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8章用计

    姬茶茶心里也是明白容衔那个高傲的男人最多就是禁凌元尔的足,不可能让她下堂。

    她心里轻蔑的一笑,抬起头缓缓的走到了容衔的身边轻轻的说道:“侯爷放心就是了,她是夫人我是姨娘该有得规矩我一点都不会逾越的。”

    容衔说道:“委屈你了。”姬茶茶摇了摇头。

    容衔噗呲的笑了一声,茶茶要是你以前有这么懂事,这么听话哪里会受那些苦。

    姬茶茶在心里严重的把容衔鄙视了一番。

    容衔拍了拍姬茶茶的肩旁说道:“好了时间也差不多了,我也该走了。”

    姬茶茶正打算送他,容衔示意不用。

    姬茶茶“嗯了一声。”

    她望着容衔出门的方向,手里的帕子被她婉在食指上扭过来扭过去。

    碧绿看了一眼姬茶茶的动作,打趣道:“姨娘你是真放不下侯爷,刚好曾这会儿偷偷的在门口相送侯爷。”

    姬茶茶瞪了一眼碧绿说道:“就你这个丫头话多。”

    碧绿嘿嘿的笑了两声,抱起小郡主扭过头说道:“姨娘别再扭扭捏捏的了,去晚了侯爷都逗乐。”

    姬茶茶帕子的动作停了下来心里徘徊不定,她心里想到还是送送吧,悄悄的看两眼,或许这辈子没机会在见他曾经爱的男人了。

    她刚走到门口就听到容衔对严啊三说道:“我不在的这段时间,你一定要保护好姨娘半刻也不能离开。”

    严阿三双手抱拳单膝跪地的说道:“侯爷请放心离开就是我一定护姨娘的周全。”

    严啊三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侯府内他一向不屑于女人的心计,却偏偏中计了,如果不是他掉以轻心就不会有后续的那些让他一辈子寝食难安的事情了。

    姬茶茶听到这些话的时候心里还是有些感激的不管以前他怎么对我,或许在发生了那么多事情之后他心里真的是有些担心自己吧

    不管是为了自己的孩子还是其他这时候她从心里感激他。

    眼里的泪水迷蒙了她的眼睛,仿佛看不清楚了离自己有一阁之远的容衔。

    容衔走在大院的时候听见孩子的哭声,管事麼麼抱起了孩子跪在地上,怀里的孩子哭的上气不接下气。

    她自己也是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又在磕头,手里的动作还狠狠得掐了一把小世子,眼里的狠毒一闪而过。

    她额头都磕红了,说道:“侯爷,请你看在世子的面子上放夫人出来吧!”就算你在恨夫人,可是不管怎么样世子还是夫人的孩子,哪有孩子不想娘的。

    容衔被管事麼麼的磕头声和孩子的哭闹声弄的心烦意乱。

    他语气冰冷的冰冷的说道:“你还好意思提你家夫人,要不是她做了那等事情我会禁她的足。”

    管事麼麼大声哭嚷道:“夫人做这一切都是为了你,外面都在传她善妒不给侯爷纳妾。夫人的心理不好过,才起了那本心思。求侯爷放过夫人吧!”

    容衔想起凌元尔跪在地上那冰冷的眼神,想到就算自己放了她,她也未必会领情吧!

    她知道姬茶茶也在附近只是没有现身罢了。

    容衔的头偏向一边,冷冷的看向哪一处。

    管事麼麼以为用了这一计,把责任推脱到了别人身上,或许侯爷会让夫人出来。

    她跪在地上悄悄的抬起头看了一眼容衔,发现他正看向别处。

    她再次狠狠地掐了一把怀里的世子,世子可能因为麼麼的下手太重,哭的就像断气了一样。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