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章有些事情是万不得已

    容衔有些恋恋不舍,但是狠心的一转身连回头都没有。

    他以为他把凌元尔禁锢在一品轩就是对姬茶茶的一种保护。

    可是那个聪明的女人怎么可能乖乖受他的摆布。

    随着号角声的消失,容衔的队伍也已经离开了。

    管事麽麽有些兴奋的来到一品轩。

    只见凌元尔穿着黄色绣着凤凰的碧霞罗,逶迤拖地粉红烟纱裙,手挽屺罗翠软纱,风髻雾鬓斜插一朵牡丹花还真有点:黛眉开娇横远岫,绿鬓淳浓染春烟的味道。看起来雍容华贵,又不失礼仪。大户人家出来的姑娘就是不一样,一言一行时刻都有威严。

    此刻她正趴在梳妆台台写什么。

    “夫人”奴婢要告诉你一个好消息,管事麽麽说道。

    凌元尔见麽麽那兴奋的样子必定知道事情成了。

    管事麽麽说道:“夫人事情成了,”说完她就跪在下来神色有些紧张。

    凌元尔起身走在管事麽麽身旁把她扶了起来说道:“麽麽从你走进屋里的那一刻我就知道事情办成了,办成了是好事麽麽我有不会罚你,你这是做什么。”

    管事麽麽结结巴巴的身体有些发抖,毕竟伤害了这侯府的世子,她心里怎么会安心的下。

    管事麽麽六神无主眼神躲躲闪闪的说道:“夫人都是奴婢该死,奴婢利用了小世子博取了侯爷的同情。”

    “你这话怎么讲?”凌元尔问道。

    管事麽麽不知道怎么说出口。

    凌元尔见麽麽吞吞吐吐的,突然间刚才柔和的表情顿时变得凌厉起来。“莫非!!!”

    她转过抱起摇篮里的孩子,掀开衣服一看,只见孩子的大腿内侧一片淤青。

    她恶狠狠的大声的叱喝到“麽麽你怎么敢伤害的我的孩子。”

    管事麽麽大声的哭道:“都是奴婢该死,都是奴婢的错要罚要刮悉听尊便,但是老奴说句实话我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主子你呀!”

    凌元尔大约也猜测到了事情的经过。

    她抬起头眼神落寞的咩咩低语“这一切要怪就怪侯爷心太狠了,前一刻还对我爱的死去活来,后一刻就翻脸无情。”

    ““自古多情空余恨”。

    她转眼收起了自己的情绪,眼神有些恶毒,“麽麽你起来吧!你跟我我这么多年我知道这一切都是为了我。只是可怜了这孩子受了这样的苦。”

    她看向外面的天空,“天要变色了”神色微变,面色带着几分沉凝。

    她把梳妆台上写好的信交到了管事麽麽的手中说道:“把这封信交到凌府让我哥哥来一趟吧!”

    麽麽意有所指的问:“夫人你终究是要出手了?”

    管事麽麽以为凌元尔要对付的是姬茶茶,她怎么也想不到凌元尔不光对付的是姬茶茶,还有这府中最有权力的男人。

    “这些事情,终究是要做的!”这个时候机会是最好的。

    只要让她的家人稍稍弹劾一下容衔,可能这容衔的地位不管怎么样也要动摇一下。

    凌元尔伸手握住管事麽麽的的手,千叮咛万嘱咐的说道:“这封信你替我亲自交到母亲的手中!”

    管事麽麽郑重的点了点头。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