶茶说道:“你现在大病初愈,我怎么敢上你放风筝?”

    小丫头不依不饶的,就是想让姬茶茶松口。

    姬茶茶被她纠缠的没有办法,只是怜爱的说道:“娘,答应你就是了,但是你只能玩一会儿,不能调皮,还有回去不能和你爹爹说今天出来放风筝了的。”

    小丫头高兴的点了点头。

    碧荷拿上银子在附近给她买了蜻蜓风筝,开始放风筝了,姬茶茶一手拿着线轴,一手拉着风筝,快速跑起来。风筝飞得很高,小丫头非常高兴的拍手大叫起来。看着风筝飞的越来越高,小丫头就在草坪上跟在姬茶茶的身后跑了起来。

    天空当中飞翔的各种各样的风筝都有。

    等玩的时间差不多了,姬茶茶打算收线把风筝给拉下来,可能是因为风筝飞得太高,风吹的吹的又大,风筝的线断了,不一会儿见不到风筝的影子了。小丫头见风筝被风吹的没见了,闹起了脾气。

    姬茶茶you惑哄到,“雪儿乖,等你以后病好了娘在带你出来放风筝好不好,如果今天把风筝拿回家,被你爹爹看见了爹爹可是会生气的。”

    容雪儿一听姬茶茶

    这样一说,顿时阴霾的心情消失不见了。

    姬茶茶是怎么也没有想到答应容雪儿放风筝还没有来的及实现就……。

    容衔在军营连续接到请求朝廷拨款赈灾的折子,他一时间心烦意乱,这样的事情自己还得回去同夏赢兆禀报一下,毕竟人家是大王。

    不能以下犯上,他是一个忠君的人。没有夏赢兆就没有今天的容衔。

    这样的情况他的赶紧回京,不能再耽搁了,免得闹不好会官逼民反。

    黄昏时刻姬茶茶带着容雪儿回到了客栈,容雪儿可能今天玩的出汗了,这会儿有点咳嗽,把姬茶茶吓的赶紧给他喝了感冒药。

    这时候的容衔从外面走了进来,姬茶茶给他行了行礼。

    容衔本来打算看看容雪儿,见这丫头睡着了。

    就站在原地问道:“今天出去玩可曾玩得好?”

    “好,姬茶茶回道。”

    容衔点了点头,“那就好。”

    “你赶紧收拾一下,明天我们就启程。容衔脸上毫无表情的说道。”

    姬茶茶说道:“我也没什么东西。”

    容衔也没有回答,站在哪儿看了看姬茶茶便离开了。

    姬茶茶站在原地整个人感觉压力特别的大,总觉得看似宁静的表面,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这半个多月以来,容衔对于自己逃跑的事情二字不提,不知道他打的什么注意。

    第二天一大早,容衔就就派自己的侍卫过来接姬茶茶碧荷小郡主几个人了。

    只见他浑身散发着淡淡冷漠气息的骑在马背上。他仰着头,在阳光的照耀下,漆黑的头发顶上居然还映着一圈儿很漂亮的亮光。凛冽桀骜的眼神,细细长长的单凤眼,高蜓的鼻梁下是两瓣噙着骄傲的薄唇他的眼神闪着犀利的光芒一眨不眨的看着姬茶茶。

    姬茶茶不知道为什么自从这次出逃了之后,对上容衔的眼睛总是心慌慌的,她抱着孩子在碧荷的搀扶下没有再看一眼容衔就钻进了马车里。

    坐在马车里自己的心才平静了下来。

    容雪儿喝了感冒药之后,今早起来好了很多。

    这辆马车精致繁华,里面的空间就像一张大床一样,柔柔软软的。

    样样俱全,连被子都是准备好了的。

    容她们三个人绰绰有余。

    姬茶茶也不知道为了总觉得回了京城会有一件大事情发生,她心烦意乱自己也说不上来,总觉得自己忧心如焚。

    碧荷问道:“姨娘你怎么了?”

    姬茶茶低说浅酌眉头紧锁,“碧荷我总觉的哪里不对劲。”

    以侯爷的性子,我这逃跑了,他装着没有一回事情,是不是太过于平静了。

    碧荷说道:“姨娘会不会是你想多了。”

    碧荷抿着嘴,弓着腰,蹑手蹑脚地,轻轻的往姬茶茶身边靠了靠。“姨娘,你就别东想西想的了,要是侯爷想收拾我们早就收拾了,何必要等到回京城了?”

