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章 有喜事

    “侯爷,您带臣妾到这儿干什么?”姬茶茶一脸的不解,真搞不懂容衔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容衔懒得和姬茶茶多话,看了她一眼,姬茶茶被容衔的眼神一瞪,嘀咕道:“不愿说就不愿说,瞪我做什么,真是闷骚男。”

    姬茶茶说的那么小声还是被容衔听到了。

    “你说什么?”

    “没,没什么……姬茶茶结结巴巴的说道。”

    这副模样,在容衔眼中有点可怜,我有没有大白天的吃你,你看你你这副模样就像在欢好之后的样子。

    姬茶茶被容衔说的一阵脸红脸白,心里暗骂道流氓。

    容衔早期是商贾之家,如今也算是是兵将之家,府上的男儿和武功好而且善于骑射,因此府上的马房建得很大,里边的马匹也均是上好的品种。而马房有数十几二十几个奴仆负责这里,这里并没有什么难闻的气味,每匹马都被照顾得精神抖擞。容衔自然也是爱马之人,能当上侯爷的人自然自然是在马背上争天下,自然爱护自己的马匹。

    要是能拥有一匹汗血宝马那简直极品中的极品,不过这种马极少,包括权大势大的侯爷都没有见过那种马,更别说别人了,只是传说汗血宝马日行千里夜行八百。

    “侯爷!”马房的管事见到侯爷来了赶紧几步跑了过来,微俯着身子问:“侯爷今个儿是不是有事出门?”

    容衔说道:“我看这天气晴的比较好准备出去溜达一圈!”一边说着,他走到了一间马房之前停下了脚步,这间马房极为宽阔,里边站着一匹黑的发亮的骏马,一双眼睛乌漆漆的极为有神,看起来十分的神采奕奕。

    这匹马和和容衔对视嘴里嘶鸣一声,高仰起脖子,踏动着四肢,容衔拍了拍马的背,看你一见到本候高兴成了这个样子,刚好本候今天心情好带你溜达一圈。

    骏马看了看站在容衔身后的姬茶茶嘶鸣一声,姬茶茶瞪了瞪那匹马,心里暗想到,怎么不喜欢本姑娘,本姑娘今天就把你给骑了。

    姬茶茶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神采奕奕的骏马,而且跟到容衔一样傲气的跟啥一样。

    真是有什么样的主人,就有什么样的马。

    你不喜欢本姑娘,但是你的主子可喜欢了。

    容衔伸手摸了摸马的脖子,这马是他的坐骑,这马背上除了自己之外,从来没有坐过其它女子。

    容衔骑上高高的大马,伸出粗糙宽大有力的手把姬茶茶拉了上来。

    姬茶茶坐在容衔的前面,第一次骑马感觉自己怕怕的整个人都趴在在马背上抱住了马的脖子。

    容衔温柔的说道:“茶茶,放松身子坐直。”

    姬茶茶紧紧的闭上了眼睛,耳边竟是风吹的声音。

    “茶茶你不听话了,就不要怪我了。”

    容衔马鞭一扬,“驾”,马儿跑的飞快。

    姬茶茶差点摔了下去,幸好被容衔一把楼主了。

    容衔凑在姬茶茶的耳边问道:“怎么样?”嘴角含着笑意。

    姬茶茶心都快被吓出来了,“你慢点儿,我怕。”

    容衔说道:“想让本候慢一点,那你坐直了。”

    姬茶茶颤颤巍巍的挺直了腰,容衔从身后抱住姬茶茶盈盈一握的细腰。

    马儿跑了一段路程,姬茶茶没有刚开始那么害怕了,转过头看着容衔问道:“侯爷,我们去找雪儿吗?”

    容衔说道:“雪儿有严啊三照顾,你可以放一百个心,我教你骑马。”

    姬茶茶说道:“可是我不会骑。”

    容衔鄙视道:“你又不是笨的像一头猪学不会。”

    姬茶茶给了容衔了一个白眼,口里小声的嘀咕说,“你才是猪。”

    微风盖过了姬茶茶柔软的声音,容衔看到姬茶茶没有刚才那么害怕了心里一阵舒畅。

    他把马儿干得更快了,身后的手却更加的把姬茶茶抱的更加紧了。

    马儿带他们穿过了河流,穿过了树林,来到了一个一片宽阔的草地上。

    容衔先下来再把姬茶茶抱了下来。

    姬茶茶疑惑的问道:“侯爷我不是去雪儿的地方吗?”

