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章 阴谋成功

    凌元尔冷冷的说道:“你去准备一下,一会儿来我这里,今晚是唯一的机会。”

    晴天的夜晚,满天星斗闪烁着光芒,像无数银珠,密密麻麻镶嵌在深黑色的夜幕上.银河像一条淡淡发光的白带,横跨繁星密布的天空,天空,镶满了小星星,星星们,尽着自己的力量把点点滴滴的光融成淡淡的亮光,不像阳光那样灿烂,也不像月亮那么冷漠。

    晚上的天气比白天凉快了许多,容衔正带着姬茶茶站在望月楼看望遥远的星空。

    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月既不解饮,影徒随我身。暂伴月将影,行乐须及春。我歌月徘徊,我舞影零乱。醒时同叫唤,醉后各分散。永结无情游,相期邈云汉。

    她抬起头看天空,再看了看四周,这里一切都不属于自己娘看似爱财如命,一个势利的女子可是娘亲亲的勤劳和善良不是他人能体会的,但儿时那点点滴滴的记忆早已铭刻于心。总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想起。

    不知道她过得好不好,写的信,从来都没有回过。

    容衔转头看着姬茶茶陷入悲哀中。

    他问道:“怎么了,不喜欢在这也观赏夜景吗?”

    姬茶茶摇了摇头,我就是想起我娘了。

    不知道何时何日才能见到我娘。

    姬茶茶看说容衔的眼睛说道:“侯爷假如我这次生了一个儿子,我可不可以回家看看娘,想必她要是知道我生了儿子肯定会高兴坏了。”

    容衔的目光闪躲,犹豫不决的说道:“再看吧”。

    容衔现在才知道真是挖了坑,填了自己。

    每每见到姬茶茶想娘的时候他都懊恼,在懊恼什么,自己他自己心里明白。

    假如他当初没有把姬茶茶的娘杀了是不是会不一样了。

    他摇了摇头,杀了就杀了,也没有挽回的机会,想那么多干嘛?

    姬茶茶只是自己其中的同一个女人而已,为什么这么在乎她的看法。

    正在他懊恼之际,管事麽麽过来说道:“侯爷少爷生病了,夫人请你过去看看。”

    容衔一听自己的嫡子生病了,那的急切看在姬茶茶的眼里。

    姬茶茶说道:“侯爷去吧!孩子的病要紧。”

    容衔对姬茶茶说道:“我去看看,如果孩子没什么事情我就过来。”

    “你回去要是实在等不住了,你先休息。”

    “我过一会儿就回来。”

    “回来,是回自己屋里吧!”姬茶茶点了点头。

    容衔大步的离开,脚下的步子迈的是那样大,生怕孩子出了什么事情。

    姬茶茶看着这一幕,一滴眼泪滑落了脸颊。

    “为什么要哭,心里的难处只有她自己知道。”

    容衔就算在宠自己,总归不是自己一个人的,自己怎么还可以动情,自己是来报仇的,不要在为容衔伤心了。

    她转身离开望月楼,是那样的坚定,努力说服自己这一切都是在演戏。

    容衔来到了西苑,容衔神情急躁的问道:“夫人,孩子怎么样了?”

    凌元尔噗呲的笑了一声,“侯爷如果不是我说了谎,骗你孩子生病了,你恐怕是不会来了把?

    容衔暴躁如雷你竟然骗我。

    凌元尔看见容衔这个样子心都冷了,手慢慢抬起,划过眼角,望着指尖的湿润,嘴角抿起一抹冰凉的笑意,屈指将泪水弹落在地,心倾刻间冷如冰川。

    容衔正准备转身离开。

    “侯爷真的这么绝情吗?”凌元尔说道。

    “ 不留下来陪臣妾喝一杯,好歹臣妾一日夫妻百日恩,臣妾可是侯爷用了八台大娇娶回来的,侯爷真的打算对元尔这么绝情?“

    容衔冰冷说道:”是你绝情还是我绝情,你要什么我给你什么?可是你为什么要一而再再而三的陷害姬茶茶?”

    “侯爷,你问臣妾的话,可笑……真是可笑至极!”

    “呵呵,原来我做的一切侯爷知道了,这一切都是因为侯爷。”

    容衔恼怒,是为你自己做错的事情找借口吧?

    凌元尔打算破罐子破摔,“看侯爷怎么想都可以。”

    凌元尔别无他求,只求侯爷在陪臣妾喝一杯。

    容衔看着凌元尔她那肌肤胜雪,双目犹似一泓清水,顾盼之际,自有一番清雅高华的气质,让人为之所摄、自惭形秽、不敢亵渎。但那冷傲灵动中颇有勾魂摄魄之态,又让人不能不魂牵蒙绕。如今更是哭泣的惹人怜爱。

    他把头偏向一边,说道,“你好之为之。”

    容衔端起桌子上的一杯酒一饮而尽,喝完之后说道:“要是你能主动认错我或许还会和从前一样对你。”

    凌元尔把桌子上的一扫而落,这是容衔第一次看见凌元尔点入了癫狂的状态。

    她恶狠狠的说道:“侯爷,我不会奢求你的爱,因为我心已经死了。”

    你一而再再而三的,对姬茶茶超出了男女之情,这还是刚开始一心一意的承诺我的男人嘛?

