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杀野狗

    容衔阴冷的对侍卫说道:“一群没用的东西,连个贱婢都拖不走,还不赶快把姨娘给我拉开?”

    很快,就就来了七八个人来想把姬茶茶和碧荷分开,姬茶茶使劲地抱着碧荷的腰身不肯放,她知道这一放就是阴阳相隔了,以后自己的身边再也没有这个聪明活泼的丫头了,这是自己进入侯府之后第一个对自己一心一意的丫头。

    然而女人的力气哪里抵得过男人的力气,姬茶茶和碧荷还是被分开了,姬茶茶眼睁睁的看着碧荷被拖走了,碧荷哭着喊道:“奴婢以后不能伺候姨娘和小郡主了,姨娘千万不要小瞧了夫人,也不要相信夫人,”姬茶茶哭的上气不接下气连连点头,第一次她是如此的痛恨自己为什么这么没用,明知道这高门侯府轻易的出不去,可是自己偏不争气要听凌元尔的话,悄悄的逃走,惹祸上身,害了别人,如今作为姨娘连自己的下人都保护不了!不与她人争,从来没有害人之心,难道就换来这样的结局?对容衔真心相待,却换来他杀害自己身边的人。

    不一会儿碧荷的身影就消失在了这个院子里远远的都能听见碧荷的惨叫声,姬茶茶此时的举动,犹如疯子一般,但是那眼角滑落的泪珠却显示出了她此刻无能为力悲伤的情。

    她转头狠狠的死死的瞪着容衔,牙齿咬得“格格”作响,眼里闪着一股无法遏制的怒火,好似一头被激怒的狮子,就像看仇人一样。

    她狠狠的说道:“侯爷,从今以后我不会再爱你,我依然会做你的妾,但是那颗爱你的热情之心已死。”

    容衔看着姬茶茶的表情,听着她说的话,心里的一根弦就像断裂了一般。

    他控制不住自己的行动,走到姬茶茶的身边,手轻轻的拨了拨姬茶茶有点凌乱的头发,“茶茶不要这样对本候,把刚才的话收回去,我以后会对你好好的,你要什么我给你什么。”

    姬茶茶听了这话噗呲了笑了一声,说道:“那我要凌元尔死行吗?一命抵一命。”

    容衔不温也不怒的她知道姬茶茶今天受了很大的打击,一时半会儿还无法接受,就由她去吧!

    容衔说道:“这件事情和凌元尔无关,这都是为了保全你。”

    姬茶茶仰天大笑,哈哈哈!

    “说的倒好听,是为了保全我,其实是为了你那颗怕被别人嘲笑的心吧。”

    姬茶茶知道容衔怎么舍得动凌元尔,只是听到的时候心寒了一些罢了,不能为了碧荷报仇,她如何忍的下来。“

    她抬起头对上容衔的目光,冷冷的说道:“侯爷,给碧荷找一个安身立命的地方,要不然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你。”

    容衔沉思了一会儿,想到碧荷也已经死了,就满足她这个小小心愿吧!

    他点了点头。

    他目光凝视了一会姬茶茶,知道她需要好好的休息,他对身边的侍卫说道:“请个大夫好好的给绿儿看伤,护送姨娘回南苑休息。”

    她知道绿儿就算身上的伤看好了,心里的伤却是永远都看不好了。

    不知道容衔离开了多久,躺在地上的绿儿也已经被人抬走了,而她自己还站在原地,她冷笑着,冷漠地看着身边的侍卫,却忘记了在空旷人际的地方大哭一场,她想哭可是她哭不出来。

    头上的血珠还在不停的王出来冒,她没有痛感,任新鲜的血液一滴滴地坠落在地上。

    昏昏沉沉的天,这会儿下起了细雨来,细雨漫天,眼前的风景都蒙上了一层帘幕,叫人看得不真切。突然,一道闪电划过,硬生生的把本已被乌云撕碎的天空劈成了两半,眼里的亮光还没闪过,紧接着就是轰隆的一声雷响,这是春雷,冰凉的雨水打在脸上她也丝毫不管不顾。

    她一个人慢慢的走在烟雨中,带着些许的落寞,也带着丝雨般的惆怅,似乎这一切的凄美是为她而准备,让她飘荡在无边潮湿的寂静中,就这样,去追寻那曾经遥不可及的梦。

    她知道,此刻的心再也无法属于自己,再也没有一个每天笑呵呵的陪在自己的身边,泪,就这样悄然无声的滑出了眼眶。

    身后的一个侍卫说道:“姬姨娘,刚才我去拿了把伞。这把伞你拿着吧,免的感冒了,这样的话语曾经碧荷时时刻刻的对自己说着。可是如今不在了,她抬起头看了看对她说话的那个人,一个清瘦高高的男子,看起来只有十五六岁。碧荷还比她小一点。”

