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章 转变

    姬茶茶说道:“既然是侯爷派你来保护我的,那我你也得听我的命令是不是?”

    严啊三点了点头。

    姬茶茶说道:“我现在命令你去把那些野狗杀了。”

    姬茶茶怎么也想不到看似温温柔柔的严阿三拔出利剑,眼里闪过的杀气,刀起刀落,只见那几条野狗怎么也没有逃出严啊三的刀,瞬间狗头落地,滚了好远。

    姬茶茶把碧荷安葬在面向南下的方向,一切处理妥当之后姬茶茶总于承受不住巨大的压力而病倒了。

    容衔自然是请了最好的太医来给她医治。

    西苑一品轩,凌元尔正坐在屋里都弄着摇篮里的孩子。

    管事麽麽一副急火冲天的样子,真是做主子的不急做太监的急火烧眉毛了。

    管事麽麽说道:“夫人你看最近南苑那边,侯爷也真是被那小蹄子迷了心窍,这么久都没有来看小少爷了,夫人你倒是还有心思。”

    凌元尔微微一笑:“麽麽,你急什么。姬姨娘身边的得力助手除去了一个真是大快人心,这也算是为了麽麽抱那挨板子的仇,麽麽你不是没有听到那天那惨叫声,让人听了真是毛骨悚然。”

    管事麽麽说道:“夫人,这件事虽说让人大快人心,可是姬姨娘如今病倒在榻上,侯爷一门心思扑在那上面。”

    我就是怕……。

    “怕什么……,她哪里是我的对手,都说兔子逼急了也会反咬一口,就怕她曾这个机会反扑呀!”

    凌元尔噗呲的笑了一声,麽麽你真是想多了,如今她哪有心思呀!

    这日凌元尔对管事麽麽说道:“我作为这个侯府的夫人,姬姨娘病了,我自然的去瞧瞧。”

    麽麽今天给我打扮了风风光光的,管事麽麽自然知道凌元尔在想什么。

    两主仆进了南苑,见到躺在塌上的姬茶茶病怏怏的样子和自己的状态呈现了天然之别。

    姬茶茶见到凌元尔的到来,她知道黄鼠狼给鸡拜年绝对没有安好心,她的拳头握的紧紧的生怕自己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把凌元尔给冒犯了。

    如今最好的计谋不是暗里跟她斗,她不是喜欢在暗里刷心机嘛,这件事情握不会轻易的就算了,我一定会以牙换牙。

    姬茶茶正准备下塌给凌元尔请安,凌元尔按住了姬茶茶的手笑着说道:“妹妹,你就病成这个样子了快躺下,要是被侯爷知道了,还以为握慢待了妹妹。”

    “前几天我也听夫君说了姬姨娘的一切礼仪都免了让你安心静养。”

    姬茶茶虚弱的点了点头,假装咳嗽了几声多谢夫人。

    凌元尔坐了一会儿,见姬茶茶一副淡然的样子,自己想给她一个下马威着实被她那副的表情给气的差点坐不住了。

    “妹妹,你好好休息改天我再来看你。”

    凌元尔走在这院子的小道上悠然自得,管事麽麽却不乐意了,“夫人,你看小小的一个姨娘竟然给夫人你甩脸色。”

    夫人这口气我怎么都咽不下去。

    凌元尔说道:“麽麽,你急什么,我们现在静观其变姬姨娘如今被侯爷护的好好的,我们怎么下手,还是等一阵子再说。”

    管事麽麽点了点头。“恩。”

    一个月过去了,姬茶茶的头上的伤每天被也好的七七八八了,只是心里的伤怎么也抹不去。

    绿儿被太医看好了之后自然又被派到姬茶茶的身边伺候。

    姬茶茶端坐在铜镜前,自己描细眉,以前总喜欢淡雅一点的妆饰如今反而喜欢上了浓妆艳抹。

    她通过铜镜看着正在给她梳头的绿儿,她反手握住绿儿手,低眉说道:“绿儿我知道你跟我一样心结打不开,原本还算机灵的小姑娘,如今确是死气沉沉的样子,看了就让她心痛懊悔自责。”

    她冷漠的说道:“绿儿这一切都怨我,但是我不会就让你这样不明不白的让人糟蹋了,”她知道这一切背后多多少少有凌元尔的指使,那些奴才才敢大胆的欺负绿儿。

    “我一定要为你和碧荷套一个公道。”

    “都怪我自己一时被喜悦冲昏了头脑,着了夫人的道。”

    绿儿没有生气的说道:“姨娘你别再责怪自己了,奴婢已是残破之身,姨娘没有嫌弃奴婢已经让奴婢很高兴了。”

    奴婢当时恨不到一死,可是碧荷死了,奴婢是姨娘身边唯一信的过的人了,只要姨娘需要我,奴婢愿意代替碧荷忠心耿耿的伺候姨娘。”

    姬茶茶嘴角微微一笑,绿儿能这样想,她在高兴不过。

    姬茶茶说道:“绿儿,绿儿……这么好听的名字,就让它随风飘走吧!”

