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章 纳妾

    容衔见她睡的不安稳,便说道:“茶茶,肚子饿不饿,你晚膳食都没有吃多少。”

    姬茶茶摇了摇头。

    容衔把姬茶茶抱在了怀里,拍了拍姬茶茶的后背,“安心睡吧!我会在这里陪你。”|

    管事麽麽见夫人伤心欲绝,“夫人我去求侯爷收回成命,不要办这场法事了。”

    凌元尔呵呵一笑,那笑比哭还难看,“麽麽,你一向知道侯爷决定了的事情是不可能在收回成名的。”

    这样反而打了我脸。

    手慢慢抬起,划过眼角,带起笑出来的泪水,望着指尖的湿润,她止住笑的嘴角抿起一抹冰凉的笑意,屈指将泪水弹落在地,心倾刻间冷如冰川。

    凌元尔说道:“麽麽,给侯爷找的妾怎么了?”

    管事麽麽说道:“已经找好了,明天要不要把她带进来给瞧瞧?”

    “好,”这个好字包含了她多少心酸?

    从姬茶茶怀孕以来,侯府的开支大大的增加了很多。

    时间一晃很快就如夏了,烈日炎炎,骄阳似火的盛夏,心也随着温度的升高,而焦急起来了。

    姬茶茶如今怀孕已有两个月了,肚子倒是不显怀,她特别的怕热,如今她怀了身孕容自然特许她的房间可以多放一点冰。

    端午节之后,六月六。

    候府的法师为姬茶茶做完法事之后,这一家团聚在了一起吃了个饭,凌元尔桌子上布满了容衔爱吃的菜,容衔自然心里有点感动,不过不在乎她宠姬茶茶。

    两妾一妻也算是美人在怀,原本安静的周围突然间听见凌元尔说道:“侯爷我们的府内人少了臣妾擅自做主再为侯爷哪一位妾好为侯爷开枝散叶。”

    容衔一愣,脸色一黑,她淡淡的道:“你是侯府的侯爷,可是如今被姬姨娘迷得你不知了三魂六魄。”

    “侯爷自己算算最近除了来看看容耀之外跟臣妾说过几次话,何况辛姨娘哪儿侯爷你是一次都没有去,侯爷曾经对我爱已经消失了?”

    容衔一阵恼怒,“别闹,我最近没有冷落你的意思,我只是想府里的人儿一碗水端平罢了。”

    凌元尔一笑水端平了,“辛姨娘哪里算什么?我这儿算什么?你自己算算从姬茶茶回来之后侯爷何曾在我房里歇过?”

    为了不让侯爷独宠一人,臣妾想为侯爷在哪一位妾,这是臣妾应尽的本分。

    容衔冷声道:“夫人,你难道真要这么做?”

    “我不能这么做?”凌元尔轻笑,她笑起来着实好看,一双丹凤眼透出几分妩媚多情出来,可是说出来的话却是毫不留情:“我不过是为侯爷就是为了侯爷着想,如今侯府才两个孩子,显得太单调了,侯爷应该多开枝散叶才是。”

    容衔脸色黑的看起来十分吓人,眉头紧锁,桌子下的拳头捏的作响。

    作为候夫人为自己纳妾这没有什么错,可是没有想到凌元尔说都不给自己说一声,就私自为自己纳妾,自己什么时候说要纳妾了?

    “织染,你过来!”

    她唤了一声,只见从屋内屏风后边走出一个风情万种的美人儿,她乌黑如泉的长发在雪白的指间滑动,一络络的盘成发髻,玉钗松松簪起,再插上一枝金步摇,长长的珠饰颤颤垂下,在鬓间摇曳,眉不描而黛,肤无需敷粉便白腻如脂,唇绛一抿,嫣如丹果,珊瑚链与红玉镯在腕间比划着,最后绯红的珠链戴上皓腕,白的如雪,红的如火,慑人目的鲜艳,明黄色的罗裙着身,翠色的丝带腰间一系,顿显那袅娜的身段,镜前徘徊,万种风情尽生。

    只需要看一眼便能让男人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奴婢,拜见侯爷!”她轻轻弯腰,双颊微红,带着令人心怜的羞怯。

    容衔漠然的目光在她身上一扫而过,冷漠的说道:“我府里不需要妾了。”

    织染被容衔羞的脸一红一阵白的,原本以为引以为傲的美貌在容衔面前不过是一个摆设而已。

    织染一时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她看向了凌元尔,凌元尔说道:“看我干什么?你如今的主子可是侯爷!”凌元尔端起桌上的茶杯慢慢的饮了一口,漫不经心的说道。

    姬茶茶看着一幕却觉得实在的搞笑,凌元尔你这是向我出招了?

