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章 智斗凌元尔

    姬茶茶迈头吃着自己碗里好吃的,忽略眼前的一切,在心里告诉自己一切都是逢场作戏而已,没有必要想那么多。

    可是为什么看到容衔给凌元尔挑菜的时候心里却有一种酸酸的蠕动。

    她努力的告诉自己忽视眼前的两人,当他们是空气,自己要的是报仇不是情爱。

    想到这些她的心情才平复了一些。

    容衔说道:“姬姨娘以前我在南方的时候听到一些你们那边喜欢吃汤锅,可是我在南下的时候一次都没有吃过。”

    姬茶茶心里暗香道,我们家的条件哪里吃得起汤锅子。

    容衔目不转睛的看着姬茶茶正等着她答复。

    姬茶茶抬起头对像容衔的眼睛,微微一笑:“侯爷,我们南方人确实爱吃,可是我们家里太穷怎么吃得起那些东西。”

    容衔豪言壮阔的说道:“姬姨娘,既然想吃的话,你吩咐厨房的人买些材料到时候我们刚好坐在一起吃。”

    姬茶茶回道:“侯爷,那种东西适合冬天吃,这都快到夏天了,吃了容易上火。”

    容衔点了点头,“好”,冬天了再说。

    姬茶茶鄙视的想,就你那不能吃辣的人,还想吃我们南下的辣菜。

    凌元尔看到桌子上的两个人又说有笑的,简直是无视了她的存在,心里的那股火让她长长的指甲陷进了肉里。

    她站了起来,面无表情的说道:“侯爷,臣妾吃饱了,我先退下了。”

    容衔嗯了一声。

    凌元尔走了之后,姬茶茶见这场戏唱的差不多了,一个人面对着容衔的黑脸也无趣。

    她俏笑如焉的说道:“侯爷妾身吃饱了,我退下了。”

    容衔见两个人都退下了索性无趣的放下了筷子进了书房。

    书房徐胥的到来让容衔一扫刚才的阴霾,徐胥对着容衔说道:“我们堂堂侯爷竟然也有不少烦心的事情,不知道侯爷是为了女人烦心还是为了朝廷的赈灾一事情而烦恼?”

    容衔火冒三丈的说道:“都有。”

    徐胥哈哈大笑,这府里的女人呀要是安分守己还差不多,要是不安分守己真是够让人烦的。

    容衔这时候也是赞同徐胥的说法,虽然他府内的女人不多,但是有两个就已经够让她头疼了。

    今天姬茶茶的表现从各方面来说都是无可挑剔,可是就是感觉哪里不对劲自己又说不上来。

    他想了想,先把这事情放一边,严肃的对徐胥说道:“银子凑得怎么样了?”

    徐胥说道:“银子的事情本大人已经解决好了。”

    关于怎么解决的事情,容衔也没有过问,他要的是结果而不是过程。

    银子是凑到了,容衔赈灾的事情也轻而易举的解决了,可是朝廷的官员都在心里把容衔骂了千百遍。

    一个侍卫敲了敲书房的门,“进来,容衔冰冷的说道。”

    一个侍卫走了进来,“侯爷。”

    徐胥说道:“侯爷,属下先告辞了。”

    容衔点了点头,头也没有抬。

    徐胥走了之后那侍卫说道:“侯爷,你让属下捉的乌龟,捉到了。”

    “捉了几只”,容衔沉声的问道。

    “回禀侯爷属下捉了四只乌龟。”

    容衔说道:“送一只送去姨娘哪里,另外一只送去夫人哪里,剩下的两只放了吧!”

    是!……

    还有关于着乌龟的事情,你对外要做到保密。容衔的声音无比冰冷不带一丝温度的说道。

    “属下遵命。”

    那侍卫自然知道侯爷不想让人知道,做乌龟是为了讨女人的欢心。

    等那侍卫走了之后,容衔有些恼怒自己的作为。

    他感觉自己有些反常,自己怎么头脑发晕做了哪些事情。

    算了就当是容给雪儿的生辰礼物,虽然去年的冬天是她的生辰自己一们心思都在凌元尔的身上,没有记住那么多。

    如今算是一种补偿吧!

