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章相送

    她再一次的狠狠地掐了一把怀里的世子,世子可能因为麽麽下手太重,哭的就像断了气一样。

    孩子的大腿根部当场出现了淤青,原本粉红的小嘴唇,现在的变得有些发紫。

    不管怎么说都是自己的亲生骨肉,容衔听见孩子的哭的撕心裂肺,有些于心不忍,不管怎么说他总不可能不给自己的台阶下吧!

    姬茶茶听见孩子的哭声,心里也一阵心痛,虽说孩子的母亲有些恶毒,可是孩子是无辜的,正在她沉思片刻的时候,滚滚的乌云黑沉沉的压了下来,刚才还晴空万里这会儿,感觉天地之间就像的变了一个样,雷声越来越响闪电越来越亮,在一闪的亮光中姬茶茶抬起头看像容衔,见他脸色苍白,眼神冰冷丝毫不能擦觉到他在想什么。孩子的哭声与雷声连成了一片。一阵风吹落下来,一只蝉儿从树上掉落了下来,只听见啪的一声。蝉儿四脚朝天的在滚烫的地上挣扎着。

    “轰隆隆”几声大响一阵雷雨从天而降。

    三个人被突然而来的大雨淋了个透,就像刚被一大盆水从头上泼下来。湿透了的衣裤以非常不适的姿态紧紧贴在身上,他踩在像湿透的海绵般的鞋子上一步一步走到管事麽麽身边。

    刚想说点什么的时候,在一旁的姬茶茶走了出来。

    她抬起头走在的容衔的身旁,轻声说道:“侯爷快让他们起来吧!大人淋了雨不要紧孩子要是琳病了可怎么办?”侯爷就让他们起来吧!你如今正要去边境,千万要保住身体呀!

    容衔看着姬茶茶一张一合的樱红的小嘴,没想到以前那个笨拙的姬茶茶,如今倒是会来事情了,她有所变化他心里也是高兴的。

    这样看着姬茶茶就如伊人眉似远山,面若芙蓉,像一幅清丽的画。

    别的他没有听清楚她在说什么,倒是最后两个字听得很清楚,如今又姬姨娘给你一个台阶下,他就顺着杆子往下爬真是一举两得。

    他神色凝重、眉头紧皱的说道:“你这个狗奴才,今天看在世子和姬姨娘的面子上我先饶过你这一回,你的主子我可以免去她的禁足但是她的只能在一品轩内走动,不得出一品轩。”

    管事麽麽赶紧叩谢的主子从地上爬起来。

    一旁的侍卫拿了两把竹伞过来,那把竹伞遮挡在了容衔的头顶,另一把给了管事麽麽。

    管事麽麽把孩子放在了容衔的怀里,容衔都弄了一会娇儿,吩咐道:“把孩子抱走吧!”

    管事麽麽自然能懂主子的意思,也没再这儿逗留。

    如今身上的的湿衣服,她也像离开此地了。

    这场雨来的真及时,真是天助夫人。

    容衔摸了摸姬茶茶湿湿的脸蛋说道:“茶茶别送了,要是生病了我会心疼的。”

    姬茶茶点了点头,想到在外面站久了也不怎么好,要是生病了会影响到孩子。

    这时候只听见一个粗狂的声音喊道:“侯爷时间不早了我们出发。”

    姬茶茶一听见这声音自然知道是徐胥。

    容衔有些恋恋不舍,但是狠心的一转身连回头都没有。

    他以为他把凌元尔禁锢在一品轩就是对姬茶茶的一种保护。

    可是那个聪明的女人怎么可能乖乖受他的摆布。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