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章 闷骚男遛妹子

    管事麽麽瞪了一眼那个多嘴的丫鬟多事。值得您收藏 。。

    容衔过来看凌元尔的时候听管事麽麽说夫人喝醉了。

    容衔想到大概是凌元尔思哥亲切,多贪了几杯酒,这倒是没什么。只是吩咐道多照顾你们夫人。

    他便离开了。

    管事麽麽问道:“侯爷要不要老奴把公子抱过来?”

    容衔摆了摆手,小孩子瞌睡多,想必这会儿已经睡着了,就不要再去打扰了,明天我再过来看望。

    容衔随后来到了姬茶茶的房里。

    第二天早晨醒来的时候凌元尔因为喝酒的缘故头有些痛,全身没力气,管事麽麽见夫人醒了赶紧呈上了醒酒汤。

    喝了之后凌元尔整个人好多了,她问道:“麽麽昨晚侯爷有没有过来?”

    管事麽麽回答道:“侯爷来是来过了,可是却又走了,侯爷昨晚又去了贱蹄子哪里去了。”

    凌元尔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仇恨,像怪兽一般吞噬着她的心,使我不思饮食,坐立不安,她眼里迸射出仇恨的火花。

    “侯爷的心思真是越来越偏向那边了,我不能坐视不管,任由那个女人在我面前逍遥自在,身体好都好了最近也不过来请安真得寸进尺。”

    “麽麽你说怎么办?”

    管事麽麽说道:“要不然找少主帮忙找个江湖上的高手。”

    凌元尔摇了摇头,如今风头刚过,好平息的事情不能在让侯爷怀疑到了我头上。

    “那夫人怎么办?”

    凌元尔她的两眼变暗了,如今唯一的计策就是在哪一个妾进来,那个女人愿意为自己喜欢的难燃纳妾,如今这不是万不得已吗?

    想到要自己亲手为她纳妾心如刀割,自己又要把他送进另外一个女人的怀抱。每每想到这里她的心就在滴血。

    管事麽麽见夫人忧郁的心情,说道:“夫人,这也不是唯一的计策我们还能想想别的办法不是吗?”

    凌元尔点了点头,如果没有实在没有别的办法真的只能做了。

    姬茶茶最近过的是及其的开心,而西苑的凌元尔就没有那么好了嫉妒心吞噬着她的内心。

    外边阳光正好,容雪儿这个小家伙坐在秋天上荡秋千,她是谁也不让人给她推,就是要让姬茶茶给她推秋千。

    每一次秋千荡的高高的,容雪儿就哈哈大笑就像一只小鸟一样。嘴里还不停喊到娘给我推高一点。

    姬茶茶见到容雪儿高兴,她也不自觉的高兴起来了。

    最近的天气活动量大了还是很热的,等两母女玩够了回到屋里。

    “姨娘我给你打了热水!”她左右两手抓住扶把,摇摇晃晃对的走了进来,姬茶茶说道:“这么大一桶水你怎么提的动,怎麽不让人帮忙。”

    门外的严啊三听到了,眼睛斜视的看了一眼碧荷,“哪人爱逞能,不让人帮忙。”

    碧莲跟严啊三就像两个死对头一样,每每碰见都是看对方不爽。

    其实严啊三这个人还是挺可以的只是碧莲心里透露着一种自卑,她觉得自己是残破自身每每看见这样的男子都会让道行走,可是这个严啊三就像故意跟她做对一样,每每就要主动跟她说上几句话。

    碧荷反驳道:“严啊三,谁要你管?”

    严啊三嘴巴俏的老高,谁跟你说话了,你那只眼睛看到我跟你说话了,我这是和姨娘在说话。

    姬茶茶笑了笑,“好了,严啊三,你是男孩子理应多让碧莲一点。”

    碧莲带着小郡主到另一间房里去洗了,姬茶茶每每洗澡的时候总是不爱让人在身边伺候着。

    她脱了衣服在浴桶里泡澡,暖融融的热水让她整个人都有些昏昏欲睡了,不过等泡完却又精神了起来。

    姬茶茶原来的衣服汗死了,换了身玫红色的松衣裳,她坐在椅子上她擦着头发,碧莲从外边推门进来,后边跟着已经洗的干干静静的小丫头了。

    碧荷走了进来,连忙说道:“姨娘这种活还是让奴婢来干吧!你要是干了奴婢的活,奴婢干什么活?”

