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章 思念哥哥

    姬茶茶虽然话没有说完,但是容衔知道什么意思,为了不让气氛太过于尴尬,容衔说道:“那还,随你。”

    容衔知道今天自己一沾上她的身子,自己有点用力过猛了。

    下亢从一个箱子里拿出了药膏,涂抹在姬茶茶身上,姬茶茶本想自己来的,可是哪里拗得过容衔,为了不让自己感觉到那么羞耻索性的闭上眼睛随他去了。

    姬茶茶只觉得被他擦揉过的地方热乎乎的,舒服极了,不知不觉姬茶茶竟然又睡过去了。

    容衔见外面天还没有亮,于是就把姬茶茶抱在怀里再睡了一会儿,等到姬茶茶醒来的时候,容衔什么时候离开的她也不知道,

    姬茶茶早晨起来也无所事事,就在自己的源自逛了一圈,如今不用去向夫人她心情就是好,碧荷说的是对的,一个女人得到了男人的宠爱,办起事情来也容易多了。

    惷光明媚,算算日子如今也差不多该是进夏了,过段时间就该是端午节了,侍卫急冲冲的跑过来,说道:“夫人,凌少主来了。”

    凌元尔在听到自己哥哥要来,从接到消息的那刻起,姬茶茶坐立不安,一切收拾妥当之后,又问管事麽么麽有没有得体的地方,紧张的不得了。

    管事麽麽看出了凌元尔的紧张,知道夫人在想什么,在凌府她和他的大哥关系最好,大哥一向比较疼爱她,当时因为容衔和裴邵衡二人的选这上面和自己闹了一点矛盾,这几年哥哥都没有来看过自己,如今听到哥哥要来,她能不高兴吗?

    一切收拾妥当之后,就好好的歇下来过,不时踮脚看看外面,看看她的哥哥有没有来,在屋里走来走去的。

    管事麽麽说道:“夫人,你别着急,少主一定既然派人通知了,是自然要来的。”

    凌玉锋来到侯府之后自然是没有先去见凌元尔,而是来到了后院先见了容先,此刻的容衔正赤luo着上身在院子里练武。

    “侯爷,容衔转身一看是凌少峰。”

    容衔放下了手里的刀,接过了侍卫递过来的衣服披在身上。

    “小舅子,容衔面无表情的喊道。”

    凌少峰对容衔还是有几分尊敬的,小人物自然是要往大树下面躲这点道理她还是懂的。

    容衔说道:“小舅子,好不容易来一趟,要不我们兄弟两先喝上一杯?”

    凌少峰说道:“侯爷,改天吧!我今天过来主要是奉父母之命过来瞧瞧自己妹妹的。”

    容衔虽然在朝中对任何人都是冷冰冰私下却对这个小舅子有几分承让。

    当初自己娶凌元尔他是站在自己这方的,如果没有他的帮忙想必自己娶凌元尔还要花大把的功夫。

    容衔让侍卫把凌少锋带进了北苑,管事麽麽说道:“夫人我听说少主先去拜见了侯爷,这会儿正在北苑等着了。

    凌元尔点了点头,吩咐道:“麽麽,你去把侯爷上次赏赐的当参,桂圆肉,还有珊瑚手链,月牙项链……等等给我装好一会儿让他带回家,我这么多年了也没有尽到孝道,每次娘来看的时候都带好多东西,可是我每次给娘东西的时候都被他婉拒了,那个珊瑚连是一对,可惜被侯爷送给姬姨娘了。

    要是一对就好了,可以送给大嫂和二嫂一人一个了。

    管事麽麽说道:“夫人没事的,不管送什么想必大少夫人和二少夫人都会喜欢的。”

    凌元尔和管事麽麽走进了北苑见凌少峰正等在哪里了,凌少峰一见到凌元尔就给凌元尔行了一个大礼“侯夫人。”

    “哥哥,我们兄妹俩这些礼仪就免了吧!”

    凌元尔忍着泪意受了他们大礼后说道:“哥哥快起来!”一边说一边让他坐,而后认真的打量了起来。

    凌少峰说道:“夫人这些礼仪不能免,你可是侯夫人,不能被别人小瞧了去。”

    凌元尔忍着泪意没有哭出来,面前还是那个玉树临风的男人,经过这几年的洗礼更加的成熟了。

    “哥哥近年来可好?嫂嫂怎么没有一起来?”

    凌少锋说道:“有劳夫人挂心了,家里的爹娘,二弟都在想念你。”

    这是因为你嫂嫂怀孕了娘在屋里伺候走不开就没有来。

    凌元尔一听到大嫂怀孕了,也开心的笑了起来,凌家有后了她也开心,大嫂和大哥成亲几年了一直没有见怀孩子,娘一直嚷着要给哥哥纳妾,这次听见大嫂怀孕了,她心里也为大嫂高兴。

    她心里也清楚大嫂对大哥的情谊,要是突然间进来一个女人大嫂肯定会比自己还要伤心。

    凌少锋问道:“我听说你为侯爷生了个儿子,那时候我还在边境我让娘给带的礼物你收到了吗?”