    姬茶茶郁郁寡欢的点了点头。

    “但愿如此吧!姬茶茶说道。”

    碧荷见姨娘不说话了,小郡主坐在马车里昏昏欲睡。

    一个人无聊极了掀开了窗帘看着外面繁华的集市凡是经过的地方百姓们都跪在地上静悄悄的只听见马蹄声作响的声音。

    她心里暗想道,要是自己是一个男子也能骑上大马,像侯爷一样加官进爵大摇大摆的走在集市上,看着别人对自己低头哈腰的就特别的有成就感。

    不过这都是自己想想办了,如今能遇上这好的主子是她几辈子修来的福分。

    这一走就是十天八个月,离京城还有几千里,姬茶茶除了每到一个城池容衔会亲自叫她去吃晚饭之外平时都不怎么搭话。

    而何况人家可是骑在马上,自己坐在车里哪有说话的时间。

    早春的二月没看见桃花的盛情绽放,但是阳光却是柔和的,便明媚了整个季节的笑容,那树儿笑了,它们褪去了冬日严寒的束缚和捆绑,舒展了枝丫,挺起了腰杆;那水儿笑了,冬季封冻着的冰也不再固执,被早春二月的阳光打动了,慢慢的融化了,叮叮咚咚表达着它对这个世界的赞美与喜爱,露出了清清凉凉的水,水的清亮透出了水底的草啊石子,还映出了岸边树干的倒影。抿着嘴儿,灿烂含蓄羞涩的一笑。

    姬茶茶也没有带上厚厚的衣服,这会儿阳光直射在车顶,里面的温度起来感觉热热,但是热也的忍着。

    小姑娘感觉到有点热,就不愿意了,死活要让姬茶茶给她把外衫给她脱了。

    自从上次生了大病,小姑娘的身体子好像没有以前那么好了,不管容雪儿说什么,姬茶茶就是不愿意给她脱。

    姬茶茶比较强硬的语气,容雪儿怕怕的不敢跟她叫板。

    容雪儿在这个车里做了这么久自然不舒服极了,一路上不停的问姬茶茶什么时候到京城。

    姬茶茶被容雪儿缠的没折了,碧荷说道:“雪儿过来,奴婢给你讲故事好不好。”

    容雪儿喜欢听故事,更喜欢听奇奇怪怪的故事。

    碧荷讲了一个(娘外婆),小姑娘听的开心极了。

    快到京城的时候已经是三月份了,街道两旁的桃花盛开了,掀开车帘远远望去,满树的桃花就像一大片从天下飘落下的云霞。一朵朵粉红色的桃花婀娜多姿、形态各异。有的才展开两三片花瓣儿,就像一只只展翅欲飞的粉色蝴蝶;有的花瓣儿全展开了,露出了米黄色的花蕊;有的还是含苞待放的花骨朵儿,饱胀得快要破裂似的。

    从远处看去,山上的的树看不清,但是一朵朵白色的花朵紧挨在一起是那样的洁白耀眼,因为太远了姬茶茶不知道这是什么花,只能猜测这是梨树,还是苹果树。

    一阵春风吹过春风吹过,不时就会闻到一阵淡淡的清香。各种花香聚集在一起,无数蜜蜂嗡嗡飞来飞去唱着歌采着蜜,彩蝶翩翩起舞不离不弃对花那份钟情令人感动。自古就有蝶恋花的爱情故事。春天真正的来临了。

    几个月来疲惫不堪,终于在这一个时刻回到了京城的侯府。

    只见凌元尔怀里抱着孩子早早的在哪里等候已久。

    “侯爷轻轻的一声问候,凌元尔的眼里包含了太多的感情。”

    “夫人可好。容衔问道。”

    “臣妾好是好,可是孩子想念父亲了。”

    容衔接过凌元尔怀里的孩子,虽然不习惯哄孩子但是还是温和的说道:“爹走了着几个月了,可还记得爹。”

    几个月的孩子不会说话,只是一阵憨笑。

    姬茶茶走过来,对着凌元尔请安。

    凌元尔微笑的说道:“姬姨娘平安无事就好,这几个月可着实让臣妾担心了。”

    碧荷不屑一顾飘渺的眼神看了一眼凌元尔,黄鼠狼给鸡拜年不安好心。心里暗想道。

    姬茶茶说道:“多谢夫人关心。”

    说完便退到后面去。

    容雪儿见爹爹抱着弟弟,有些冷落自己了。

    她扯了扯容衔的衣服,甜甜的说道:“爹爹,只抱弟弟,偏心,我也要抱。”

    容衔低下头看了看站在脚边的小姑娘,摸了摸头大笑道:“好爹爹抱你。”

    他把孩子交给了凌元尔,一下抱起了容雪儿大步朝里走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