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章碧莲倒戈

    ♂!

    凌元尔两眼无神,只看着着地上的那一片片碎渣。

    管事麽麽随着她的视线瞟了一眼,顿时明白了。

    她心里也替夫人不值。

    她安慰道:“夫人,不要怄气气坏了身子可是便宜了南苑的那个贱女人。”

    凌元尔说道:“麽麽,你先下去吧!让我安静一下。”

    管事麽麽离开之后,凌元尔气的一瞬间把桌子的东西推翻在了地上,只听见乒乒乓乓的做响声,丫鬟们听见了这声音只能低着头大气都不敢出一声。只能装着听不见。

    这是她这么久以来第一次发这么大的火,等一些发泄完了之后,她蹲在地上双手紧紧的抱着自己,哭泣的就像个孩子。

    就算她在厉害在优秀,她也需要心爱男人的怀抱。

    可是那个怀抱不在属于她。

    信送到了南苑,姬茶茶放下手上的活计,她接了信过来打开看,读完之后面上带了几分诧异,略有所思。

    织染这倒是眼快脚快上来将冷下来的茶水换成热茶,

    碧莲问道:“姨娘,侯爷可说了什么?”

    姬茶茶将信折了看了看,表情无喜无忧,淡淡的道:“也没说什么。”

    姬茶茶对容衔现在也只有应付,不管是真心也好,还是假意也好,她都不关心了。

    只有织染看出了姬茶茶的思绪。

    这个丫头自从经历的很多事情之后,她比别人看事情看的透彻几分。

    碧莲以为是姨娘不想告诉自己是因为自己不想跟她离开而生分了,脸上有几分傲气。

    织染看了碧莲一眼,轻蔑的笑了一声,心里暗想道“真是不知好歹。”

    凌元尔这一急不知道怎么的还生起病来了,太医说是心病,得靠她自己慢慢调解。但是管事麽麽实在不放心,各种补药,都在往院子搬,深怕这一打击会亏虚了身子。

    ,如今药吃着养着,西苑整个院子半分喜气见不到,进去就闻到一大股药味。

    “管事麽麽!”守在门口的丫头唤了声。

    管事麽麽心里叹息一声,满脸愁色,进了屋去。

    屋里边药味更重,只在外边屋子里开了窗,屋里伺候的丫头面上都带着愁绪,难见开颜。

    管事麽麽坐在床边说道:“夫人,你要好起来,奴婢担心死了。”

    凌元尔摇了摇头,微微的咳嗽几声,管事麽麽赶紧站起来,把凌元尔扶起来拍拍她的背。

    伤心的哭泣了起来,凌元尔说道:“麽麽无需担心,我会好起来的,这件事情先别告诉我哥哥,免得家里人都担心。”

    管事麽麽点了点头,喜笑颜开说道:“夫人能这样想,老奴在高兴不过,南苑那个女人还活的高高兴兴的凭什么夫人就要受这病痛。”

    凌元尔毫无血色的脸微微笑了一下:“是呀!”

    她都没倒,凭什么我就倒了。

    “对,对……,管事麽麽连忙附和道。”

    管事麽麽刚出大门口就看了在四处张望的碧莲。

    她走上去毫不客气的就给了碧莲一巴掌。

    管事麽麽张牙舞爪的神情冷漠高傲的说道:“你这贱婢,在这里东张西望的看什么,是不是见我们夫人病倒了你来看笑话?”

    碧莲疼的当场捂住了脸,有些委屈的摇摇头说道:“不是,不是……。”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