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章 黎明前的暴风雨

    姬茶茶说道:“多谢夫人关心。”

    说完便退到后面去。

    容雪儿见爹爹抱着弟弟,有些冷落自己了。

    她扯了扯容衔的衣服,甜甜的说道:“爹爹,只抱弟弟,偏心,我也要抱。”

    容衔低下头看了看站在脚边的小姑娘,摸了摸头大笑道:“好爹爹抱你。”

    他把孩子交给了凌元尔,一下抱起了容雪儿大步朝里走去。

    姬茶茶连忙喊道,“雪儿快下来。”

    容衔抱起容雪儿无视了姬茶茶的喊声。

    凌元尔站在原地她竖起眉毛,高兴的神色一下子就从她脸上消失了,她用洁白的牙齿咬住薄嘴唇,过了一会,紧绷的面色才缓和下来,嘴唇上印着一排齐崭崭的齿痕。胸中的无名的怒火喷涌着,却无从宣泄。

    原本美丽的脸庞由粉红变成苍白,嘴唇变得铁青,一股幽怨、慑怒之气使她的美貌失去了原有的光彩。

    碧荷把这一幕幕的看的真真切切。总觉得一股暴风雨即将来临。

    “夫人,我们进屋吧!侯爷刚回来,老奴去准备饭食,想必侯爷在外面也没有能好好的吃上一顿饭,外面的吃的哪里比得过侯府厨子的手艺。”

    凌元尔点了点头,心情不好的跟到管事么么一起走了进去。

    姬茶茶看着这竖起的高高的大门,知道自己可能这一辈子还有没有机会在走出去,不过目前还是安安心心的生活在这里吧1

    不管这里的沼泽有多深,自己依然的走下去。

    她和碧荷回到了这个一直想逃离的凌原阁,如今又平平安安的回来了。

    仿佛梦一场。

    她推开了门见里面一直都是干干净净的。猜想到可是能绿儿在打扫,她喊了声绿儿,见这丫头没有回应,嘀咕道:“主子都回来了,也不见这丫头跑哪里去了。”

    一路上舟车劳累,满身的灰尘这会儿要好好的洗洗。

    姬茶茶洗漱了一番,乌黑如泉的长发在碧荷雪白的指间滑动,速度很快的把一络络的盘成发髻,玉钗松松簪起,再插上一枝金步摇,长长的珠饰颤颤垂下,在鬓间摇曳,眉不描而黛,肤无需敷粉便白腻如脂,唇绛一抿,嫣如丹果,珊瑚链在腕间比划着,最后绯红的珠链戴上皓腕,白的如雪,红的如火,慑人目的鲜艳,明黄色的罗裙着身,翠色的丝带腰间一系,顿显那袅娜的身段,镜前徘徊,万种风情尽生。

    刚收拾完毕就听见管事麽麽过来喊道:“姬姨娘侯爷让我过来请你用餐。”

    说完这些话眼神有一些轻蔑,不过就是一个妾氏而已,侯爷一而再再而三的让她上桌子吃饭。

    按理说做为姨娘的平时都在自己的屋里吃饭,就算上了桌子也只能站在一旁给夫人和侯爷布菜。

    可是这些从种种侯爷从来都没有让姬茶茶做过,就算在桌子吃饭,侯爷也特例让姬茶茶坐在桌子上吃饭。

    真是岂有此理,一点都不懂规矩,侯爷也真是的就让这个女人任她胡作非为。

    辛姨娘在她自己的屋里听到侯爷让姬姨娘一块儿过去吃饭,眼里闪过一丝丝是妒忌,都是姨娘她能上桌,我就不能上桌,侯爷真是偏心。

    姬茶茶走在这惷光明媚的院子里,可是心情却没有那么轻松。

    走到大厅的时候见凌元尔和容衔的目光都集中在自己的身上,小丫头正坐在容衔的怀里,那着桌子上的糕点吃了起来。

    姬茶茶被容衔和凌元尔打量的有些不自在,就算在这种情况下她只能昂首挺胸的走到容衔和凌元尔的身边给行了个礼。

    容衔用宇光瞟了一眼姬茶茶淡淡的说道:“姬姨娘,今天这身行头还不错。”

    这是第一次姬茶茶得了他一句称赞,这还是第一在别人面前夸自己,虽然紧紧的是几个“还不错”得字。

    姬茶茶波澜壮阔的心起伏不定,五味陈杂,说不清道不明的一种情绪。

    管事麽么给姬茶茶沉了一白米饭,本来姬茶茶打算喝一碗粥的,可是见管事么么已经给自己把饭盛好了。

    她对容雪儿挤了挤眼睛示意她从容衔的怀里下来,可是小姑娘竟然装着看不见一番无视。

    姬茶茶气的端起碗里的饭坐在哪儿焖吃。

    姬茶茶的小举动怎么逃得过容衔的眼睛,他嘴角微微的翘起,这一闪而过的笑容没有任何一个人看见。

    他拿起桌子上的青花瓷碗给容雪儿盛了一碗粥。

    小姑娘大大咧咧的对着容衔一笑:“谢谢爹爹。”

