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章 由爱生恨(怀孕)

    容衔见到姬茶茶没吃到几口,一向能吃的她今天……,“您觉得哪里不舒服吗?”容衔忍不住问,睁着一双担忧的眼睛看她。

    姬茶茶回道“……我无事,只是有些不舒服而已!”

    容衔说道:“严阿三快去请大夫。”

    姬茶茶摇了了摇头,侯爷我有没有病,在床上躺一会就好了。

    “最好让大夫瞧瞧,我才放心。”容衔说道。

    碧连一直在门口等着,看严啊三带着一个老人过来就知道这人是大夫了,连忙应了过来,“大夫,劳烦您给我们姨娘看看!”

    碧连把大夫领进了内室,严啊三自然是不能进去的把大夫送到了门口他依然每天那所谓的站岗。

    大夫一走屋里炕上的床帐被放了下来,只隐隐看得见里边躺着一个人。

    大夫见到这家男主子自然知道这是权倾朝野的人规矩一点都不敢落下,说道:“夫人请把手伸出来!”他的声音带着一种平和的味道。

    姬茶茶刚吐了一遍,只觉得困乏得紧。

    容衔把姬茶茶的手拿出来,大夫凝神静气摸了她的脉,半晌脸上带了一丝笑,却并没有直接说姬茶茶的病情,反而问了碧莲一些她近来的情况,什么嗜睡贪吃,……。

    碧连知道从伺候主子以来主子就吃的多,最近也没有恶心的症状呀。

    但是碧连不可能这样直接的回答。而是说:“我们姨娘好像最近没有你说的哪些症状了。”

    “大夫,姬姨娘如何了?”容衔见大夫卖关子迫不及待的问。

    大夫呵呵一笑:“侯爷别着急,让我在把把脉。”

    一屋三个人都在能带大夫的情况。

    随后大夫呵呵一笑,拱手道:“恭喜侯爷了,是喜脉啊!”

    屋里的人都陷入镇静中,半晌回不过神,姬茶茶只觉得自己一颗心飘飘荡荡的,一种完全不真实的感觉,难以落到实处。她以为这杯子可能只有一个容雪儿了,可是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还会有孩子,一时间难以形容的感情。

    容衔结结巴巴的问道;“……大夫,您是说,我有又孩子了?”

    大夫拱手道:“千真万确,小人却不会出差错。”

    容衔心里乐开了花,感觉自己恍恍惚惚的整个人就像在白云中飘散,虽然自己已经有两个孩子了,但是见到姬茶茶怀孕了心里忍住的高兴。

    他希望这一胎姬茶茶是个儿子,就算是庶子只要是本候的孩子要一块封底绝对没有问题,而且以后姬茶茶也有了保障,就算以后死在她的前面,有个孩子为她撑腰自己也放心些。

    姬茶茶的心情是难以严明,说不清的酸楚,眼泪不由控制的往下掉,眼睛明明很疼但却因为这个孩子而徘徊不定,就算有再多的心事都无处诉说,,所有的苦和累都自己担,孤独都自己尝,是种什么滋味吗,如果没有经历相同根本没有什么感同身受,所有酸楚只有自己知道。

    她明明已经死心了可是在这个接骨眼上怀了孩子,屋里的三个人两个人都在为姬茶茶高兴,而只有姬茶茶却暗自流泪。

    自己打算是拼了命的跟凌元尔挣到底,没想到竟然来了孩子。

    容衔以为姬茶茶是高兴的哭。

    她茫茫然的落在头顶上白色的床帐上,容衔在喊她她自己都没听到。

    喊了好几声,姬茶茶转过头看着容衔高兴的乐开怀,这种表情她在凌元尔怀孩子的时候也是这种表情。

    容衔乐呵呵的说道:“姬姨娘你一定要本候生个儿子。”

    生了儿子本候一定给他的待遇不输于嫡子本候一定会给最好的教育,等他长大了本候给他请封,到时候就算我走在你前面了你也有有所依靠面的本候替你担心。

    说这些话的时候容衔语气是那样肯定。

    姬茶茶眼角的泪水滑落在脸上,不知道是听了容衔的这些话感动的流泪还是因为这个孩子的到来影响了她的计划。

    她莞尔一笑:“要是妾身生个孩子怎么办?”