    相比那个女人也高兴,他还没有见过乌龟长什么样子了。

    西苑一品轩凌元尔刚才一肚子的气这会儿全撒在自己屋里了,桌子上的东西被她扔了一地。可是即使这样了心里的那股气还是没有消失。

    一想起今天在饭桌上的事情,她的脸在一瞬间失尽了血色,唇亦抿得死紧,就这么忽然的,眼泪如春未的雨一般扑扑落下,直染尽她雪白无色的脸。

    管事麽麽怎么也没想到一向坚强傲气的凌元尔会突然哭了起来,事先一点征兆都没有,她不禁有些慌了神,作为奴才的一定要哄主子开心才对。

    哪怕即使夫人对自己再好,可是自己心里清楚主子过好了,她也就过好了。

    何况这夫人还是从小看着长大的。

    今天在饭桌上的事情她也看得清清楚楚,她怎么也没有想到那个贱蹄子竟然会挑屑夫人。

    而夫人只能忍着却无可奈何。

    “麽麽,凌元尔椅子上滑到了地上,哭的抱住了管事麽麽腰身。”

    管事麽麽轻轻的拍啦拍凌元尔的后背,阴狠的说道:“夫人,老奴一定会为你想办法收拾那个贱蹄子。”

    “奴婢想那个贱蹄子也嘚瑟不了几天。夫人想开些。”

    凌元尔激动过后,心里逐渐平淡了下来嘴里嘀咕道:“有了孩子又怎么样,这会儿侯爷还不是把自己的儿子忘得一干二净的。”

    一门心思扑在南院那边,麽麽我就是怕侯爷的心越来越在那个女人身上了。

    “到时候怎么办。”

    管事麽麽说道:“夫人永远是夫人,就算以后侯爷的心思真是偏向那边了,夫人还有儿子,儿子可以继承爵位,夫人的夫家,屹立不倒,名闻天下。凌家子弟入仕为官,是传承百年的书香门第,达官贵人人家,在百年来就受大王的雨露,在读书人里边声望了得,那个贱蹄子是如何能比的?”

    “就算以后有什么为了名声,凌大人和夫人也不会坐视不管的。夫人大可放心。”

    凌元尔听了管事麽麽的话心里的那股闷气消散了很多。

    凌元尔站起来刚才的那一瞬间的失落好像没有出现过一般,她环视了周围大气都不敢出的丫鬟,想到刚才一进门的失控没有注意道周围的人,竟然被这些丫鬟瞧了去。

    她凌厉的看了看一个个低着头的丫鬟,说话的语气冰冷阴毒的,恨不得把在屋里的丫鬟拉出去给杀了,可是她知道自己这样做有些不妥。

    她严厉的说道:“谁要是敢把今天看见的事情说出去,我就让人割了她的舌头,挖了她的眼睛。”

    一个丫鬟连忙说道:“夫人奴婢什么事情都没有看见听见。”

    凌元尔见屋里的这几个丫鬟倒还识趣就没有在说什么。

    管事麽麽在一旁大声的问道:“刚才夫人说的话,记住了没有,如果那个人不长记性,老奴一定会狠狠的让她长记性。”

    一个愣在这里干什么?还不赶紧把这屋里的残渣收拾了,让别人瞧了去?

    屋里的丫鬟都战战兢兢的生怕有一个不小心,自己的眼睛舌头小命都没有了。

    等一切收拾完了之后,就听见屋外的侍卫说道:“夫人,侯爷让我送一只乌龟来,不知道夫人喜不喜欢。”

    管事麽麽站在门口说道:“你放哪儿就行了。你退下吧!我替夫人拿进去。”

    那小厮在后背嘀咕道:“不就是夫人身边的一条走狗,嘚瑟什么经,真是给她点权利就当棍子使。”

    管事麽麽把乌龟拿了进来,凌元尔看了没几眼就无趣的说了声,“麽麽放哪里就是了。”

    她对乌龟也不感兴趣,以前在娘家的时候,爹爹没有少拿乌龟来哄自己。

    如今自己已经都为人妇了那还对这些感兴趣。

    南苑凌元阁,“姨娘,侯爷让我把这只乌龟送过来给小郡主玩。”

    姬茶茶接过了侍卫手里的端着的水缸,一个小小的脑袋露出水面,静静的看着姬茶茶。

    “这是,乌龟?”姬茶茶不确定的问。当她从侍卫手里接过来的时候就觉得这小东西好可爱。”

    那侍卫点了点头,“是。”

    姬茶茶对着那侍卫一笑,谢谢你了。

    姬茶茶想起了一件重要的事情,问道:“那乌龟要吃什么?”

    那侍卫说道:“姨娘不用担心,乌龟活鱼死鱼都吃,奴才会每天准时把小鱼送过来。”

    那侍卫觉得姬茶茶要比那盛气凌人的管事麽麽强了好几倍。

    好歹这姬姨娘也算是个正儿八经的主子,她算老几。

    侍卫客客气气的说道:“姨娘要是没有别的事情,奴才先退下了。”

    姬茶茶捧着乌龟高高兴兴的走进门口说道:“严啊三,这是乌龟,你见过没有。”

    严阿三抬起高高的头颅奴才早见过了,心里暗想道这一娘也太好收买了,就一一只乌龟而已竟然能高兴半天。

    姬茶茶心里是高兴的,女儿肯定喜欢乌龟。

    今天她的心情也是愉悦的,不管是午时看着凌元尔衣服吃瘪的表情,还是现在容衔派人送过来的乌龟都让他欢喜。(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