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章一朝得势

    严阿三见碧莲挨自己那么近,一股热气喷洒在耳旁,短时脸红极了,点了点头。

    碧莲只是觉得这严啊三怎么回事怎么脸红脖子粗的,平时自己没有得罪他呀。

    碧莲很郁闷的爬进了马车里。

    边境湛江坐在帐篷里的容衔有些左立难安,手里拿着酒杯一个人独饮,有可能即使醉了也化解不了他心底里那份烦躁。

    如今有什么办法能解决眼前的难题,那种饿的挠心挠肺的日子他也经历过,看见死去的灾民他心里着实也为拿生命叹息。

    可是如今唯一的两个计策就是解决粮食问题和把那些人给杀了。

    可是如今去哪里找粮食,国库空虚,如果在不发粮食,那些灾民可能就会造反了。

    如今现在只能依靠施粥解决眼前的问题,但是这只是一时的,粮食根本就管不到半年。眼下他把徐胥叫了进来,商量怎样修河道,去田里的淤泥。

    徐胥说的也有些道理,杀人不是能够解决的问题。可是让他造反他也做不到。正在他迟疑的时间内,上京正大发生着改变他一生的事情。

    到了晚上姬茶茶让严啊三把新鲜的莲子拿到厨房。

    这边姬茶茶刚吩咐完,那边一品轩的主子手上拿了一颗雪白的莲子,嘴里说道:“麽麽你看姬姨娘采的莲子可真好看,我们可不能浪费了人家的一番心意才是。”

    管事麽麽奉承道:“那是。”

    说完,凌元尔嘴角露出一丝丝冷笑。

    夜幕降临黑,渐渐布满天空,无数的星挣破夜幕探出来,夜的潮气在空气中漫漫地浸润,扩散出一种感伤的氛围。她仰望天空,外面格外寂静只听见零零许许的曲曲声。

    她心里的恨吞噬着她。难道他真的想把她禁锢在一品轩一辈子,不能出一步,你不让我出去,我非要出去给你看看。

    在这寂静的夜晚只听见一阵脚步声传来。

    凌元尔抬头一看嘴角露出了最真实的笑意。

    她走上前去,一把抱住了眼前的男人,靠在她怀里轻轻的喊道:“哥哥,眼角露出了最真实的眼泪。”

    最近太压抑了,碰到自己哥哥的这一刻,她一下感觉自己有所依靠了。

    凌元尔抬起头,看着眼前的这个高大的男人,哥哥什么都没有变就是晒黑了。

    她眼泪蓄满了眼眶,一颗颗晶莹的泪水顺着脸颊滚落在凌少锋的手背上。

    她泣不成声的说道:“哥哥,我好想你,你知道我是怎么过的吗?”

    凌少锋悲痛的表情呈现在脸上,眼眶发红,一项被人高高的捧在手心的小公主如今落到这种田地,哪有当家主母的威风。

    以前那个阳光明媚高贵的女子,现在变得弱不禁风,脸颊苍白无比哪里还有一丝血色,泪光点点,"jiao chuan"微微。娴静似娇花照水,行动如弱柳扶风。

    他怨气冲天的说道:“好了妹妹,你别哭了,都是我瞎了狗眼让你嫁给连畜生都不如的东西,如今一朝得势就这样对你,这口气我怎么都咽不下去。”

    凌元尔听到他哥哥这么说,嘴角露出了阴狠的笑容。众你有千般只手,我不信你在边境湛江也能一手遮天。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