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章奴婢也是人

    夏赢兆坐在预案前,看着大殿的一草一木,沉思所想难道容衔所做的一切,都是阳奉阴违?

    如今南方那边的势力不可小觑,上次容衔去刺杀都没杀掉,恐怕那边的那位侯爷都有所怀疑了,如今这次再去增加税收恐怕那边的那个人势比会曾这这次机会招兵买马,乘机造反。

    “容衔啊容衔不知道你是按得什么心。孤希望你还是一心一意为大夏,没有造反之心。”

    几天之后,容衔真是没有想到夏赢兆会真的派人送粮食过来,虽然粮食不多但是最起码能唯一一个多月之后。到时候在想别的办法。

    一转眼当天气慢慢变凉、大地渐渐不在那么热,放眼望去,一大片金黄的树叶,秋风一吹,树叶随风摇摆,如同大海的波浪,一波接着一波。,水果也都成熟了,黄澄澄的香梨,红彤彤的苹果,橙色的橘子……个个坠落在枝头,把树枝都压弯了。道路旁金黄的树叶,铺成了一条“黄金大道”,树叶依依不舍地离开了树枝,像蝴蝶一样在空中轻盈地飞舞。枝头孤零零的,宛如一位年迈的老爷爷掉光了头发……。

    抬起头颅偶尔还能看见一群大雁好像不怕累似的,一年四季天天飞翔在那高高的蓝蓝的天空中。它们飞过茂密的树林,飞过清澈的小溪,飞过高高的山峰,飞过辽阔的草原……飞向南方。

    希望大雁能把我的思念带给远方的娘亲,也不知道她过的好不好,写了好几封信她都没回,不过这些不要紧想到再过不久就可以回到南方的乡下了,她心里好高兴。她也是着手准备了。

    她一定要在容衔回来之前离开,她想念南方的天空,河流,山村,更想念的自己的娘亲。

    八月桂花开,九月菊花开,姬茶茶正坐在炕上给肚子里的孩子做衣服,碧莲说道:“姨娘歇会儿,一会我来帮你。”

    姬茶茶笑了笑说道:“这是我的孩子,我要自己亲手做给她。以后出生会把自己喊娘,而不是姨娘。想到此处她都高兴。”

    过了几天织染差不多能下床了,她好恨可是有什么办法,每每想到那个心狠的夫人,她都会颤抖,她实在不想和那个心肠歹毒的女人多呆一刻,可是自己是奴婢任何时候都得听她的调遣,自己的卖身契约还在她手中,就算没失去了孩子,侯爷不可能会多看她一眼,她只想离开这儿,可是有什么办法了?这一切都不能自己做主。

    二织染流产的事情全都被凌元尔压了下来。

    房里的姬茶茶放下了手中的衣服,对碧莲说道:“碧莲我有一个事情要告诉你,我要离开侯府,离开没有容衔的地方。”

    碧莲一听吓得跪在地上颤抖,她说道:“请姨娘三思呀,那次碧荷的教训还不都够吗?姨娘难道自顾自己的安危,不顾别人的安危。你要险奴婢于危险之中吗?”

    “姨娘,如果被侯爷发现你在此逃跑,奴婢知道侯爷不把你怎么样,可是奴婢了,他会把奴婢像碧荷那样处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