    还是你们男人都喜欢三妻四妾?

    究竟是你变了还是我变了?

    容衔看了凌元尔一会儿,说道:“你既然不稀罕,我也不强求,做错事情还强词夺理。”

    他刚走到门口,感觉自己头晕晕的。浑身发热连前方的路都看不清楚了。

    他摇了摇头,转过身问道:“你给我喝了什么?”

    凌元尔轻笑:“当然是让你欢快的东西。”

    容衔,恶狠狠的瞪着凌元尔:“你,你……。”

    凌元尔走上前摸了摸容衔滚烫的脸庞,说道:“你不要怪臣妾。”

    说完她的眼泪直流。把自己心爱的男人推向了别的女人,那种痛彻心扉只有自己深有体会。

    容衔在凌元尔靠近自己的时候一阵凉意袭来,容衔觉得有些控制不住自己了。

    正在这时候凌元尔抽出了容衔把凌元尔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脸上的手。

    此时一个一身粉色的翠烟衫,散花水雾绿草百褶裙,身披淡蓝色的翠水薄烟纱,肩若削成腰若约素,肌若凝脂气若幽兰。折纤腰以微步,呈皓腕于轻纱。眸含春水清波流盼,头上倭堕髻斜插一根镂空金簪,缀着点点紫玉,流苏洒在青丝上。香娇玉嫩秀靥艳比花娇,指如削葱根口如含朱丹,一颦一笑动人心魂。寐含春水脸如凝脂,白色茉莉烟罗软纱,逶迤白色拖地烟笼梅花百水裙,身系软烟罗,还真有点粉腻酥融娇欲滴的味道。

    一身类似于姬茶茶的装扮的女子走了进来。

    凌元尔关上房门,站在门外不到一会儿就听见房内传来女人的shen吟声和男人的喘息声。.

    此时站在门外的她 听到里面的声音她突然狂笑了出来,然后狂笑变成了嘲笑笑,笑得连眼泪也出来了,她这个反常的样子把管事麽麽吓坏了:“夫人!夫人!”她叫了好几声凌元尔都没反应,只是不停地笑了,管事麽麽都快被进入颠态的夫人吓哭了,她抱住凌元尔,说道:“夫人,别这样,你还有老奴陪在你身边了。”

    凌元尔怕在管事麽麽的肩膀上哭泣的就像个孩子嘴里喊道:“麽麽……麽麽。”

    不知道过了多久,里面的动静还有消停,凌元尔带着管事麽麽离开了。

    在侯府最为偏僻的院子呆了一晚。

    坐在房里的姬茶茶等到快辰时了,还不见容衔来。

    不知道为什么她今晚一定要瞪容衔,是因为他说的回家二字吗?

    她多想有一个家。

    可是这家真的有她吗?

    碧莲说道:“姨娘别再等了?侯爷可能不会再来了,说不定在夫人哪儿歇下了。“

    不可能,不可能……他答应我今晚要回家的,说这话的时候连她自己的底气都不足,声音里包含着无尽的失望与怒气,此刻的姬茶茶看似单薄平静,实际上却犹如一座即将爆发的火山。

    “容衔你当真是骗我的?原来这几个月的甜言蜜语都是你骗妾身的。”

    姬茶茶就这样在房里坐了一夜到天明。

    容衔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头都痛的快裂开了,转身一看,一个没穿衣服的女人,这女人不是姬茶茶也不是凌元尔,而是织染。

    容衔一想到这个女人和凌元尔和起火来,欺骗起自己,恨的不得一把掐死她。

    越想越生气,手不自觉的怕上了织染的脖子。

    织染被容衔掐的快翻白眼了,手脚并动的像挣开 ,奈何她不敌容衔的力气。

    就快在她要奄奄一息的时候,门外的敲门声让容衔清醒了过来,“侯爷你醒了吗?”

    容衔一把脚织染踢在了地上,嘴里冰冷的说道:“你不配和我呆在一起。”

    织染摔了狗吃屎,狼狈不堪,容衔看都不看她一眼,几下穿上衣服,打开房门。

    见管事麽麽站在门外,手上端了一碗避子汤。

    容衔的一个眼神过来,管事麽麽差点把碗打碎了。她赶紧跪在地上不敢抬头看容衔。

    容衔轻蔑的说道:“好一条忠心耿耿的看门狗。”

    一脚替了过去,管事麽麽摔倒在地上,碗里的避子汤洒落了一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