    “如果绿儿不嫌弃,我愿意从新给你娶个名字如何?”

    绿儿赶紧跪下来,说道:“多谢姨娘赐名。”

    “那就叫碧莲吧!碧荷的妹妹,代替碧荷好好的活下去。”

    绿儿说道:“好,奴婢以后就叫碧莲,奴婢会替碧荷的那份情谊好好的活下去。”

    姬茶茶这么久以来明白了一个道理,凌元尔在厉害总归还是要听容衔的。她已经想通了最重要的一点。

    她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伺候好容衔,让他的心对自己有所动摇,以前都是自己不过与倔强把爱情看的太重。

    如今他要的不过是容衔那一点点的怜悯罢了,好为碧荷和绿儿报仇。

    她就是要让凌元尔更加妒忌,妒忌能让体格人失去理智,只是这次自己不会傻傻的钻进她的圈套了。

    而容衔总觉的亏歉姬茶茶的,现在他那凌元尔哪里都很少去了,自己的一心一意想要的儿子这一个月倒是没有多想念,整个人的心思全都在姬茶茶身上了。

    这天晚上容衔来到了姬茶茶的房里,屋里闪烁的烛光把整个屋子照的亮亮的,容衔还是和以前一样来到姬茶茶的房里看望姬茶茶,这次和以往不同,以前每次来看她的时候她每次见到自己都是双眼紧闭,不愿意睁开眼睛看自己,而今天她把眼睛睁的大大的,黑的耀眼的眼珠倒影着自己的影子。

    以前每天来看她,不都会觉得尴尬,而今天在姬茶茶的注视之下,他整个人都感觉到自己精神紧绷生怕她会说出赶自己的话,他不知道自己怎么面对姬茶茶,正准备落荒而逃的时候,姬茶茶从背后一把抱住了容衔,嘴里呜咽道:“别走。”

    姬茶茶不知道自己为很么要哭,或许是自己万不得已的妥协,也许是为了其他。

    容衔一震觉得自己就像做梦一样。

    他嘴角微微一笑,“我不走。”

    她道:“那你陪着我!”

    容衔转过身从正面抱住她,脱了鞋,翻身上了塌。

    等他一上来,姬茶茶忍住了想揍他的心里主动的靠在了他的怀里,双手双脚都缠着他,一张柔和的白净的小脸靠在他的胸口上。

    “容衔!”她低低的叫。

    这一叫,容衔心里感觉到前所未有的舒心。

    “嗯,”容衔应了她一声,伸手轻轻的抚着她一头柔软的黑发。你在叫一声好不好。

    “容衔,容衔……。”

    容衔感觉到这声音被她叫进了心坎里。

    他捧着姬茶茶的脸颊说道:“茶茶,以后在我们两人的时候你就叫我容衔,我就叫你茶茶,好不好。”

    姬茶茶露出了娇羞的表情,“恩,”点了点头。

    这样的举动连她自己都不知道是自己潜意识的举动,还是刻意的去为了讨好他做的假像。

    容衔见姬茶茶点了点头,温和的说道:“茶茶以后握会对你好好的,不在凌元尔之下,这是握对你的承诺。”

    姬茶茶点了点头,说道:“容衔要说话算话,不在逼我做不喜欢的事情,也不要嫌弃握。我也会对容衔很好的。”

    容衔说道:“好,以后茶茶只要不做出出格的事情,我都愿意宠着你。”

    最好不要在做出逃跑之类的事情了,再有下一次我一定会打断你的腿让你再也离不开我,说这话的特别的严厉。

    就像真有第二次他一会这样做一样。

    姬茶茶知道这个男人说道说道,她点了点头,不是害怕而是现在也没有打算在逃跑了,仇还没有报,她会安心的待在容衔的身边。

    以后的事情以后在说吧!

    姬茶茶说道道:“今晚你别离开我,不要走好不好,哪儿都不要去,就在这里陪着我,我怕醒过来你就变了另外一个人”只一个劲的说着自己的要求,声音软软糯糯的,让容衔心里柔成一片。

    “我不会走的,我就在这里陪你!我也不会变,到了明天握还是今晚的这个人,”他将人抱在怀里,姬茶茶身高也比较高,可是抱在他的怀里如此的娇小,看到她这样依恋他,他心里有一种前所未有的满足感。(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