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2章 小丫头也跟自己作对

    “如今你有身孕我更不可能罚你,我罚你了肚子里的儿子肯定不愿意。”

    “我可得为我的儿子着想。”

    姬茶茶因为容衔说的这话有些触动。

    容衔知道只有现在给了姬茶茶一定的宠爱府里的人才不敢看清她。

    凌元尔如今太让她失望了。

    她原本只要她好好唤醒一下,跟自己认过错自己就原谅了。

    可是没有想到他竟然给自己呐妾。

    姬茶茶抬眼直盯着他的眼眸,她在他眼中看到了自己的倒影,下意识的心虚的转过头。

    容衔一时以为姬茶茶害羞了,他摸了摸姬茶茶的肚子说道:“我下个月就要去边境的城池赈灾了,临走的时候就是想多多陪你,我这一去可能就是三四个月,如今还真有些舍不得你。”

    姬茶茶娇羞的说道:“侯爷安心去吧!百姓生活在水深火热之后,这是侯爷应尽的本分。”

    想起赈灾让她想起上次的老伯,不知道那位大娘的病可好了。

    接下来的日子平静如昔,姬茶茶如今看到容衔冷落凌元尔她的心里有一些胜利的喜悦。

    容衔问道:“茶茶你如今还爱我吗?”

    姬茶茶说道:“要是侯爷会一直对茶茶像现在这么好,茶茶还是愿意喜欢侯爷的。”

    容衔一笑,温柔的说道:“茶茶,本候以前错了,在乡下的时候本候变傻了只有茶茶对本候最好。”

    “可是本候却负了茶茶。都是本候不好。”

    本候一定会对茶茶更好。

    容衔把姬茶茶拉近了容衔的怀里让她靠在自己的肩膀上,心里想到凌元尔你是真的爱我吗?

    如果爱我为什么一切都不主动像我坦白,如果爱我为什么还要为我纳妾。

    姬茶茶靠在容衔的怀里可是他并没有感到安心或许以前受到的伤害让她潜意识的容衔的心里装着什么东西,她知凌元尔不可能真的善罢干休,她不会轻易忍下这口气的。

    从姬茶茶怀孕以来吃食都是碧莲和厨房的姑子一起做的。吃的用的,碧莲都不假手于人,这侯府的水太深了,她怕一有闪失姨娘肚子里的孩子就会遭遇不测。

    今天碧莲又为姬茶茶做了一切开胃的菜,如今姨娘怀了孕没有以前那么能吃了,吃的好少,碧莲手上端着一个盆走了进来,姬茶茶说道:“碧莲如今我怀了孕,也不用自己亲为这些,你看你精神都比我紧张,好不容易张起来的一点肉,这个月有受了点。”

    碧莲说道:“你不用担心我,好生把你自个儿的身体养好,也能给侯爷生个白白胖胖的儿子!”

    奴婢可以跟着姨娘一起沾光,上次侯爷不是说了吗?要是姨娘生了儿子长大了以后给小世子请封。

    那是姨娘的日子就熬出头了。

    姬茶茶摸了摸肚子里的孩子,希望如此吧!女儿儿子她都喜欢,但她内心也希望是个儿子,等一切事情结束了自己也有个依靠。

    到时候自己,娘,碧莲我们一家人生活在一起。

    想到最后,嘴角不自觉的上扬。

    从自己怀孕以每天容衔都会在自己睡下之后来到自己房里把自己抱在怀里一起睡,等二天自己醒来的时候容人的人影早已经离开。

    翌日醒来已是天色微明,这一夜姬茶茶的睡眠还不错,还没有等自己把床幔掀开碧莲已经进来了。

    容衔原本打算在给姬茶茶屋里添几个丫鬟,但是都被姬茶茶拒绝了。

    她不习惯屋里子里太多的人。

    姬茶茶坐在屋里拿着西瓜正啃的正爽,突然见听碧莲说道:“姨娘,西瓜带凉性的就算姨娘怕热还是不要吃太多凉的东西最好,姬茶茶实在是太怕了,这北方的太阳很毒,比起南方的太阳实在有过之而不及。”

    姬茶茶放下了手里的西瓜,说道:“碧莲我好久都没有出去了,想出去走走,雪儿这丫头也不知道在干什么?”

    碧莲说道:“姨娘想出去走走我陪你就是了,小郡主这会儿可能在外面玩。”

    姬茶茶今天穿了一身绿色的薄纱,发鬓高高的挽起。碧莲拿出了一把竹伞遮挡在姬茶茶的头顶上。后面还跟着一个严啊三如今姬茶茶怀孕了,容衔更是把她看的比较重,生怕出了事情。于是就让严啊三寸步不离的跟着。

    走着走着却是到了莲池边,池塘里的莲花开得正旺,这什么时候容衔在这池塘里种了莲藕她都不知道,那满池的莲花真是惹人喜爱。有的还是花骨朵儿,似乎还在沉睡;有的含苞欲放,像个害羞的小姑娘;有的则已经热情绽放,露出迷人的身姿。当微风吹过,池水泛起波纹,莲花仙子们随着风儿羞滴滴地舞动着。那一片片飘落的花瓣,仿佛是仙女们不小心撒落的串串珠宝。那黄色的花蕊,好似女王的王冠,华贵而耀眼。正自入神,突闻不远处传来孩童的吵闹声。