    容衔说道:“雪儿在练马场,这地方更适合教你骑马。”

    容衔把马牵一颗柳树旁边,让马儿在哪儿吃青草。

    随后他找个一个干净的地方坐下,姬茶茶不知道容衔要干什么。

    只是站在哪儿看着他。

    容衔见道姬茶茶站在哪里一脸呆愣的模样。

    他不客气的喊道:“过来,瞧你那样子,就像一只猫儿一样。”

    “坐下来,本候累了,马儿肚子饿了。”

    “哦。”姬茶茶答应了一声。

    容衔拍拉拍草地示意姬茶茶坐下来。

    随后两个人并排坐在一起,容衔说道:“有多久了没有这样悠闲这样畅快了。”

    姬茶茶以为高高在上的侯爷无忧无愁,没想到也有烦心事。

    她猜测不到是为凌元尔,还是为了朝堂上的事情,不过他在烦心什么跟自己没有关系。

    如果她唯一想做的就是为碧荷报仇。

    容衔见姬茶茶没有回答自己转过头看她。

    见她鼻梁上一个毛绒,容衔拿起干燥的大手替容衔拿掉毛绒。

    刚碰到姬茶茶的脸上,姬茶茶往后一侧,容衔板正了她的脸庞,严声的说道:“别动。”

    姬茶茶背容衔的霸道惊的一愣。

    她只是眨了眨眼睛,见到容衔从自己的鼻梁上拿下了野草的种子。

    容衔见姬茶茶嘟着小嘴,黑黑的水眸一眨一砸的看着他,红嫩嫩的嘴引人注目。

    于是他便低头在姬茶茶的唇上亲吻起来,姬茶茶挣扎着捶打着生怕会有路过的人看到这一幕。

    姬茶茶嘴里发出呜呜的叫声。

    等到容衔亲吻够了才放开了姬茶茶。

    姬茶茶愤怒的说道:“侯爷,不是说话了带妾身出来骑马的吗?怎么侯爷一副欲求不满的样子。”

    容衔达到了自己的目的,就算姬茶茶在讽刺他也不在乎。

    只是说道:“姬姨娘,本候只是亲了你一下,你都能气成这个样子,要是在外面把你办了那不是你还不把本候给杀了。”

    姬茶茶把头偏向一边,语气生硬的说道:“妾身不敢。”

    容衔见到姬茶茶真有点生气了,她知道这个女人骨子里很保守,不在逗弄她了。

    他把马牵了过来,让姬茶茶坐了上去,自己在前面牵马,就这样两个人安静的在这快草地上走了几圈。突然间容衔把马绳一丢,拍了一下马的屁股,马飞快的跑了起来。

    姬茶茶在马背上大声的尖叫,容衔却有耐心的教她怎么放松怎么骑马。

    几圈下来,容衔的功夫没有白费,姬茶茶也学会了。

    黄昏时刻两个人回府里,碧莲已经把饭菜准备好了。

    姬茶茶原本以为容衔不会来了,她怎么也没有也没有想到姬茶茶前脚进门,后脚容衔就进来了。

    容衔看见姬茶茶呆愣的表情说道:“怎么不欢迎本候。”

    姬茶茶摇了摇头,觉得有些不可思议最近容衔来自己这里的次数越来越勤了,要是换了以前自己一定会高兴的感恩戴德,可是如今却有一些反感。

    可是既然来了就来了她不可能把别人赶走吧!

    她吩咐了碧莲打点水来洗手。

    容衔还没等姬茶茶坐在座位上便掀开了盖子里边躺着清蒸鱼,一股令人垂涎的香味扑鼻而来,她用勺子舀了一碗汤盛好放在姬茶茶的哪一方。

    姬茶茶也毫不客气的端起碗喝了一口,味道倒是鲜美,自己喝了确有一些反胃心里也不怎么舒服。

    她再喝了几口,感觉越来越不对劲。

    当场吐了起来。

    容衔以为是今天带姬茶茶出去骑马给累着了,吹了风引起了感冒。

    她见姬茶茶吐的黄疸都吐出来,反而觉得不脏走了过去,轻轻的拍了拍姬茶茶后面,掏出随身带的手帕递给姬茶茶。

    姬茶茶当时也没看是谁的手帕,就顺手接了过来。

    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才发现时容衔。

    “侯爷……。”姬茶茶喊道。

    容衔摇了摇头没事,不过就是一条手帕而已。

    姬茶茶捂着胸口她暗自嘀咕着,是不是晕马,在马上没什么感觉,这会儿倒是难受死了。

    容衔见到姬茶茶没吃到几口,一向能吃的她今天……,“您觉得哪里不舒服吗?”容衔忍不住问,睁着一双担忧的眼睛看她。

    姬茶茶回道“……我无事,只是有些不舒服而已!”

    容衔说道:“严阿三快去请大夫。”

    姬茶茶摇了了摇头,侯爷我有没有病,在床上躺一会就好了。

    “最好让大夫瞧瞧,我才放心。”容衔说道。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