    容衔摸了摸容雪儿的头发。

    吃完了一碗白米饭,看见桌子上还有肉包子,菜包子,红豆包子……等等。

    这都是姬茶茶的最爱,她抬起头见两个大人都无声的细嚼慢咽的吃着自己喜欢的食物。

    姬茶茶伸出白嫩嫩的手拿了一个肉包子,吃了起来,包子做的这样一个包子她只能吃两口都没有。

    放眼望去睁眼正见凌元尔,小口小口的咬着,细嚼慢咽的吃,吃起东西来都那么优雅。

    她曾听说容衔是商人出生,为何他的举动也能同凌元尔一样优雅了,相反自己在吃东西上好像一直改不过来。

    或许曾经没有吃过这些好吃的东西,看到了就忍不住忘了自己的身份。

    今天也奇了怪了以往容衔见自己这么粗一定会责骂自己,可是今天他就像阁无事人一样,视而不见什么话都没有说。

    坐在哪里只顾吃自己的东西。

    不知不觉他也隐隐约约的感觉到了,自从上次自己无辜坐牢之后容衔对自己宽容许多。

    见她们都没有说什么,姬茶茶也毫不客气的吃着自己想吃的东西。

    一碗米和几个包子饭下肚,肚子撑的圆滚滚的。

    晚饭之后自己都散去了,他不知道容衔是去了凌元尔哪里还是去了书房。

    这次他带着容雪儿回到自己的屋里他也没有持反对意见。

    这时候的容衔已经在王宫中了。

    容衔一阵黑衣站在大殿,龙椅上的夏赢兆打着哈欠说道:“侯爷,这么晚了找孤何事,好好的温柔乡你不待着,非要三更半夜的来打扰孤的好事,要是换了别人孤一早都砍了他的脑袋。”

    “孤还听说你把你的妾找回来了,这女人呀,不把她看好了,她的心飞了。”

    容衔点了点头。

    容衔语气严肃的说道:“大王,这次靠近南下的边境的几座城池都闹了蝗灾,百姓流离失所,连饭都吃不饱,大部分人都在乞讨,微臣恳求大王调兵拨银赈灾。”

    夏赢兆有点儿不可置信的说道:“调兵拨银赈灾。要是这样的花国库存银就去了一大半银子,我才答应了爱妃要建一座望月楼,今天的中秋节站在高出赏月,这样才有滋味,侯爷何对那些无关紧要的人这么关心了。”

    莫不是这次出去溜达了一圈改性子了?

    容衔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看到那么穿的破破烂烂的人在城门口乞讨心里一闪而过的仁慈心就出现了,如果当初自己不是没有遇到姬茶茶是不是自己也像那些人一样一路沿街乞讨,还会挨别人的白眼,自己会不会死在南方都是未知数。

    庆辛自己遇见了姬茶茶那阁善良的女子,自己才能回到现在,这是他在城门口看见的那些乞丐顿时的悔悟。

    也从那时开始自己决定要对姬茶茶好,不在乎自己爱不爱的感觉。

    可是他知道身边有人是留不得了,那个聪明的女子留在她的身边不只是福还是祸。

    就算这次她为了她伤心欲绝自己已经下定决心不再留她了。

    “侯爷,侯爷,大王喊道。”

    容衔一瞬间的失神反应了过来。

    夏赢兆笑道:“侯爷在想什么了,我喊了你几声你都是这样的入迷。”

    容衔冷冷的说道:“大王,微臣在想大王的方法不妥。”

    如果不调兵拨银,我怕会引起暴动。

    夏赢兆不高兴的说道:“他们饿死跟我有什么关系,只要爱妃高兴就好了,暴动孤会派兵镇压。”

    容衔见夏赢兆发怒了赶紧跪在地上说道:“大王,望月楼可以以后在建。”

    可是拨款的银子是一定要拨,那些流离失所的百姓可是大王的子民呀。

    夏赢兆摆了摆手,“容爱卿不要再说了,孤心意已决,不会拨一两银子出去。”

    容衔语气为怒的喊道:“大王。”

    夏赢兆盛怒的问道:“难不成孤不让,容爱卿要抗旨不成。”

    容衔说道:“是。”

    夏赢兆气急,“看你哪儿去弄银子都可以,但是别想让孤出银子。”

    容衔站了起来,脸色阴沉的说道:“好,大王这是你说的。”

    说完容衔离开了大殿,消失在这黑夜中。

    姬茶茶是在三天之后知道绿儿因为自己被容衔关进了大牢。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