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章 做奴婢的遭遇

    夏赢兆气急,“看你哪儿去弄银子都可以,但是别想让孤出银子。”

    容衔站了起来,脸色阴沉的说道:“好,大王这是你说的。”

    说完容衔离开了大殿,消失在这黑夜中。

    姬茶茶是在三天之后知道绿儿因为自己被容衔关进了大牢。

    大夏115年,三月三,这个季节正是鸟语花香的好时节。

    从姬茶茶知道绿儿被关进大劳以后想尽了办法就绿儿,可是都行不通。

    如今她唯一的办法,就是去找容衔想必他一句话就可以保住绿儿的性命。

    这天原本万里清空阳光照耀,可是到了午天空就变的昏天暗地。

    姬茶茶在院子等了很久容衔。

    她一见到容衔就急的迎了过去,连最基本的礼仪都忘记了。

    容衔给了姬茶茶一个白眼,冷冷的说道:“姬姨娘何事这么着急?”

    姬茶茶脸色苍白说话急的口齿都不清了,拉住了容衔的手收到:“侯爷,求你放绿儿一条生命,她还那样小,如果侯爷要罚就罚我好了,我不想牵连无辜的人。”

    碧荷拉了拉姬茶茶的手,示意她放手,免得把侯爷给惹急了。

    这样的举动惊动的院子里的侍卫,上上前去把姬茶茶拉到了一边。

    姬茶茶顿时哭了起来,她不是因为害怕而哭,她是因为怕绿儿因为自己命上黄泉。

    她跪在地上哭泣喊道:“求你了侯爷。”

    容衔无动于衷任由姬茶茶扯着自己的衣服。

    姬茶茶昨天知道了消息之后就去地牢里看了绿儿,见那姑娘被那些奴才折磨的不像人形,整个人都脱离了原有的样子,比起上次自己坐牢还要凄惨的多。

    上次多多少少那些狗奴才还忌惮自己是为姨娘,

    可是如今绿儿只是一个小小的奴婢,他们一点都没有放在心上,那些死奴才见她只是一个没有主子护的奴才尽然轻而易举的侮辱了一个女子的清白。

    昨天绿儿一见到生人就瑟瑟发抖的样子,她心里疼痛,虽然她不上自己对碧荷的感情可是那样一样清白的女子就因为自己而被人给毁了,她不能坐视不管。

    昨天晚上一夜没有休息,一直到现在都在等待容衔回来。

    他蹲下伸子捏住姬茶茶的下巴,脸上的泪水犹如梨花带雨,楚楚可怜,可是就是这样一个胆小怕事的女子竟然敢逃走,越想他越是生气。

    手上的力道也越来越重,他对上姬茶茶的眼睛冰冷无情的说道:“现在知道求我了,那会儿干什么去了。你以为侯府是你想来就来想走的就走的地方,你既然跟着我赖着这里,你理应做好妾分内的事情,可是我万万没有想到你竟然跟奴才串通一气暗地里想逃跑。”

    “难不成你不知道逃跑的妾是什下场吗?难不成这一年以来你的规矩礼仪都是白学了,说这话的时候容衔的愤怒到了极点语气不自然的上扬。”

    姬茶茶对上他那冰冷的眼神理直气壮的说道:“侯爷,这一切都是我的注意,跟我身边的奴婢一点关系都没有。”

    “要杀要刮我悉听尊便,只要你放了绿儿。姬茶茶的眼里丝毫没有害怕的深情。“

    原来这两个多月以来,表面上风平浪静,实际上他早就等这一天了,等自己自投罗网,自己亲口问他要人好责难自己。

    姬茶茶想到这些哈哈大笑起来,原来自己一点都没有改变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

    姬茶茶认命地闭上了眼睛,罢了,罢了,如此活着又有何意义……,只要他放了绿儿就够了。

    碧荷看着这一幕痛哭不止,“姨娘,姨娘。”

    容衔松开的姬茶茶的下巴只见下巴那一块都被容衔捏红了。

    容衔看她一副等死的样子。

    “心里气急了,你想死?可是我偏不如你的愿。”

    姬茶茶睁开了眼睛惊慌的问道:“你想干什么?”

    容衔轻蔑笑了一声,刚才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怎么现在怕了。

    “我就是喜欢你这幅样子。”

    总比时时刻刻总想着逃跑强多了。

    “你说是不是?”

