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知了

    姬茶茶心里一惊,如果告在了村长哪儿,事情很不妙。

    姬茶茶小声的说道:“谢叔,你别生气,这是我表哥,我替他像你陪不是。”

    容衔有些生气的喊道:“姐姐。”

    姬茶茶拉了拉容衔的衣袖示意他别说话。

    谢叔,我刚刚捡了一窝兔子送给你吧!

    谢长远顿时眉开眼笑说道:“姬姑娘,还是你识相。”

    姬茶茶有些恋恋不舍,但是还是把兔子交给了谢长远。

    容衔这一路下山都不理姬茶茶,脚步迈的特别的快。但是还是时不时的向后看看。

    姬茶茶气喘吁吁的追上了容衔,急切说道:“容容,别生气了,其实我也不想把我捡的兔子交给那人,可是被有办法。”

    容衔也听出了姬茶茶的为难之处,便没有在生气。

    只是觉得像那样的人如果有在一,就有在二。恨不得咋干别人的血。

    姬茶茶知道容衔在担心什么就安慰的说道:“容容,如果下次他再敢来你就把他打跑算了。”

    刚下山就看见了姬氏在路口等着了。

    姬茶茶老远就喊了声娘。

    姬氏看见这次他们两人进山收货了不少东西,心里着实也高兴。

    赶紧迎上去说道:“闺女辛苦了,当然了你这小子总算看起来有点作用了。”

    容衔听见姬氏的夸奖,微微一笑脸上也露出了绯红色。

    回到家中,姬氏也做了可口的饭菜,今天看在猎了这么大个野猪的份上,姬氏特意给容衔,盛了满满的一碗白米饭。

    一顿下来,容衔也吃了好几碗饭,今天可能姬氏也比叫高兴,就没有在说什么。这是容衔这么久以来吃的最饱的一顿,平时都是半饱。

    吃完了饭之后,容衔很识相的东边的水井里挑了一旦水,这次挑水容衔比较上次进步多了,也掌握了挑水的方法,水也没有往出来洒,轻轻松松的都挑回了家。

    随后自己也到河边的河里去洗了冷水澡。

    姬茶茶坐在床上,感觉自己的鞋子很难脱掉,她知道自己的脚走了这么长的路,肯定磨起水泡了,她自己忍着疼痛用手把水泡挤破了,当场疼的倒吸了一口气,然后在伤口处涂抹了药膏。

    她坐在床上,暗暗的想着,今天容容和自己一样走了那么远的路程不知道,脚上起水泡了没有。

    她从床上爬了起来,把药膏拿给容衔,一打开灶门,发现容衔不在,她猜想可能是去洗澡了。

    自从来了她家之后,她发现容衔其实是一个爱干净的男人。

    她走到院子里坐在石登上,漆黑的天穹里布满了点点生辉的星星,显得格外耀眼。她抬头仰望星空,星星们眨着神秘的眼睛,一轮明月高高地悬挂在空中,淡淡的光像轻薄的纱,飘飘洒洒的,映在河面上,像撒上了一层碎银,晶亮闪光。夏夜的风是令人期待的,徐徐吹来,格外清新,凉爽。躲藏在草丛中的青蛙也开始放肆了起来,“呱呱呱”地叫个不停,依附在树干上的蝉也不认输,“知知知”地在叫;也不知什么时候萤火虫也飞了出来乘凉,在树上一闪一闪地,特好看。还有树上那几只随处可见的麻雀,蝉鸣、蛙啼、虫叫……在这平静的夜晚远处传来潺潺的流水声,像动听的歌谣。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