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章 麻雀变凤凰

    姬茶茶那双眼睛,像充盈的湖水似的,慢慢地波动着,闪若光,终于,一股泪水簌簌地溢出了她的眼睛。“雪儿怎么这么不听话了,谁教你这么不尊重人了,就算是奴才也是人。”

    容雪儿见姬茶茶哭了,赶紧说道:“娘我错了”,她的眼眶的泪水比姬茶茶流的更欢。

    她觉得自己委屈极了,在侯府她受的教育就是这样子的。

    姬茶茶擦干了眼眶里的眼泪,“算了,或许雪儿说的对,娘一直都搞不清楚状况。”

    “是娘不好,娘不为难雪儿了。”

    小丫头破涕为笑,“那娘可不可以摘朵荷花送给我?”

    姬茶茶问道:“那我想要。”

    小丫头点了点头。

    姬茶茶说道:“可是姨娘我碧莲还有麽麽都是女的怎么摘荷花了?”

    小丫头说道:“严哥哥是男的,他可以为我摘荷花。”

    姬茶茶看了看严啊三。

    严啊三在两个女人的注视下,飞身而起,落地的时候手上拿着一朵粉红的色荷花。

    “小郡主,给你。”

    容雪儿接过了荷花,笑呵呵的说道:“谢谢。”

    容雪儿把荷花递给姬茶茶,“娘送给你。”

    姬茶茶莞尔一笑,“雪儿不着喜欢嘛?为什么要送给姨娘?”

    容雪儿说道:“我要摘荷花本来就送给娘肚子的宝宝的。”

    “姨娘我想和你呆你一起,我会乖乖的不捣乱碰撞到小地弟。”

    姬茶茶点了点头。

    两母女手牵手的回到了南苑。

    容雪儿高兴能跟到娘能呆上一天她也高兴,不过晚上还是的回自己的院子不能和娘睡在一起。

    容雪儿一直盯着姬茶茶的肚子,姬茶茶问道:“雪儿在看什么?”

    容雪儿说道:“娘我能不能和肚子的弟弟打个招呼,她有了自己的弟弟她好高兴。”

    姬茶茶点了点头,“傻闺女孩子还没有成型了。”

    容雪儿摸了摸姬茶茶的肚子就等着弟弟再给她打招呼,只是后来半天也没见动静,让她有些失望。

    姬茶茶见她眉头紧锁,摸了摸她柔软的头发,唉声叹气道:“现在跟弟弟打招呼弟弟肯定不会理你了,不过过几个月你子啊跟他打招呼,他肯定会回应你了。”

    茶茶:“……”

    她抬头一看原来是容衔一张脸瞬间变得通红,只觉得羞得紧,刚才自己怎么在跟一个小儿在讨论孩子,肯定被容衔听到了。

    “爹爹,容雪儿喊道。”

    “爹爹,不让赶我走,我会乖乖的不冲撞到姨娘肚子里的孩子。”

    容衔低下头微微一笑:“好。”

    但是晚上只能睡自己的院子,因为你姨娘是我一个人的。

    姬茶茶被容衔的话羞的恨不得找个洞隐藏起来。

    容衔笑道:“你们母女还没有吃饭吧!我也还没有吃饭,也该是饿了,我让丫头去把饭菜拿上来!”

    姬茶茶垂着头闷闷的点头,一双水眸杏眼转来转去的就是不好意思看他,容雪儿倒是欢实,“我肚子早就饿了。”

    “爹爹我要吃饭饭。”

    吃了饭之后,容雪儿自然是被碧莲送去了她自己的院子。

    等容雪儿出去以后出去,容衔就迫不及待的把姬茶茶抱到了炕上解衣服。

    姬茶茶说道:“慢点,不要伤到了孩子。”

    容衔笑道:“我哪里想的有你那么饥渴?”

    我看你似茶茶想要了吧?我只是给你解开衣服睡觉而已。

    姬茶茶瞪了一眼容衔,“就知道取笑我。”

    姬茶举起手不知道怎么回事,面对容衔脱衣服,心里紧张的砰砰直跳,越是这样衣服越是解不开。

    就在她皱眉的时候,一双手抚上她的肩头,手心粗砺的茧子摩挲着她白嫩的肌肤。

    “我来帮你弄!”