    “bt……,姬茶茶气急的说道。”

    容衔也没有理会姬茶茶而是转身对着身旁的侍卫道:“把牢里的贱婢给我带出来。”

    不一会了绿儿就被两个大力气架着抬了出来。

    绿儿已经被折磨的不成人样子了,凌乱的头发遮盖了原本还算清秀的脸庞,整个人几乎都站不起来,衣衫破破烂烂的批在身上。

    姬茶茶看着这一幕幕只觉得心如刀割,要是自己不逃跑绿儿就不会遭到这样的待遇,别人折磨成这个样子。

    这一切都都是怪自己。

    容衔冷笑的看着这一幕幕,他一定下定决心,可是为什么看到姬茶茶的表情他心里有些不忍。

    既然做了就做了,那是一定要受到惩罚的。

    他看也不看姬茶茶的表情,看了会自己会于心不忍,他说道:“不惩罚那就是没有规矩,这惩罚是一定要执行的。”

    他阴冷恨气的说道;“你身边有两个奴婢,碧荷和她你任选一个,二者之间只有一个活下来。”

    碧荷听到这话的时候整个人都愣了晴天霹雳。

    瘫软在地上好像真个人都处于云里雾里的,不知道她们在说什么。

    姬茶茶她的眼眉撩起,眼睛睁得大大的,痴呆呆地望着容衔,浑身哆嗦,不知所措。

    心痛得像是被刀刃一点点划开一样。钝重的发不出任何声音。却只感到它在滴血,刚才那些是幻觉。

    容衔见她麻木的坐在地上,目光涣散整个人的灵魂都不知道去了哪儿,他把姬茶茶一把扯了起来,低下头在姬茶茶的耳边轻轻的说道:“既然你不选,我来帮你选吧!碧荷怎么样?那声音小的足够她一个人听得见。”

    她反过神来,眼睛睁的大大的,那些话犹如冷水浇身,使她瘫软在地上。

    容衔厉声没有一丝一毫的感情说道:“来人把践人给我拖出去,乱棍打死,拖进乱葬岗不准掩埋。”

    他的语气那样的寒冷,就如随便处理一个动物一般。

    碧荷喊道:“姨娘,救我我不想死,我还没有伺候小郡主长大。碧荷努力的挣扎着。”

    姬茶茶看见碧荷被拖走了,大叫一声,那声音犹如鸣啼一般。

    她第一次用尽了最卑微的乞求,跪伏在容衔的脚下哀求道:“侯爷,千错万错都是贱妾的错,贱妾求侯爷放了碧荷,贱妾愿意代替碧荷去死,只求侯爷开恩饶过碧荷,这都不是她的错,所有的错都在于贱妾宇哥人,求侯爷开恩放过碧荷。”

    她一边说,一边磕头额头上的血珠顺着脸颊直往下流。

    可是无论她怎么求容衔都是无动于衷。

    绿儿十分虚弱的睁开了眼睛,爬到了容衔的身边,结结巴巴气喘吁吁的说道:“求侯爷开恩,放过碧荷,把奴婢杀了奴婢已经是个无用之人了,没有力气在伺候姨娘了。”

    容衔脚动了一下,一瞬间都把绿儿给踹了出去。

    你一个小小的贱婢也想和本候谈条件?你有没有这个资格。容衔傲慢的对绿儿说道。

    只有像你这样受过刑罚的人下次才会好好的伺候你们的姨娘。

    我这可是给了你一次美好的机会呀。

    容衔嘴角微微翘起。

    他看着满脸鲜血的姬茶茶,他嘴里说道:“一个女子的容貌你都不在乎了吗?他的拳头我的紧紧的,努力的克制自己的心里的蠕动。”

    姬茶茶自嘲道:“连自己身边的人都保护不好,要容貌干什么?”

    容衔愤怒了,声音无比庞大的说道:“既然你不稀罕,本候到是稀罕的很。”

    如果你把你的容衔也毁了,那么本候连同这个贱婢也一起收拾了算了。

    姬茶茶被容衔的话惊的五雷轰顶。

    这还是人吗?简直连畜生都不如。

    姬茶茶咬牙切齿的说道:“容衔你还是不会死人,你根本就是禽兽不如。”

    容衔也不在在乎姬茶茶骂他的这些话,以前有比她骂的更狠毒的话他都听说。

    姬茶茶见自己无论怎么求容衔都不管用了,她从地上站了起来高傲的看了容衔一眼。

    走到了碧荷的身边乱打乱踢乱咬的扯开架起碧荷身边的那两个大力气,把碧荷紧紧的抱在怀里。

    冷冷的对容衔说道:“既然碧荷死了,就把我和她一起打死算了,我是不会放开碧荷的。”

    容衔阴冷的对侍卫说道:“一群没用的东西,连个贱婢都拖不走,还不赶快把姨娘给我拉开?”

    很快,就就来了七八个人来想把姬茶茶和碧荷分开,姬茶茶使劲地抱着碧荷的腰身不肯放,她知道这一放就是阴阳相隔了,以后自己的身边再也没有这个聪明活泼的丫头了,这是自己进入侯府之后第一个对自己一心一意的丫头。(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