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章 疼爱她

    姬茶茶捧着乌龟高高兴兴的走进门口说道:“严啊三,这是乌龟,你见过没有。”

    严阿三抬起高高的头颅奴才早见过了,心里暗想道这一娘也太好收买了,就一只乌龟而已竟然能高兴半天。

    姬茶茶心里是高兴的,女儿肯定喜欢乌龟。

    今天她的心情也是愉悦的,不管是午时看着凌元尔衣服吃瘪的表情,还是现在容衔派人送过来的乌龟都让他欢喜。

    容雪儿一听到爹爹给自己送来了好东西,就已经高兴的直奔南苑,“娘,爹爹给我送来了什么好东西。”

    门外的严阿三听见小郡主把姬姨娘喊娘,倒是睁一眼闭一眼装着没听见,这机灵的丫头每每在外人的时候都会把姬姨娘喊姨娘吗,想必这位姨娘把小郡主教的很好。

    这小郡主除了读书以外,最近还迷恋上了骑马,一开始姬茶茶是怎么都不愿意容雪儿骑马的,觉得女孩子应该要有个女孩子的样子,学一个男孩子有什么用、

    不过这些都在容衔的默认之下被允许了,姬茶茶也不好在说什么。

    而教她骑马的人自然是严阿三这个人了。

    严阿三对这个小姑娘倒是很喜欢。

    小姑娘一见到爹爹送来的乌龟开心极了。

    可是与乌龟比起来自己还是比较喜欢那个柔柔软软的小地弟,虽然小地弟不是娘生的可是看在那么可爱的份上,她也难的计较。

    她本来打算想摸摸那个柔软的弟弟的,可是管事麽麽好凶不让自己摸。

    她心里想到不摸就不摸,以后我娘生了弟弟一定会比大娘的弟弟还要可爱。”

    看见水缸里的乌龟她一扫刚才的不高兴。

    姬茶茶在她旁边柔柔的问道:“喜欢吗?”

    容雪儿睁着亮晶晶的眼睛连忙点点头,我喜欢的不得了。

    雪儿想去跟爹爹说声谢谢,但是被姬茶茶给制止了,“雪儿现在你爹爹正忙,不要去打扰他,等他抽空了会来看望雪儿的。”

    小丫头点了点头。

    玩了一天了,小家伙早早的都瞌睡来了。

    碧莲早早的把容雪儿抱去洗漱哄她睡觉了。

    容衔的变化,姬茶茶最近还是感觉的到的。

    可是她现在一心想为碧荷碧莲报仇,也无暇顾及个人的感情,要是换着以前容衔掏空心思给自己找来乌龟自己一定会高兴地睡不着觉。

    最近的她要养足精神,以后才能接凌元尔的招,她知道今天这么一场戏她一定不会轻易就这么算了。

    不管有多大的风浪自己一定会挺的住。

    冬天的时候酉时天气都黑了,如今要到了戌时天才黑,屋里才点燃火烛,姬茶茶今夜心情好,早早的都睡觉了,她醒来就觉得身上汗腻腻的,闷热得紧,四肢还酸软无力。看样子夏天快要来临了,要不然自己盖的也不算厚就这么闷热。

    她挣扎着从被窝里钻出来,这才发现除了被子之外,自己身上还压了一条大腿臂,沉沉的,难怪自己今晚感觉及其的热,转过头便是容衔陷入沉睡的一张脸。原来某人没有盖被子,自己身上的被子被某人死死的压着,难怪会这样闷热。

    姬茶茶掀开了容衔的大腿轻轻的坐起来靠在床头后背上靠了一个软绵绵的大靠枕透过从窗户外透**来的月光静静的看着容衔,他原本狭长幽深的眸子紧紧的闭着,眼睑垂下,长长的睫毛在他眼底落下一片阴影,整个脸型就像他这个人一样,挺拔如松。此时他睡得正香。姬茶茶感觉自己有多久没有认真仔细的看过他了,在别说是这样两个人静静的躺在一起。

    姬茶茶就这样看着他有些痴了觉得更热了,身上都快被汗水打湿了,她不知道自己是因为身体的发热才是心里发热让自己这样备受煎熬。她瞧瞧的爬了起来,生怕惊醒了容衔,容衔什么时候进来的她都不知道,看来是她自己放松的心情得到了释放吧!

    她索性起来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才感觉自己舒服了很多。她坐在椅子上坐了好一会儿才感觉到自己凉快了不少。

    正往床上爬的时候,不知道怎么回事踩到了容衔的大腿,自己狠狠的摔倒在容衔的身上,床上容衔转醒,姬茶茶看他被吵醒了,也没什么顾忌了,容衔睁着自己黑的亮人的眼睛,调戏的说道:“怎么姬姨娘,大半夜的不睡觉。静做些投怀送抱的动作,难不成姬姨娘饥渴成了这样子,是不是需要本候好好的满足你?”

