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章 嫉妒的心也会毁灭

    姬茶茶说道道:“今晚你别离开我,不要走好不好,哪儿都不要去,就在这里陪着我,我怕醒过来你就变了另外一个人”只一个劲的说着自己的要求,声音软软糯糯的,让容衔心里柔成一片。

    “我不会走的,我就在这里陪你!我也不会变,到了明天我还是今晚的这个人,”他将人抱在怀里,姬茶茶身高也比较高,可是抱在他的怀里如此的娇小,看到她这样依恋他,他心里有一种前所未有的满足感。

    这一晚上容衔抱着姬茶茶什么都没有做,紧紧的就好像是夫妻般一样,两个人相拥而眠。

    第二天容衔早早的醒了见姬茶茶还在熟睡之中,碧荷走了进来,说道:“奴婢伺候侯爷更衣。”

    容衔眉头一皱他向来都是穿衣的事情都是亲历而为不会借别人之手,说道:“你好生照顾你们姨娘就是了,你这条命可是你们姨娘救来的,我的事情就用你操心了。他的语气冰冷,就像昨晚的那个人不曾出现过一样。”

    容衔整理好了一切在姬茶茶的额头上亲亲一吻就离开了。

    其实姬茶茶在容衔醒了时候就已经醒了,只是她一时间要正真的面对容衔心里还有点接受不了,她整理一下情绪,从床上爬了起来。

    碧莲看见姨娘起床了,赶紧准备了洗脸水,“姨娘你是不是早都醒了。”

    姬茶茶点了点头。

    “姨娘握伺候你更衣吧!”

    姬茶茶说道:“不用了,这些事情握自己来就好了。”

    碧莲在心里想到姨娘和侯爷的习惯真是一模一样的。

    这一多月,自己生病没有好好的照顾雪儿,这会儿她倒是有些想念。

    “碧莲你先下去吧!小郡主感觉我好久都没有好好的仔细看了,你这会儿把她带过来。”

    碧莲点了点头。

    姬茶茶一番梳洗之后已经打扮的妥妥当当的了,就等着容雪儿的到来。

    不一会儿碧莲就把容雪儿给领进了屋里,小姑娘也是感觉好久都没有见到自己的娘亲了,每天爹爹都会过来看她,可是她好想念娘,爹爹说娘生病了,不能打扰,她就乖乖的在后院慢慢的等,总于今天有人来接自己了,可是不是碧荷姑姑。

    这位姑姑她也认识可是来的没有碧荷姑姑那么亲切。

    小丫头一进屋就扑到了姬茶茶的怀里,嘴里说道:“娘,我好想你,我每天都想过来找娘亲,可是爹爹说让我乖乖的的呢过娘病好了之后就过来接我了。”

    娘是不是和雪儿上次一样生病了,所以娘才没有过来看雪儿。

    姬茶茶微笑着点了点头。

    姬姨娘,来人说话的声音柔柔软软的,姬茶茶抬头一看是辛姨娘。

    她转头对着碧连说道:“碧莲把雪儿带出去玩,我和辛姨娘有话要说。”

    小姑娘憋了瘪嘴,自己刚和娘打算亲热一下,就被别人给搅合了。

    姬茶茶对容雪儿说道:“快叫辛姨娘,雪儿不可以这么没有礼貌。”

    容雪儿心不甘情不愿的喊了一声。

    碧莲就带着她出去玩了。

    姬茶茶问道:“辛姨娘过来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辛姨娘说道:“我听说姬姨娘病了,一直想找时间过来看看,我来了好几次,都侯爷给回绝了,说是姨娘要安心静养,不能打扰。我就昨天才听说姨娘的病好了,就像过来看看。”

    “我这也没有贵重的礼物送给你,我前阵子喜欢养花,我觉得这竹叶青倒是挺好看了,一年四季都绿绿的,如果姬姨娘不嫌弃就收下吧!”

    姬茶茶说道:“辛姨娘客气了。”

    这勃勃生机的植物看起倒是让人眼前一亮,她也就收下了。

    “姬姨娘,我知道你身边身边的碧荷被侯爷处死了,你也不要在意,一个奴才而已。”

    你要多多保重身子,或许姬茶茶和辛姨娘就是两种人一个觉得奴婢就算在低贱那也是人,不能随便草菅人命,对于辛歆来说明哲保身最重要没有比踩着别人往上爬来的更重还要,也没有比荣华富贵吃饱穿暖来得重要。

    辛姨娘见到自己戳到了姬茶茶的伤心处,面对她突如其来的自哀自伤,辛姨娘却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她觉得这没有什么。可是对于姬茶茶来说意义却不一样了。