    “收到了。”

    “谢谢哥哥”。

    凌少锋笑道:“我们兄妹俩那里还需要说谢的。”

    凌元尔说道:“哥哥不生我的气了?”

    凌少锋摇了摇头看见你现在的心思也在侯爷身上我就放心了不少,而且有了儿子傍身,我也放心了。

    “前段时间我听娘说侯爷有纳了一房妾,而且我这次回来,就是为了寻找那个妾,可是动用了千军万马?”

    “妹妹要是有需要的话,哥哥会不辞辛劳的为妹妹铺路。”

    凌元尔说道:“哥哥无需担心了,我过得挺好的。”

    管事麽麽不高兴的说道:“夫人为什么不告诉少主。”

    凌元尔转过头瞪了一眼管事麽麽。

    管事麽麽耷拉着脑袋没有再说什么了。

    凌少锋也是一个及其聪明的人,知道其中的猫腻自然他也看得透侧。

    他也暗中调查了他们府内少了一个叫宏康的侍卫,容衔也派人调查了,如果不是因为自己动手快早都被容衔查出来了。

    时间不早了凌少锋说要离开,凌元尔很是不舍,“哥哥,能不能留下来用了善再走?”

    凌少锋不忍妹妹失望,于是答应了。

    凌元尔喜极而泣。

    她和管事麽麽一起进了厨房吩咐了厨房按照她的食谱做一些哥哥爱吃的饭菜。

    凌元尔凌少峰领进了西苑的大厅。

    凌元尔派了一个贴身的丫鬟过去问问容衔要不要过来和哥哥一起用膳。

    她以为侯爷这么久没见到哥哥多多少少会来陪哥哥喝上一杯。

    她怎么都没有想到容衔竟然拒绝了。

    凌元尔心里不是滋味,凌少锋看出了妹妹的处境艰难之处,想必妹妹最近不得宠都是因为那个小妾了。

    凌少锋说道:“妹妹,侯爷不来就算了,你们我们两个这么久都没有见过面了,这会儿没人打扰正好。”

    凌元尔含笑点了点头,没一会儿功夫,厨房就送把膳来了,满满的摆了一桌,两人围坐成一桌,凌元尔亲自为他们倒上侯府最好的酒,随后她没有立即坐下,而是举起酒杯道:“哥哥,这杯酒是妹妹我敬你的,祝你你的贵子。”

    说完这句话她的眼泪不自觉的滑向了眼角,凌少锋看着妹妹眼角的泪水心里一痛这个从小到大被自己捧在手里的丫鬟如今成人母了,却要为了那所谓的尊严门第的面子处处忍让,就算让此暗中派人刺杀那妾氏凌少锋也觉得是应该的。

    他恨不得把手里的酒杯捏烂,可是为了不让妹妹牵挂,只能忍着自己什么事情都不知道。

    凌少锋各自执起酒杯,与凌元尔相碰。

    狠狠的一口都把杯子里的酒喝光了。

    随着酒杯轻撞,二人均是仰首一口饮尽杯中的酒,这一顿饭,凌元尔吃得犹为高兴,连酒也多饮了几杯!

    凌少锋见到凌元尔要喝醉了,赶紧说道:“妹妹别再喝了,哥哥要走了,时间也不早了。”

    然好景总有终时,宴亦终有散时,在短暂的相聚过后,他要走了,凌元尔忍着伤心,将早已准备好的礼物交给他手里,凌元尔很想把凌少锋送到门口,却被凌少锋婉拒了,她依依不舍得看他离去,直至他走得完全瞧不清影子时,积蓄在眼中的泪水在她回身的瞬间落如地上,亲情在每一个人心中都是珍贵无比的,即使凌元尔在爱情面前是一个心狠手辣的人,可是在亲人面前她却是一个弱者。

    凌少锋走了之后,凌元尔一个人坐在桌子上把一整壶酒都喝光了,等管事麽麽发现的时候凌元尔已经醉倒的趴在桌上了。

    管事麽麽找来丫鬟把她扶进了里屋,一个不识像的丫鬟问道:“好端端的夫人怎么和大人一起喝醉了?”

    管事麽麽瞪了一眼那个多嘴的丫鬟多事。

    容衔过来看凌元尔的时候听管事麽麽说夫人喝醉了。

    容衔想到大概是凌元尔思哥亲切,多贪了几杯酒,这倒是没什么。只是吩咐道多照顾你们夫人。

    他便离开了。

    管事麽麽问道:“侯爷要不要老奴把公子抱过来?”

    容衔摆了摆手,小孩子瞌睡多,想必这会儿已经睡着了,就不要再去打扰了,明天我再过来看望。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