    拿伞柄的手伸过去示意她拿,然而姬茶茶冷漠的没有接过拿把伞,最后她瞥过头转身离去,重新投入到叫人发寒的雨水中。

    姬茶茶回到了南苑,这还没有到晚上,因为下雨天屋里暗暗的再也没有没有人精心的等着自己为自己点上火烛,以后即使会有但是再也不是那个最亲的人了。

    她缓缓坐倒在椅子上,,她低头望着自己浑身在滴水,也丝毫没有理会任由她一滴滴的滴在屋里的地板上。

    姬茶茶刚坐下,就见一个大夫跟着刚才的那个侍卫走了进来。他手里拿着药膏正往姬茶茶的额头上扶。

    被姬茶茶的手一下抛开了,大夫手里的药膏洒落了一地。

    大夫紧张的说道:“姨娘不小难为小人,这等事情没做好,我怎么像侯爷交代?”

    姬茶茶咩咩道:““碧荷死了!”话从姬茶茶嘴里吐出来,冰冷不着感情,表情更犹如凝固一般!”

    “我这点小伤怎么能比得过碧荷的无辜惘死?”

    大夫被吓的跪在了地上,她只是一个开医馆为生的人,不管是姨娘还是夫人对于他来说都是主子,那个都不敢得罪,既然侯爷都吩咐过了,说不定这位女子肯定侯爷比较重视,他哪里敢怠慢这为主子。

    他害怕的说道:“麻烦姨娘不要责难与我,我上有老,下有小,如果没有把这件事情做好,侯爷哪里肯定不会饶了我。”

    肯定姨娘给奴才一条活路。

    姬茶茶也知道没有必要为难一个无关紧要的人。

    她冷冷的说道:“好了。"

    大夫赶紧站了起来给姬茶茶上好了药膏。

    外面的大雨还没有停,看来是要下到明早为止。

    她看了看屋外的大雨,想起了碧荷的尸体还在乱葬岗。

    不能让她的尸体被野狗秃鹰给吃了。

    她站了起来,正往外走去,就被刚才的那个侍卫拦了下来。

    ”姨娘做什么去?”

    “侯爷吩咐过来,让小人今夜站在门口为姨娘安全着想。”

    姬茶茶凌厉的眼神瞪了过去,那是侍卫低下了头。

    姬茶茶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那侍卫知道这为姨娘是个好人,从刚才的场面都能看得出来她比较维护自己的下人。

    他没有丝毫的害怕说道:“小人叫严阿三。”

    姬茶茶说道:“我现在要去乱葬岗,你不要跟着我了。”

    严阿三说道:“侯爷派我来护你的安全,除了屋里的伺候不在小人的范围之类,其余的小人都要寸步不离的敢在姨娘的身边。”

    姬茶茶也懒的理他既然想跟就跟吧!她也懒得理会,现在最主要的就是去把碧荷安葬了。

    她走进了大雨中,严阿三在后面喊道:“姨娘,伞……。”

    姬茶茶脚步的走得特别快,生怕去晚了,就找不到碧荷的尸首了。

    严阿三一路上小抛才追上了姬茶茶。

    她也看出来了这为姨娘是个倔强的人。

    既然姨娘不要伞,做奴婢的自然不敢打伞。

    两个人走在雨中。

    乱葬岗尸骨堆起了山,姬茶茶不在害怕,心里只是想到尽快找到碧荷。

    找了半天也没有看见,此时的她她看见一群野狗可能是饿极了冒着大雨正在啃食一具尸体。

    姬茶茶拿起棍子赶跑了野狗,走过去一看,脸上的肌肉已经被野狗啃得七七八八看不出原来的形状了。

    但是身上的服饰是碧荷穿的,她喜欢绿色的衣服。

    姬茶茶一把碧和抱在自己的怀里爬在身上大声哭泣。

    都是她来晚了,害的碧荷糟了如此的大刑。

    他抬起头眼神充满恶毒的向严阿三问道:“你会不会武功?”

    严啊三点了点头。

    姬茶茶说道:“既然是侯爷派你来保护我的,那我你也得听我的命令是不是?”

    严啊三点了点头。

    姬茶茶说道:“我现在命令你去把那些野狗杀了。”

    姬茶茶怎么也想不到看似温温柔柔的严阿三拔出利剑,眼里闪过的杀气,刀起刀落,只见那几条野狗怎么也没有逃出严啊三的刀,瞬间狗头落地,滚了好远。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