    她不知道怎么安慰姬茶茶,以前自己对她多多少少有些妒忌,除了夫人之外侯爷对姬茶茶是最好的了只可惜姬茶茶不知道珍惜反而要逃跑。

    这会儿看到这样的她却有几分可怜。

    她只能说道:“在这个侯府没了侯爷的宠爱女人是可怜的,我一直都觉得你比我好多了。你应该珍惜才对。“

    我没事!”姬茶茶吸了吸鼻子裂开嘴一笑,那笑容比哭还难看,说话带着一些呜咽,显见其心中极不好受,只是强自忍着,她自己低声说道:“算上今年了我认识容衔快五年了,你觉得他对我是好,可是好不好只有我自己知道,我所想要的都不是简单的荣华富国,我以前也在想找一个好的男子嫁给她过上好一点的生活,这样我娘就不会辛苦了,自己有时候也不会挨饿了,可是这些东西实现的时候,我娘依然辛苦,可是却失掉了原来爱情的的纯真。”

    辛姨娘说道:“你如今翻了身这就是好事,最近侯爷对你比夫人还要上心,我可能这辈子都如不了侯爷的眼了。”

    “我以前只是他泄yu的一个女人,如今他连来我的屋里都懒的来了。”

    姬茶茶只是觉得辛歆也是一盒可怜的女人,如今她是帮不了她什么。自己的事情都没有做好怎么帮别人。

    辛姨娘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诉说的这些事情原本打算让姬姨娘在自己得宠的这段时间在侯爷面前替自己说说话,看看能不能来自己的屋里,没想到姬茶茶都不表态。这趟真是白跑了,花也白送了,想想都觉得不划算。

    两个人都在沉思,这时候碧荷过来说道:“姨娘,侯爷那边请您过去用膳!”

    姬茶茶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辛姨娘扭了扭手里的手帕,暗里低估道:“侯爷真是偏心,凭什么姬姨娘就这么得宠。”

    越想她越不甘心。

    但是她还是强颜欢笑的说道:“姬姨娘快去吧!不要让侯爷和夫人等急了。”

    姬茶茶点了点头。

    姬茶茶走到西苑的大厅的时候见到容衔和凌元尔已经坐下了。

    她像两位有身份的人行了行礼。

    容衔微微一笑说道:“姬姨娘免了吧!蓉儿怎么没有跟你一起来,我刚下朝就打算过去看她听院子里的麽麽说她被你接走了。”

    凌元尔看到容衔一见到姬茶茶的时候就高兴的忘了自己身边还有的人,眼里闪着一股无法遏制的怒火。

    这一切被姬茶茶看在眼里她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她越是生气自己越高兴。

    不过凌元尔转变的也太快了,刚才的那股情绪一下就消失不见了,只是说道:“侯爷姨娘可能还没有用早膳我们快用膳食吧!”

    容衔一听到姬茶茶早晨没有吃饭,赶紧说道:“姬姨娘早晨怎么不吃饭了,这样对胃可不好,以后每天早晨都必须要吃早饭。”

    姬茶茶知道容衔表面是在责怪自己实际上是关心自己。

    她轻言细语的说道:“侯爷说的话妾身记住了。”

    凌元尔没想到这样的事情被自己弄巧成拙了愤怒的脸扭曲成暴怒的狮子,表面温文尔雅惯了的面庞,燃起火来隔外地可怖,如同优雅的猫忽然尖叫着露出尖利的牙。

    姬茶茶抬起头来看了凌元尔一眼对她微微一笑。

    “夫人用膳吧!管事麽麽说道。”

    凌元尔见到姬茶茶故意露出的笑容恨不得撕烂了她的嘴巴!

    姬茶茶现在肚子也饿了也不打算和凌元尔在较真了,凌元尔和容衔一样口味清淡,桌上的膳食多是清淡的并不重口味的多一些,不过有好几道却是往日不会在桌上出现的,都是口味重的,甚至还有两道辣菜。

    姬茶茶心里微暖,这几道菜,自然是为她准备的。

    以往桌子上全都是清淡的多一些,可能这次容衔是真的打算对姬茶茶好一些,所以好多事情也会为她着想吧!

    容衔见到姬茶茶愣在那儿不动筷子,他抬起头说了句,“怎么了姬姨娘不合口味吗!要是不和口味那我让人扯下去。”

    姬茶茶赶紧说道:“不要,挺好的。”

    容衔微微一笑,挑了一块麻辣豆腐和麻辣口条放进了姬茶茶的碗里。

    不过容衔也没有忘记给凌元尔挑菜。

    姬茶茶迈头吃着自己碗里好吃的,忽略眼前的一切,在心里告诉自己一切都是逢场作戏而已,没有必要想那么多。

    可是为什么看到容衔给凌元尔挑菜的时候心里却有一种酸酸的蠕动。

    她努力的告诉自己忽视眼前的两人,当他们是空气,自己要的是报仇不是情爱。

    想到这些她的心情才平复了一些。(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