    姬茶茶被容衔的话语,说的一愣一愣的,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很不的找个地方躲起来。

    姬茶茶说道:“谁要投怀送抱了,我这是……,她的话语结结巴巴的。”

    见自己正躺在容衔的怀里,却无从解释,看他怎么理解吧!

    姬茶茶从容衔的身上翻了下来,容衔见姬茶茶远离了自己,刚才那温软的身体顿时消失,他有些不高兴,索性遵从自己的意见再次把姬茶茶搂紧了怀里。

    她眨了眨眼睛还没有搞清楚这是怎么一回事,说道:“我有些渴了,起来倒了一杯茶水,侯爷要不要喝?”

    容衔嘴角微笑,“既然姨娘喝了,我就不喝了,我一会儿喝姨娘的就是了。”

    姬茶茶还没有反应过来什么意思就见,容衔问道:“今天送过来的乌龟喜欢吗?”

    姬茶茶答非所问,“雪儿很喜欢,我替雪儿谢谢你了。”

    容衔见她答非所问抬眼看她,巴掌大小的脸正看着自己,嘴唇红红的,乌黑的头发沾了汗湿答答的搭在她的额头上,看来是因为自己没有盖被子把被子全部盖在他身上太热的缘故,透着一股妩媚。

    这样看起来姬茶茶的美貌确实不输于凌元尔,这个小鼻子,这张小嘴巴越来越像凌元尔了,以前自己还没有仔细的端详过。

    可是她们身上的气质越是完全不一样,凌元尔身上的书香气息,雍容华贵,这些在姬茶茶身上是没有的。

    不过姬茶茶身上却带有一种清秀的美丽,从南下到北上身上的那股清秀的气质依然存在,那种淳朴凌元尔身上是没有的。

    她秀美的娥眉淡淡的蹙着,在她细致的脸蛋上扫出浅浅的忧虑,让她原本美容貌更添了一份我见犹怜的心动。

    她大概是在担心自己会怎么样算计她吧!

    容衔见她这幅模样,立时就觉得下腹一紧,忍不住俯下身子掐着她的下巴含着她的嘴唇亲吻起来,他吻得那么狠,姬茶茶还没有准备好只能攀着他的肩膀,半仰着头,任他狠狠的亲了个够。

    等他吻够了,睁开了眼睛看着姬茶茶被自己吻的发红发肿的嘴巴,觉得更诱人了。

    这一晚,不必说,姬茶茶自然没有逃过容衔的催残。

    欢好过后,容衔把姬茶茶抱在了自己怀里,抬头瞧她双目紧闭,似是睡着了,轻唤了几声都没反应,看来她真是睡着了。

    自己已经有好久没有尝到肉沫了,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得了,原来是从姬茶茶逃跑的那天开始的,对她的担心远远超过了自己都无意男女之间的事情。

    今晚看了儿子之后,凌元尔示意自己歇在哪里可是却被自己婉拒了。

    所有的事情都好像离开了自己掌控,特别是怀里的这个女人。

    以前只要凌元尔一个眼神,自己肯定会高兴的就像飞上了天空一样,如今凌元尔还是凌元尔可是哪里又变了,自己也说不清楚。

    想不通的事情容衔也懒的想那么多了。

    他别过头透过窗缝望见外面浓墨般的黑色,不由自主地低下了头看像了怀里的姬茶茶,唇与唇相印,不管她是正睡还是假睡,手臂牢牢的圈住她,唇齿轻啃,流连忘返。

    姬茶茶就算睡着了,也被容衔的吻给憋醒了,自己差点喘不过气来。

    容衔见姬茶茶醒了,欢好过后,姬茶茶的眼睛透露着一种满足,见她满足自己的心里就像乐开了花儿一样。

    她掀开的姬茶茶额间的碎发,上面的疤痕已经好的差不多了,见还有一点痕迹,低头在痕迹上轻轻一吻,说道:“明天早朝之后我问大王要芦荟凝露膏。”

    姬茶茶摇了摇头,“侯爷不用了,这点伤痕不算什么。哪里比得过……。”

    姬茶茶虽然话没有说完,但是容衔知道什么意思,为了不让气氛太过于尴尬,容衔说道:“那还,随你。”

    容衔知道今天自己一沾上她的身子,自己有点用力过猛了。

    下亢从一个箱子里拿出了药膏,涂抹在姬茶茶身上,姬茶茶本想自己来的,可是哪里拗得过容衔,为了不让自己感觉到那么羞耻索性的闭上眼睛随他去了。(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