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4章路不同不相为谋

    容衔一听暴跳如雷,声音无比颤抖,“混账东西你这说的是什么话?想人头落地?”

    容衔的表情冰冷无比,看样子子是气的不清,两条眉毛都皱一块去了。

    徐胥赶紧跪在地上,只听见跪的那一声无比的响亮。

    他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说话的时候丝毫没有心虚,不见一丝一毫的害怕,语气沉稳的说道:“请侯爷赎罪。”

    容衔定了定神把徐胥扶了起来,这会儿还心惊肉跳,他迟疑了片刻说道:“这种话以后我不想听到第二遍。”

    徐胥回道:“是。”

    他问道:“侯爷可有万全之策?”

    容衔刚才那一刻的心惊肉跳转眼间眼里就冒出了肃杀之气。

    他语气冰冷的说道:“唯一的办法就是杀。”

    徐胥一听悲愤填膺,他脸色聚变,有些苍白。

    他颤抖的说道:“请侯爷收回成命,不要乱杀无辜。”

    容衔说道:“你先下去,让我再想想。”

    “请侯爷三思,这不是万全之策呀。”

    徐胥有些脚步不稳的离开此地。

    他心里有些难过,他不明白,他和容衔一起出生入死,能理解百姓的疾苦。为何还要杀掉手无寸铁的百姓。

    他想起了自己大夏刚建立的时候,胡人入华的时候,杀掉了成千上万手无寸铁的汉人,河流都染成了红色,胡人对没有逃亡的中原汉人进行了残暴的统治,野蛮的残杀掠夺,使得华夏人数目剧减,农田荒废,宗庙被毁,难不成他也要眼睁睁的再次看见容衔也要这样做自己杀自己的同胞?

    他悶心自问,他做不到这样看着手无寸铁的汉人再次被汉人杀掉。

    他刚走出帐篷天空中都弥漫着腐臭的气息,这是的饥荒无比的严重。唯一的办法就是先要解决粮食,可是如今的大夏河山已经满目疮疤。

    他抬头看了看灰暗的天空,突然间感觉自己好像有些迷茫了。

    坐在马车上得容雪儿昏昏欲睡,可是总感觉自己不舒服翻来覆去的。

    姬茶茶拿了自己的手贴在自己容雪儿的肚子上,皱着细细的眉头,问道:“是不是肚子不舒服?”

    容雪儿点了点头。

    她拿起手给她慢慢的揉着肚子,说她:“让你贪吃,以后有的是机会给你买,让你别吃你非要吃,这下可好了,这么撑着肚子,难受的又是你自己!”

    碧莲在一旁说道:“姨娘让我来吧!你这样下去一会手都酸的拿不起来了,这是我们奴才该做的事情,主子你。”

    姬茶茶说道:“碧莲有没有外人,哪里来的那么多讲究,我好不容易有机会亲进下雪儿。”

    “你就别再唠叨了。”

    碧莲赶紧闭上了嘴巴。

    小丫头感觉自己没有那么不舒服了,这会儿小嘴里的打了个呵欠,她眯着眼睛,一只手抓着姬茶茶的一只袖子,竟是不知不觉睡着了过去。

    碧莲轻手轻脚的爬到了严阿三的身边,悄悄的说道:“严侍卫,一会儿在前面听一下,小郡主吃撑了需要买点消食的药。”

    严阿三见碧莲挨自己那么近,一股热气喷洒在耳旁,短时脸红极了,点了点头。

    碧莲只是觉得这严啊三怎么回事怎么脸红脖子粗的,平时自己没有得罪他呀。

    碧莲很郁闷的爬进了马车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