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1章波涛暗涌

    只要让她的家人稍稍弹劾一下容衔,可能这容衔的地位不管怎么样也要动摇一下。

    凌元尔伸手握住管事麽麽的的手,千叮咛万嘱咐的说道:“这封信你替我亲自交到母亲的手中!”

    管事麽麽郑重的点了点头。

    凌元尔坐在椅子上一只手轻轻的拍着怀里的孩子,可能是因为刚才哭久了这会儿还有一些抽咽声。

    她抬起头亲眼看着管事麽麽离开了自己的房间,嘴角轻微翘起,露出了一股轻蔑的笑声。

    这种事情不适合给麽麽说,在麽麽的心中一直都是男权社会,只能依靠男人,要是动了自己的男人那就是大逆不道。

    上古时代“天女旱魃”她曾帮助父亲黄帝战胜蚩尤,打败应龙,立有战功。堂堂一女子都能上战场。

    她自己为何不能?她不甘心一身都要靠男儿而活。

    她要让容衔也尝试一下撕心裂肺无助的感觉。

    有时候她有些羡慕容衔,天子近臣,这四个字,代表的是无上的恩宠。可是这圣上得恩宠也不是那么好拿的。

    既然容衔对自己已经无情无义了,她又何必在为他的侯府做出杰出的贡献。

    俗话说一个成功的男人背后,总有一个厉害的女人。

    当初他一界草莽出生无亲无故的来到了上京要不是碰见了我哥哥相助,如何能成为一方霸主。

    想当初四位异王,如今只剩下一位,就是这位当权着容衔,表面上锦上添花,实际上如履薄冰,只要一些得力的人稍稍挑拨一下,想必一切事情都能按照她的想法慢慢的尘埃落定。

    如今容衔恩宠有加是圣上的大红人,只要能让大王感觉到容衔会有造返的举动,就凭这一点这一点,谁都不敢保证,容衔还能恩宠多年。

    想到容衔以后沦落到被人追着打的场面,她当场笑了两声。

    管事麽麽不到半刻就回来了。

    凌元尔问道:“麽麽信送到了吗?”

    管事麽麽“嗯了一声。”夫人说是。“等将军回来了,会把信亲自交到他的手中。”

    凌元尔点了点头。

    她把孩子交到了管事麽麽的手中说道:“我有些累了,你把孩子抱下去。另外凌元阁那边的一举一动都要盯紧了。时时刻刻都要像我汇报。”

    还有你让织染从明天开始过来伺候我。

    管事麽麽点了点头,心里暗想到,难不成夫人是要从织染哪里动手然后来个一举两得。

    管事麽麽笑了一哈,“夫人就是夫人。”

    容衔刚离开的这几天府里看似风平浪静,实际上是波涛汹涌。

    姬茶茶说道:“碧莲准备准备我们出去走走。”

    姬茶茶只要一想到要离开心里兴奋到不行,打算临走之前在京城小零食,想到以后吃不到那些零嘴儿了,心里有些惋惜。

    南方和北方的生活有很大不同,食物上面也有很大的差别。

    为了方便出去她穿着一身飘廖裙纱裹紧绸缎,显出玲珑剔透的诱人身姿。抹胸蓝蝶外衣遮挡白皙肌肤。周旁蓝色条纹,细看却现暗暗蓝光。晶莹剔透的倒坠耳环垂下,摇曳。散落肩旁的青丝用血红桔梗花的簪子挽起。斜插入流云似的乌发。薄施粉黛,秀眉如柳弯。额间轻点朱红,却似娇媚动人。

    容衔不在她心情貌似比以前好很多,如今侯府的夫人被禁锢在一品轩每天不用像她去请安心里舒服多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