    举目望去,原来是雪儿在那边吵闹,后面跟着一个丫鬟,自从怀孕以来,容衔生怕有什么闪失,这小丫头一天蹦蹦跳跳的,容衔生怕冲撞了姬茶茶,肚子的孩子有什么闪失,碧莲一人无法分心,容衔便派了一个年纪稍长的麽麽看管容雪儿,正看见容雪儿正对着麽麽大声嚷嚷,麽麽不敢上前深怕得罪了这小祖宗。

    姬茶茶走了过去,容雪儿正在发脾气,冷不防听到一个声音:“雪儿你在做什么?”

    那仆人看见姬茶茶衣着华贵猜想这位必定是这位小祖宗的娘了,她跪下行了一个大礼。

    姬茶茶说道:“起来吧。”

    姬茶茶眉头紧锁问道:“雪儿你在干什么?为什么刚才要对麽麽大声嚷嚷。”

    容雪儿看了看姬茶茶想到爹最近也不让自己接触娘,娘也不来看自己,她觉得有些委屈,眼泪在眼眶里花花打转,偏过头不看姬茶茶。

    姬茶茶见容雪儿在生气,身子稍微弯了一点,对上容雪儿的眼睛,目光平视微微一笑,“雪儿是不是在生姨娘的气?是不是气姨娘最近没有理你?姨娘错了,姨娘最近可能是有一点忽略了雪儿,可是姨娘还是很爱雪儿的,最近姨娘不是让碧莲来看你了吗?”

    容雪儿听到姬茶茶这么一说,更加委屈了,眼泪一下就流了出来,哇的哭了出来,“嘴里念叨着姨娘偏心,有了弟弟就不要雪儿了,她越哭越伤心。”

    姬茶茶擦了擦容雪儿脸上的泪水,“雪儿,不哭,姨娘没有不喜欢你,就算有了弟弟,在姨娘的心目中雪儿还是姨娘最好的孩子,最近姨娘没有太看你,是因为姨娘肚子的小地弟不安稳。”

    容雪儿睁开的眼睛,她的湿漉漉的眼珠黑的发亮珠转动得生动自如,时时闪着睿智的光亮。浓浓的屑毛下边摆着~对大眼睛,乌黑的眼珠,像算盘珠儿似的滴溜溜乱转,像正在思考她娘说话的真假一样。

    那双眼睛,像充盈的湖水似的,慢慢地波动着,闪若光,“娘说的话没有骗雪儿?”

    姬茶茶点了点头,她一笑,那双眼便弯成甜甜的两弯黑月牙儿。

    姬茶茶问道:“不生娘的气了?”

    小丫头把头摇的跟到拨浪鼓似的,生怕娘不相信自己。

    姬茶茶用食指点了点她的小鼻子,那问道:“既然不生娘的气了,刚才为什么对着麽麽大声嚷嚷。”

    姬茶茶故意板着个脸,看起来像是生气了。

    对于孩子她是该宠爱的时候宠爱,该严肃的时候严肃。

    哪位照顾麽麽的老妇赶紧跪下来说道:“夫人,不要责怪小郡主了,都是老奴不好。”

    姬茶茶把麽麽拉了起来,问道:“麽麽叫什么名字?”

    “老奴姓曹”。

    姬茶茶说道:“曹麽麽最近多亏了你照顾雪儿。”

    曹麽麽,连忙摇了摇头,“老奴不敢当。”

    姬茶茶收回对曹麽麽注视,看着容雪儿。

    容雪儿在姬茶茶冰冷的目光下,结结巴巴的说道:“姨娘,我想要池塘里的荷花,麽麽不给我摘。”

    姬茶茶教训道:“雪儿给麽麽道歉,麽麽年龄大了,你怎么让她去给你摘荷花?”

    容雪儿抬起高傲的头颅说道:“我不要,我是郡主,我爹给我说了只有别人给下跪的份,没有我给被人道歉的事。”

    “姨娘,我是主子,她事奴婢我才不要跟她道歉。”

    姬茶茶气的扬起高高的手掌,碧莲拦了下来。

    她说道:“姨娘,小郡主说的对。”

    奴才该有奴才的样子,主子有主子的样子,就算做错了再大的事情也不能让主子给奴才道歉。

    姬茶茶那双眼睛,像充盈的湖水似的,慢慢地波动着,闪若光,终于,一股泪水簌簌地溢出了她的眼睛。“雪儿怎么这么不听话了,谁教你这么不尊重人了,就算是奴才也是人。”

    容雪儿见姬茶茶哭了,赶紧说道:“娘我错了”,她的眼眶的泪水比姬茶茶流的更欢。

    她觉得自己委屈极了,在侯府她受的教育就是这样子的。

    姬茶茶擦干了眼眶里的眼泪,“算了,或许雪儿说的对,娘一直都搞不清楚状况。”

    “是娘不好,娘不为难雪儿了。”(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