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5章 织染

    织染摔了狗吃屎,狼狈不堪,容衔看都不看她一眼,几下穿上衣服,打开房门。

    见管事麽麽站在门外,手上端了一碗避子汤。

    容衔的一个眼神过来,管事麽麽差点把碗打碎了。她赶紧跪在地上不敢抬头看容衔。

    容衔轻蔑的说道:“好一条忠心耿耿的看门狗。”

    一脚替了过去,管事麽麽摔倒在地上,碗里的避子汤洒落了一半。

    容衔恨恨的瞪了一眼管事麽麽。

    直接向南苑走去

    管事麽麽把避子汤端了进去轻蔑的说道:“就你这个下等的奴婢是不配怀上侯爷的孩子的,这是我为你精心准备的汤药,你赶紧了往出去滚。”

    织染咬牙切齿,眼里起了水雾,就算自己事奴婢想麻雀变凤凰也不能让人这样侮辱,她双手拳头紧握趴在地上,身上的衣服凌乱不堪的披在身上。

    她低着头说道:“麽麽你先放下吧!奴婢这就喝。”

    等管事麽麽离开之后,织染穿好了衣服,爬了起来端起桌子上那碗黑乎乎的汤药倒在在花盆里。

    凌元尔自然是不能把织染在安排在自己身边,每每看见她就会想起自己安排的这一切。

    屋里凡事织染碰过的东西凌元尔自然是童同德扔了。

    南苑碧莲见到姬茶茶一夜没有睡,早晨天还没有就听见府里的丫鬟说是织染这可是要麻雀变凤凰了。

    “姨娘,别再等了就在刚才我时候我听见侯爷睡在织染哪里了。”

    姬茶茶疑惑的问道:“织染不是丫鬟嘛?”

    碧莲回道:“听下人们说织染勾引侯爷,夫人就在偏院歇了一晚。”

    姬茶茶噗呲的笑了一声,想必这凌元尔又不知道在玩什么花样,硬是费劲了功夫把织染变成了侯爷的人。

    天刚亮容衔就来到了姬茶茶的房里,不见其声,只闻味道,就知道是容衔来了,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要掉泪,眼泪也不停的流下。

    容衔用手捧住姬茶茶的脸温柔的说道:“你是不是等了我一夜?”

    容衔不问还好,这一问姬茶茶的眼泪就像下大雨一样哗哗的直流。不管怎么擦拭都擦不干净。

    容衔心疼的说道:“别哭了好不好,你要流多少泪才够?”

    容衔伸手在她脸上拭着泪,“别哭了,别哭了……,都是我不好,昨晚上我去夫人房里,没想到她竟然在酒里下了药所以我……。”

    姬茶茶心里很清楚自己只是作为一个妾而已,容衔想跟谁睡就跟谁睡,而自己只不过留在这里是为了复仇而已。

    可是她的心里为什么还是这样难过,这一个两个月容衔是对她很好,有时候都感觉自己只是生活在梦中。

    姬茶茶推开他捧住自己脸的手别过脸说道:“侯爷风流了一夜如今倒是还记得我这个妾,这妾身总算没有白等侯爷一个晚上,说完她自嘲的笑出了声。”

    他伸手勾起姬茶茶的下巴,将她的脸转过来面对着自己,然后低下头吻在那滴将落未落的眼泪上说道:“以后不在再说这样的语言,本候听了心里堵得慌。“

    哪知他越是这么说,姬茶茶的眼泪就掉的越凶。

    “侯爷以后多了一个妾氏,妾身为侯爷高兴都来不及了,侯爷怎么不高兴?”

    容衔一笑说道:“茶茶是不是吃本候的醋了,织染我不会纳她为妾。”

    姬茶茶莞尔一笑,“侯爷妾身跟你急开玩笑的,你想纳谁就纳谁这是侯爷的权利,妾身无权阻挠。”

    容衔语气无比的郑重的说道:“我说的都是真的。”

    姬茶茶从容衔的怀里退了出来说道:“侯爷想必也饿了,我去叫碧莲给你弄点醒酒汤过来。”

    容衔点了点头,坐在榻上闭目养神,只感觉到全身未有的疲惫,他揉了揉太阳穴,姬茶茶轻轻的走在了容衔的身后,拉下容衔的手说道:“还是让妾身来吧!”