    辛歆看着这场戏看了半天都与看不出夫人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凌元尔从侯爷回府之后一直把侯爷看得很紧,没想到这次会竟然主动帮侯爷纳妾,她觉得这次的纳妾不是表面那么简单。

    织染看到了凌元尔的动作一目了然,向着凌元尔行了一礼,端起桌子上的一杯茶,走到了侯爷的身边。

    她跌声爹气的说道:“奴婢给你茶敬。”

    姬茶茶莞尔一笑说道:“侯爷既然是夫人的一番心意,侯爷就把妹妹收下吧!”

    容衔阴狠的说道:“姬姨娘是真的希望收下,还是跟侯爷开玩笑?”

    姬茶茶说道:“妾身自然是希望按照夫人的意思希望侯爷收下。”

    凌元尔抿了一口茶,心里暗想道这姬姨娘竟然跟自己一个意思,看来这场游戏有的好看了。

    容衔的目然地将目光移到说话的姬茶茶身上,只这一接触,姬茶茶就被容衔冰冷的目光瞧得不寒而栗,她还想说点什么,只瞧见容衔的手冲织染端茶的手冷冷挥了过去,顿时将好好的一端茶打翻在地,滚烫的水溅在地上,打湿了织染的鞋子,织染被这滚烫的茶水烫的脚丫子很疼,却哼都不敢哼一声。

    容衔厉声喝道,压在心底的怒气一下子暴发了出来,他站了起来道:“一个夫人一个姨娘竟然合起来让我纳妾,难道我平时亏待你们了还是你们真心为我着想?。”

    既然是你们两个人的意思那我我勉为其难的收下,“贱婢这么想留下来,我也如了她的意思,但是想让我碰她不可能,你就留下来做夫人的奴婢吧!”

    织染原本暗自沾沾自喜,侯爷要呐自己为妾,没想到竟然让我做夫人的奴婢。

    她心有不甘,跺了跺脚。

    凌元尔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精心安排的这一切被姬茶茶给搅黄了,这个织染没有当上妾,竟然做了自己房里的奴婢。

    姬茶茶一愣,他原本真以为容衔会呐织染为妾,没想到紧紧只一个奴婢而已。

    看来这次凌元尔的计划是泡汤了。

    容衔说完这些话,看了一眼姬茶茶,便转身离开了。

    随后姬茶茶和辛姨娘也跟着离开了。

    本来今天是大好的日子,一切都被凌元尔搅了。

    织染没戏唱了,她没想到侯爷看见她这么个大美人一点面子都不给。

    如今怎么办?真要给夫人当一辈子的丫鬟?

    她不甘心,如今唯一的办法就是找夫人。

    对,自己还可以找夫人做主!

    织染死寂的眼里生出一丝光亮来,转过头跪在地上,“夫人一定要为奴婢做主呀!”

    “麽麽当初说好的把我买进来是做妾的,如今侯爷竟然让奴婢为奴。”

    管事麽麽鄙视的对跪在地上的织染说道:“能做我们夫人的奴婢是你的荣辛。”

    凌元尔看了跪在地上还不断抹眼泪的织染,那会儿还是个光鲜亮丽的丫头,这会儿狼狈不堪。

    “行了”,凌元尔说道,“你就先做我房里的奴婢以后我会想办法让你留下做侯爷的妾氏,在我房里我也不会亏在你。你先下去梳洗一番吧!”这副遇事哭哭啼啼的模样她都看不下去了。真是一心想飞上枝头做凤凰的低贱的奴婢。

    织染点了点头,奴婢……奴婢实在是辜负夫人的期望了!”

    到了晚上,姬茶茶以为容衔不会在来了,他怎么也想不到容衔竟然会来了。

    经过白天的事情她这会儿面对容衔有些尴尬。见侯爷还是一副黑脸的样子。

    姬茶茶低着头嘀咕道:“侯爷,妾身知道今天白天妾身有点过了。”

    “要是侯爷还在为白天的事情生气的话,妾身随便侯爷怎么处罚都行,姬茶茶跪在地上低着头说道。”

    她叩下头去,没有看到容衔他眼中深积成的哀切与感动,只见他蹲下去,扶起姬茶茶,望着她红通通的眼睛委屈的样子,唉声叹气的说道:“我真不知道该拿你怎么办才好?”

    “如今你有身孕我更不可能罚你,我罚你了肚子里的儿子肯定不愿意。”

    “我可得为我的儿子着想。”

    姬茶茶因为容衔说的这话有些触动。

    容衔知道只有现在给了姬茶茶一定的宠爱府里的人才不敢看清她。

    凌元尔如今太让她失望了。

    她原本只要她好好唤醒一下,跟自己认过错自己就原谅了。

    可是没有想到他竟然给自己呐妾。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