    容衔脸一下就黑了,一定是个儿子,本候说是儿子就是儿子,要是万不得已是个女儿我也喜欢,可是本候有了一个女儿了。

    姬茶茶刚才还犹豫现在也喜欢上这个还没有成型的孩子,不是因为容衔说的那些话,纯属于这是自己的孩子她要保护她。

    容衔高兴的说道:“吩咐下去,请法师来本府做法事。”

    大夫交代了孕妇的一切注意事项,碧莲把它牢牢的记在了脑海中。

    临走前大夫还说了一句。“姨娘日后注意保持心情愉快,切勿有心结才是!”不然会影响到胎儿。

    容衔如今沉入在自己的喜庆中并没有听到大夫说的哪些心结之类的话语。

    容衔见姬茶茶怀了孕自然赏了了她房里的人一人给了20两银子,也算大方。

    这个好消息不到天黑就已经传遍了整个侯府,都暗地里羡慕姬茶茶命好,有了一个女儿如今有怀孕了。

    当怀孕的消息传到西苑一品轩的时候,凌元尔的心就像一条张牙舞爪的毒蛇紧紧抓住了她的心思。差点晕倒在地上试了好几次才撑着桌沿哆嗦着站了起来,站也站不稳也不稳,似乎风一吹就会倒。不……,这不是真的,他答应过我除了我的孩子之外,再也不会让别的姨娘怀孕了,语无伦次的话反应了她内心的挣扎,她不愿相信这是真的,没想到这紧紧的一个月,那女人竟然怀孕了。

    她一扫桌上的茶杯,哐当的一声,茶杯摔成了对碎片,温热的眼泪再也忍不住从眼眶掉落,正好滴在圆桌上,如一颗颗摔碎的珠子,凌元尔拈起帕子拭着脸上的泪水。

    管事麽麽心里也疼的没办法,感觉替主子有些不值。

    刚开始一直以为嫁给权倾朝野的侯爷,而且侯爷求了好几次亲老爷才把夫人嫁给她的。

    如今说变心了就变心了。

    可是她们都没想过凌元尔当初冷落了好几年容衔,要是早一点的话容衔的孩子都能打酱油了,哪里还有姬茶茶的机会。

    往往人都是后知后觉,就算再次回到侯府的时候容衔的心也发生了变化,只是他自己不知道罢了,别人都看在眼里,如今倒是水到渠成。

    凌元尔搅着手里的手帕,容衔你真狠,古往今来只有生为嫡子的孩子才能在府内办法事,可是如今她却要为一个小小姨娘孩子不知道是男是女都要为她办法事。她咬牙切齿的说道:“容衔我才是你正房,你把我置于何地?她越这样说,自己的眼泪掉的越凶。”

    管事麽麽掏出了自己的帕子擦拭着凌元尔的眼泪。

    夜就这么悄悄的过去了,月落下,日升起,日月交替,她和容衔姬茶茶永远停留在了无法相交的平行线上。

    她已经很久没有再哭了,除了当初成亲的时候,还有麽麽挨打的时候,而如今她无力地扯动着嘴角。心如刀割恨不能一把尖刀插在自己的胸口上,那样就不会痛了

    容衔……,不知道是不是我让辈子欠了你的,这辈子原本不打算嫁与你的,可是你却偏把我娶进了家门。

    而现在却不好真珍惜,一切恩爱会、无常难得久、生世多畏惧、命危于晨露,由爱故生忧,由爱故生怖,若离于爱者,无忧亦无怖。

    到最后由爱生了恨,这是为什么人们会说,妾不如妻不如妾,妾不如妓,妓不如偷,偷不如偷不着。”

    是不是男于视女子为玩物,这样喜新厌旧。

    曾经的恩爱如今在她心中只有怒火。

    这种怒火把她烧的体无完肤。

    终究是你负了我,要是当初自己没有嫁给容衔,而是嫁给了裴表哥是不是结局会有所不一样?

    她在这黑夜中女子遥望着外面没有星星的夜空漠然笑着:“你不要以为你怎能顺利的生下儿子,我不会让你如愿的。我不会让你的孩子成为我的绊脚石,不管你肚子的孩子是男孩还是女孩我都不会让她(他)平安的降生。

    天空中似在回应她的话,一道闪电毫无缘由的从空中劈下来,随即雷声大震,隆隆不止。

    这一晚上干雷响个不停。

    南苑姬茶茶有点感觉这雷声有点怪怪的,只打雷不下雨。

    又说不个所以然来。

    容衔见她睡的不安稳,便说道:“茶茶,肚子饿不饿,你晚膳食都没有吃多少。”

    姬茶茶摇了摇头。

    容衔把姬茶茶抱在了怀里,拍了拍姬茶茶的后背,“安心睡吧!我会在这里陪你。”|

    管事麽麽见夫人伤心欲绝,“夫人我去求侯爷收回成命,不要办这场法事了。”

    凌元尔呵呵一笑,那笑比哭还难看,“麽麽,你一向知道侯爷决定了的事情是不可能在收回成名的。”

    这样反而打了我脸。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