    在姬茶茶的揉弄之下容衔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轻松,闭着眼睛说道:“比以前进步了不了。”

    姬茶茶微微一笑:“都是侯爷教的好。”

    容衔睁开了眼睛大手摸上了姬茶茶的肚子,说道:“可惜能感觉到孩子心跳的时候我已经要离开了。”

    容衔按住了姬茶茶的手,把她抱在怀里整个头颅放在了姬茶茶肩膀上,“我好舍不得你。”

    “我以后就只有你了。”

    姬茶茶看着容衔脸上的表情显出了伤感悲哀的表情。

    她不知道觉得这样的容衔就像一个受了伤的孩子,她轻轻的拍了拍容衔的后背,嘴里温柔的说道:“你还有妾身了。”

    这句话连姬茶茶自己都不知道是真心的还是虚情假意的,不知不觉这句话就说出来了。

    府里的那些丫鬟们见到凌元尔有些失宠了就在背后对凌元尔议论纷纷。

    这天管事麽麽和一起不起眼的小丫鬟们争吵了起来,被刚下朝的撞上了,容衔二话不说那把那个乱嚼舌根的丫鬟拉出去让人杖毙了。

    从这以后府里的丫鬟和小厮都不敢对凌元尔出言不逊,府里的大小事物容衔还是让凌元尔在管理。

    只是他除了去看看自己的底子之外,再无和凌元尔有任何交集。

    凌元尔也是有意避让容衔,所以每天在规定的时候就让麽麽把孩子报到阁楼。

    凌元尔如今的心里已经是死了对容衔的那份心思,但是这府中最有权力的夫人。

    谁也不敢小瞧了她。

    上次容衔让人杖毙丫鬟的事情,也是为了让府里的下人们明白,就算自己和凌元尔出现了矛盾但是她的权威自己不会收回来。

    因为这个府类也只有凌元尔才有这个能耐掌管侯府。

    织染依然住在丫鬟的院里。

    就算她睡了容衔,也依然没有改变她的身份。

    那些想攀龙附凤的丫鬟了也只能甘望了,就连姿色最好的织染都不能得到容衔的青睐其他的也只能在心里幻想一下罢了。

    凌元尔怎么也没有想到容衔竟然看不上织染,连正眼都没有瞧过。

    管事麽麽问道:“夫人这个织染如今没有什么大的作用要不要把这颗旗子弃了?”

    凌元尔揉了揉有些发痛的太阳穴,脸色阴沉的说道:“再等一等,或许事情有转机。”

    你还是把织染调倒我身边,或许还有其他的作用。

    管事麽麽点了点头。

    这天织染正在屋里伺候凌元尔更衣,突然间她感觉到自己有些反胃,赶紧跑了出去端在长满杂草的小角落里吐了起来。

    凌元尔看着织染的举动有一瞬间的疑惑,但是这位女人这样的场面她自己也亲身经历过了无数次。

    凌元尔坐在软榻上,冰冷的说道:“织染你是不是有事情满着我?”

    织染跪在地上,双手不知道该放在哪里,不知道什么是时候开始,手心冒着冷汗,她摇了摇头颗忐忑不安的心越跳越快,不敢往下想了激动的心情掺杂着一些害怕惶恐的表情。

    一方面高兴自己这是怀孕了,一方面担心自己怀孕了,自己答应过夫人不可以怀孕,一方面又充满憧憬要是怀了侯爷的孩子,是不是会变的不一样,好歹自己有了个孩子侯爷不管怎么样也得看在孩子的份上不能看清自己,何况自己是这个孩子的亲娘。

    她胆怯地低着头,不敢看凌元尔那张阴云密布的脸。

    我生怕被发现什么滑掉,心突突地跳,手心里都出了汗。

    她低说头结结巴巴的对凌元尔说道:“夫人,我可能是贪吃吃坏了肚子,这会儿有些不舒服。”

    凌元尔牙齿咬得“格格”作响,眼里闪着一股无法遏制的怒火,好似一头被激怒的狮子,嘴里叫骂道:“践人,你最好不要骗我,你知道骗我的下场是什么。”

    织染点了点头,声音如蚊般说道:“奴婢不敢期满夫人。”

    凌元尔恶狠狠的说道:“你最好不敢欺瞒我什么,既然不舒服我这里就不用你伺候了。”

    织染两眼发直,连连自语,又惊又怕,双腿也不听使唤,像筛糠似的乱颤起来,“奴婢这就告退。”

    织染离开之后,管事麽麽说道:“夫人我觉得织染这贱婢,鬼鬼祟祟的一定有事情满着夫人,夫人就这么轻易的相信她了?”

    凌元尔摇了摇头,“麽麽你派个人把她给我盯着,凡事有异常举动立刻来报告我。”

    “是。”

    织染一回到下院就迫不及待的想找个大夫出来确定一下,自己是否怀孕了。

    可是自己身为一个丫鬟怎么可能轻易的出这个侯府。

    她去找了厨房的姑姑,说是夫人要是一种美颜的食料要让奴婢亲自采摘,于是她跟着买菜的婆子们轻轻松松的出门府。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