    容衔这还是第一次给女人脱衣服,不就是解个带子而已,只是看着姬茶茶嫩白如乳糕的肌肤,他顿时有些心猿意马起来。他可是从姬茶茶怀孕以来没开荤了,他正值壮年,自然有需求的,他手下的士兵倒是会去城里的青楼去消火,以前生气的时候不是没有帮姬茶茶脱过衣服,只是两下就扯成了破布,如今正儿八经的给他脱衣服,他心里紧张的不比她。

    等容衔给姬茶茶脱完衣服之后,自己已经是满头大汗。

    姬茶茶正在沉思之际,她只觉肩头一热,一个轻如柳絮的吻落在了上边。

    “容衔……”她转头就被人攫住了唇,而后被人压在了床上。

    姬茶茶挣扎着,“慢点,慢点……不要伤到了孩子。”

    容衔只是吻了吻了姬茶茶抬起头眼里冒着*的火焰。

    容衔伸手抚着她的肚子,姬茶茶下意识的缩了缩,他凑过头去亲昵的亲吻她的鼻头,我只是亲亲不碰你。

    姬茶茶说道:“侯爷如果真是想发泄yu望,夫人和辛姨娘都等着了。”

    容衔脸色一黑,你真希望我去?

    姬茶茶也不点头,也不摇头。

    只是把头转向一边,不看容衔,深怕自己的目光透露出什么。

    容衔搬过来姬茶茶的头颅让她看着自己,无比郑重的说道:“我谁也不碰。”

    直到孩儿降生为止。

    “睡吧。”

    姬茶茶安心的闭上了眼睛。

    容衔果然是说到做到,没有碰她。

    一夜相安无事,知道他忍的难受,姬茶茶也无能为力。

    如果他真要去那个妻妾哪里发泄的话,他拦也拦不住。

    第二日姬茶茶仍然醒迟了,身旁的位置早已经冷透了,也不知道对方走了多久了。她坐在床上正迷迷糊糊的。

    碧莲在外边听到动静,进屋来伺候她起身。

    “侯爷什么时候走的?你们怎么不叫我?”姬茶茶有些不开心,她知道如今自己身子重,嗜睡,昨天晚上把容衔惹生气了也不知道今天早晨的表情是什么样子的?

    姬茶茶问道:“侯爷走的时候可有说什么?”

    碧莲说道:“侯爷走的时候心情貌似很好,让奴婢好好伺候姨娘。”

    姬茶茶听了心才落下了,昨晚也是没有办法,才那样说的。

    其实看到容衔哪里都没有去心里却暗自有些隐隐约约的喜悦。

    西苑一品轩凌元尔坐在榻上逗弄着已经会咿咿呀呀的儿子,织染正端了一盘糕点上来。

    凌元尔摸了摸自己红的像血的指甲,头也没抬的问道:“织染难道自己真要在侯府当一辈子奴婢吗?”

    织染摇了摇头说道:“奴婢自然不想在这侯府当一辈子的奴婢,可是奴婢也没有办法,侯爷看不上奴婢。”

    凌元尔笑道:“你知道辛姨娘吧?论相貌子你可不比她差,甚至比她还要漂亮上许多,既然她可以翻身当主子,那姑娘你照样可以。”

    “那辛姨娘以前也是一个奴婢是一个一个低贱身份出生的人,除了没有孩子,你看她在这侯府里比那个以生活的差?”

    织染听凌元尔这么一说再再明白不过了,顿时,原本就不怎么安定的心立刻像灌了甜蜜一般,翻滚跳动,如果真像她说的那样,那自己不就可以飞上枝头变成凤凰了吗?

    织染问道:“夫人奴婢还有这个机会吗?”

    “难道你不相信臣妾?”

    织染连忙点了点头,奴婢定然是相信夫人的。

    凌元尔得意地笑着,凑到织染耳边,将自己的计策告诉了她,随着她的话织染的嘴角慢慢扬起,最终勾勒成一个半圆形的弧度,她跪在地上说道:“夫人妙计,织染倘若有出头之日,将来必定报答夫人的提拔之恩。”

    管事麽麽不屑的说道:“只希望织染姑娘将来飞黄腾达之时别忘了夫人曾帮过你就好。”

    “不敢,不敢,奴婢不敢。”

    凌元尔冰冷的看了她一眼,但是你的为我所用,如果不听话我有的是机会收拾你。

    织染点了点头,她知道想要当上姨娘就要全靠夫人,夫人的娘家也不是好惹的。

    她自然知道自己该做什么。

    凌元尔说道:“不管你用什么样的办法都要分散侯爷对姬姨娘的心。”

    “但是唯一点不能怀了侯爷的孩子。”

    “记住了?凌元尔掐住了织染的胳膊。”

    织染疼的眼泪都出来了连连点头,奴婢记住了不怀侯爷的孩子。

    凌元尔冷冷的说道:“你去准备一下,一会儿来我这里,今晚是唯一的机会。”

    晴天的夜晚,满天星斗闪烁着光芒,像无数银珠,密密麻麻镶嵌在深黑色的夜幕上,银河像一条淡淡发光的白带,横跨繁星密布的天空,天空,镶满了小星星,星星们,尽着自己的力量把点点滴滴的光融成淡淡的亮光,不像阳光那样灿烂,也不像月亮那么冷漠。

    晚上的天气比白天凉快了许多,容衔正带着姬茶茶站在望月楼看望遥远的星空。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