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5章妒火

    ♂!

    织染说道:“我会最给姨娘看的。”

    织染原本打算把碧莲最近时常在西苑门口张望的事情想告诉姬茶茶,但是想了想说了她也不会相信反而会说自己挑拨离间。

    姬茶茶说道:“好了,我知道你说的这些我会留意的,你起来先下去吧!”

    容衔前段时间忙的焦头难额的,哪有时间写信,如今手上空了,就赶紧往上京的侯府写了信,容衔的的信回了京城,门房得了信连忙给西苑传了话,管事麽麽一听有夫人的信,跑得飞快,路上的小丫头见着她忙避到一边去,垂着头给她行礼,她也半分看不见,风风火火的走进院子里。

    “夫人,侯爷来信了!”凌元尔坐在窗户边看书边欣赏窗外的风景。

    她抬起头,训斥道:“麽麽,就算侯爷来信也不必要高兴成这个样子吧!你成熟稳重的作风去哪里的。”管事麽麽抬起头一看夫人眉目间隐然有一股书卷的清气。轻罗小扇白兰花,纤腰玉带舞天纱。疑是仙女下凡来,回眸一笑胜星华。有倾城之貌,可爱动人,喜热闹,显得清雅绝俗,姿容秀丽无比。其形也,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荣曜秋菊,华茂春松。似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飘兮若流风之回雪。远而望之,皎若太阳升朝霞;迫而察之,灼若芙蕖出渌波。襛纤得衷,修短合度,肩若削成,腰如约素。绿色的长裙,袖口上绣着淡蓝色的牡丹,银丝线勾出了几片祥云,下摆密麻麻一排蓝色的海水云图,胸前是宽片淡黄色锦缎裹胸,身子轻轻转动长裙散开,举手投足如风拂扬柳般婀娜多姿。

    她也丝毫不在意夫人的训斥,反而笑呵呵的说道:“我这不是卫夫人高兴吗?这说明呀侯爷还是惦记夫人你的。”

    “凌元尔一听,心里有些美滋滋的,在这一刻想到如果以后容衔真心实意的待我不管他落魄也好,还是发达也好,她也跟定他了。”

    正沉浸在美梦中的她,突然听到这么一句“侯爷还单独给了南苑那个那个贱人一封。”

    此刻的凌元尔一瞬间的激情就被一盆凉水破了个凉心投。

    这时的她心里好像有种说不出的滋味,好像全世界的蛇胆都在自己肚子中翻腾,她受不了,想把这种苦吐掉,但是这东西刚倒嘴边,又硬生生地咽了回去,空留她一口苦涩。

    她神情有些悲伤的,面无表情的不知道在想什么,那个男人真是对姬姨娘上心,时时刻刻的都在想着她。

    这是故意损我的面子,想让整个侯府看我的笑话?

    一个上不了台面的姨娘也值得他精心用心,深怕不在的他的日子我会弄死她一样。

    信里的每一句都是让我好好照顾姬茶茶,她心里的火烧的那么旺,她一个用劲手里的信,瞬间被她死了粉碎,只见一片片的碎片如雪花一样洒落了一地。

    管事麽麽前一刻高高兴兴,这一刻,却心精如焚。

    凌元尔说道:“麽麽这不管你的事。”

    管事麽麽一脸着急的问道:“夫人,侯爷好不容易来信了,你怎么……。”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