    姬茶茶把手中的帕子教给了碧莲,碧莲擦拭着姬茶茶乌黑的头发,眼里充满了羡慕,姨娘的头发有多有好而且黑的发亮。

    而自己的头发稀疏少而且不够黑亮。

    人家都说女人的一头乌黑的头发可以给自己的容貌加分。

    一切整理好了之后,碧莲去厨房刚在厨房看他们有新鲜的虾,奴婢让他们炒了。

    碧莲把饭菜放到桌上,一双手也是瘦瘦的没多少肉,但是白白净净的,那会儿刚好的时候这丫头整个人身上就没有几两肉,如今仔细观察虽然瘦却比那会儿好了很多

    饭菜一共六菜一汤,圆盘子里装着刚炒的虾。

    小丫头是最喜欢吃虾不过的了,姬茶茶生怕她被汤着不停说道:“慢点没有人愿意和你抢。”

    姬茶茶认真的给小丫头薄着虾皮。

    一会儿一个人就把一盘子虾吃完了。

    吃完之后自然要缠着严啊三带她去玩。

    最近也不知道爹爹在忙什么,好久都没有陪雪儿一起玩了。

    说曹操曹操就到了。

    姬茶茶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时候容衔会来。

    容衔也不管姬茶茶那惊讶的表情一把把容雪儿抱了起来,温和的问道:“刚才听见你在念叨爹爹是不是想念爹爹了?”

    小丫头睁着亮晶晶的眼睛点了点头,软软的声音说道:“雪儿每天都在想爹爹,可是爹爹都不陪雪儿玩。”

    容衔说道:“我也想雪儿,可是某些人不想我。”

    说这话的时候容衔还故意瞟了一眼姬茶茶。

    姬茶茶假装没看到,低着头吃饭。

    容衔摸了摸容雪儿圆滚滚的小肚子把她放在地上说道:“让严啊三带你去玩,一会儿爹爹过来找你。”

    小丫头一听高兴的点了点头。

    飞快的跑了出去。

    碧莲站在一旁安静的为姨娘布菜。

    容衔也不管姬茶茶怎么想,拿起桌子容雪儿还没有用过的筷子,让碧莲添了一碗白米饭配着菜吃的很香。

    西苑凌元尔说道:“麽麽时辰也差不多了,快去请侯爷后来用膳。”

    管事麽麽说道:“夫人,侯爷这会儿正在姬姨娘哪里用膳了。”

    凌元尔一听那个女人有把容衔勾引到了她那里去,她大手一挥一桌子准备好的菜全部洒落在地上。

    管事麽麽瞪了一眼旁边的丫鬟,那丫鬟赶紧过来把地上的饭菜收拾了。

    管事麽麽给凌元尔到了一杯茶水。

    凌元尔接过茶水抿了一口茶水,淡淡的道:“我儿是将来侯府的侯爷,我不可能让我的爱情轻而易举的毁在一个女人手里!”

    管事麽麽看她眼底闪过的一丝狠辣,说道:“夫人那是,就算侯爷再怎么喜欢也无济于事!”

    凌元尔说道:“麽麽我已经决定了你抽空就去物色姿色好一点的女子。”

    这件事情不要太着急,要找那些好拿捏的,为我们所用的才行。

    管事麽麽点了点头。

    吃完饭之后,容衔说道:“茶茶,要不要出去玩,我带你出去玩?”

    姬茶茶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就像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样。

    她眼睛睁的大大的一脸的不可置信。

    容衔满不在乎的说道:“要是不去就算了,我刚好去去看看雪儿。”

    这时候,姬茶茶反应了过来见容衔走出了门外,也顾不得什么好看的姿势了,拎起裙角就飞快的追了过去,等她追上容衔的时候,也只有喘气的份,连句完整的话都说不清了。

    “等等我,……。”

    容衔转过身笑米米的看着她,他牵住了姬茶茶的手往前走去。

    最近不是她冷落凌元尔疼爱姬茶茶,而是不相信下属调查的那些事情,所以每每面对凌元尔的时候心里都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上次刺杀的人没有查不来,可是上次撒冰的事情,幕后的主使人还没有查不来,如今只能放长线钓大鱼。

    那个撒冰的丫鬟当场死亡,如今死无对证。

    只是说一个黑衣女子指使的。

    徐胥说这一件件事情跟到凌元尔脱不了关系,可是那个温柔大度的女子怎么可能做出那样的事情。

    现在每次面对她总会想起徐胥说的那些话,而不知道如何面对她。

    姬茶茶以为容衔带她去哪儿,她没有想到容衔直接带她来到了侯府的马房。

    “侯爷,您带臣妾到这儿干什么?”姬茶茶一脸的不解,真搞不懂容衔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容衔懒得和姬茶茶多话,看了她一眼,姬茶茶被容衔的眼神一瞪,嘀咕道:“不愿说就不愿说,瞪我做什么,真是闷骚男。”

    姬茶茶说的那么小声还是被容衔听到了。

    “你说什么?”

    “没,没什么……姬茶茶结结巴巴的说道。”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