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章恶毒的女人

    房里的姬茶茶放下了手中的衣服,对碧莲说道:“碧莲我有一个事情要告诉你,我要离开侯府,离开没有容衔的地方。”

    碧莲一听吓得跪在地上颤抖,她说道:“请姨娘三思呀,那次碧荷的教训还不都够吗?姨娘难道自顾自己的安危,不顾别人的安危。你要险奴婢于危险之中吗?”

    “姨娘,如果被侯爷发现你在此逃跑,奴婢知道侯爷不把你怎么样,可是奴婢了,他会把奴婢像碧荷那样处死。”

    说着碧莲都哭的像个泪人一样。

    姬茶茶说道:“好了碧莲你起来,就算我离开也不会让你陷入危险之中的。我不会让你跟我一起离开。”

    姬茶茶以前碧莲也会像碧荷一样对她忠心耿耿可是怎么也没有想到碧莲却是个贪生怕死之人。

    8月中旬孩子都快四个月了,她一定要在孩子月份小的时候离开,大一点身子笨拙就不好办了,现在这样的地她身体越发慵懒,除了做些小孩子的衣服外,便是不怎么动了,她向集中精力等到走那天打起精神。

    这个孩子乖得不得了,从怀孕到现在她一直都不怎么孕吐,只是偶尔有一两次,一猜以后肯定是个乖孩子,最起码比雪儿要乖一些。那孩子如果没有比人管束她就像个猴子一样跳过来跳过去,想必那的性子随了侯爷小时候。

    容衔现在的这冰冷的性子,也是后来吃了很多苦造成的性格大变多疑。势力。

    碧莲自从知道姬姨娘要离开之后每天都是惶恐,有时候连走路都精神恍惚。严啊三看到不对劲,问了问,她只是摇摇头。

    严啊三觉得碧莲莫名其妙的但是那里不对劲有说不出来。

    姬茶茶现在最大的爱好每天早晨起来走到院子里看院子里金灿灿的挂花,她有一个爱好就是再美的花儿她都不用手摘,而而是用手摇,那朵朵花儿就象雨儿一样飘下来,洋洋洒洒,好美的一副画啊。想象着都美,尤其是那黄黄的小花象雨般纷纷飘落下来的情景,如果身上,头上,都洒落了桂花,那香气就扑鼻而来了。

    织染现在好得差不多了,凌元尔再次把她从下人住的地方叫到了一品轩,大厅只见织染微微颤颤的跪在那里头也不敢抬,她看到这个恶毒的女人她都害怕。

    一旁的丫鬟修理着她红红的指甲,她看着地上的织染,觉得有些可笑,要是当初自己吧孩子解决了那里来的那么多的事情?

    现在是白受罪。“活该。”

    凌元尔看了一眼地上的织染说道:“我知道你现在唯一想做的就是离开,”一听见这句话,织染抬起头不自觉的睁大了眼睛看着坐在上面的凌元尔。

    凌元尔微微一笑,“你心里的想法我自然知道。”

    她说道:“你想离开,不是不可以,但是要为我做一件事情。”

    织染一下子惊讶的嘴巴张的老大,她颤抖的问道:“不知道富人要让我做什么事情。”

    凌元尔凑在织染的耳边说了几句悄悄话,顿时她的面色一刹时地变了灰色了。

    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好似晴天霹雳当头一击,全身麻木。

    凌元尔看着织染的样子,不自觉的阴笑了一下。

    她知道织染一定会答应大的条件,那种面临死亡的感觉她应该不想再一次经历。

    织染没有别的选折,为了活下去她只好答应。

    凌元尔说道:“你怎么去到她身边我都会为你安排好的。”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