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8章挑拨离间

    说完她示意管事麽麽把织染抬头,临走时还让人找个大夫别人织染死掉了。%

    一屋子的血涅气息,她感觉自己有点反胃,有点心痛,但多余的事冷漠连她自己都不曾想过会要一个无辜的孩子的命,以前那个高贵还有同情心的凌元尔,都被容衔一手毁了,要怪就怪他们吧!

    织染什么都没听到,只听了个姬姨娘的莲子粥。

    她心里想到,她可怜的孩子呀!这侯府没有一个好东西。

    短短一个月,边境湛江有死了很多人。容衔连忙的给家里写信的时间都没有。

    也不知道家里的夫人和姬姨娘过得好不好。

    现在姬姨娘肚子里的孩子应该显怀了吧!

    御书房内,夏赢兆看完一封封容衔递上来的奏折,一旁的凌少锋看见大夏的大王眉头紧皱,不知道有什么事情。

    他走上前去像夏赢兆请了安。

    夏赢兆心烦意乱的说道:“将军刚好你也在,快过来帮孤看看。这可是你妹夫的奏折,你也看看。”

    凌少锋赶紧跪下道:“臣怎么敢看奏折。”

    夏赢兆说道:“这有何不敢的,你那妹夫可是经常帮我看。”夏赢兆的眼神直溜溜的看着凌少锋,想看看他究竟是什么心思。

    “臣不敢,”凌少锋跪在地上说道。

    妹夫的行为真是大逆不道,连圣上的奏折他都想看。夏赢兆说道:“你们可是亲家,你这样说不怕他整你?”

    凌少锋赶紧跪下来,说道:“臣对大夏忠心耿耿,臣也希望妹夫能对大夏忠心耿耿。”

    夏赢兆说道:“我不过是开开玩笑罢了,看你。”

    夏赢兆收起刚才的笑容,说道:“我知道你跟侯爷不一样,当初可是你把侯爷引进给我的,不过他倒是个可用之才,这几年有他在不管是南还是北都臣服于我大夏。”

    这里的奏折说是边境湛江泛滥成灾,粮食问题得不到根本解决,让我想办法。

    夏赢兆说道:“孤有什么办法,如今国库空虚,只能去南下多增税,增粮是唯一解决的办法。”

    凌少锋说道:“大王此事万万不行,南方的税收本来就很重,那边雨水较多,如果增加一倍,可能会造成民愤。这样对朝廷不利呀。”

    夏赢兆说道:“既然只是一个湛江的灾民,侯爷明知道现在国库空虚,唯一的办法就是杀掉灾民,这样就就解决问题的根本所在,如果他硬是要逼大王去南下征税不知道侯爷安得是什么心。”

    “他明知道南方如今生活被环境所逼蝗灾,雨水较多,粮食产量少,人们过的也不是很如意他还要这样做,这不是逼皇帝陷入危难之中吗?要是南方那边反了,大夏江山不保呀!”

    夏赢兆沉思了片刻,顿时觉悟,“爱情言之有理。”

    圣旨传下去,就照你刚才说的话这样做吧!在上京让每家每户都上缴一旦粮食,能救的就救,不能救得就杀。

    凌少锋说道:“是。”

    夏赢兆坐在预案前,看着大殿的一草一木,沉思所想难道容衔所做的一切,都是阳奉阴违?

    如今南方那边的势力不可小觑,上次容衔去刺杀都没杀掉,恐怕那边的那位侯爷都有所怀疑了,如今这次再去增加税收恐怕那边的那个人势比会曾这这次机会招兵买马,乘机造反。

    “容衔啊容衔不知道你是按得什么心。孤希望你还是一心一意为大夏,没有造反之心。”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