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0章下毒手

    ♂!

    她穿着一身丧服,头上更加没有任何装饰,整个人显得清新脱俗。天空的雨淅淅沥沥的下着,织染走在她身侧右手的竹伞打姬茶茶在头顶上。

    走在一座小坟包前,冷眼看着,从头到尾都没有流过一滴眼泪,仿佛她只是一个漠不关已的人,可是眼底深沉地悲恸却出卖了她内心的痛苦,她的眼泪泪从眼里流到心里,每一滴都如割肉一般地疼:雪儿你的仇,我一定会为你加倍讨回来!

    姬茶茶在心里发下誓言!

    九月一到,就有了秋意,秋意在一个多雾的黎明溜来,到了炎热的下午便不见踪影。它踮起脚尖掠过树顶,染红几片叶子,然后乘着一簇飞掠过山谷离开。

    姬茶茶也很乐意的配合鞠大夫的调理,各种补药,安胎药竟下了她的肚子。脸色的气色也好了很多。

    一转眼在侯府也也待了两年了,跟容衔在一起也有五年了。从十四岁到十八岁,她原本以为这个男人会给自己一辈子的辛福,哪里能想得到全部都是绝望。

    碧绿的死,容雪儿的死,多多少少都跟这个男人有关,如果他有足够的能力保护她,她也不会让自己的手上染满鲜血。也不会让碧绿和容雪儿白白的就死掉了。

    这个男人的心恨,她也见过。

    姬茶茶跪在坟墓前,想出了神,不觉已跪了许久,织染看向一旁的神情悲伤的姬茶茶说道:“姨娘,如今你还怀着身子,奴婢送你回去吧!”

    姬茶茶闭了一下眼睛,点了点头,织染把她扶了起来。一起回到了南苑。

    九月中旬,姬茶茶已经做好了全部准备。

    这天她让严啊三曾着管事麽麽出西苑的时候,把她抓起来。凌元尔少了一个助手,自己想办的事情就容易多了。

    夜已深,两个穿的很素的女子出了南苑,一身下人的装扮。借着天上的月光可以看清楚两人的样子。织染并没有跟着姬茶茶一起进去,只是在门口的四周看着

    走到一座富丽堂皇的院子前,只见门口有侍卫把守。

    门口的侍卫毫不客气的问道:“来者何人,这么晚了还来这里做什么?”

    姬茶茶低了低头用一种很粗的嗓音说道:“这是管事麽麽手谕,我新请来的奶娘。”

    侍卫抬起头在姬茶茶身上巡视了一番,一个大肚子的女人,还能起什么幺蛾子,毫不客气的说道:“进去吧!”

    姬茶茶走进房里环视了一下四周,露出了轻蔑的笑容,“容衔真是爱子心切,这里足够繁华,大夏的皇宫跟这里有的一比了。”

    她走在摇篮前,摸了摸摇篮里的孩子,过了一会儿这孩子就醒了过了,睁着亮晶晶的眼睛看着姬茶茶,嘴角露出了笑容。

    她摸了摸他的小脸蛋,咩咩道:“小时候雪儿也长你这个样子,可惜现在她已经不在了。”

    她看着摇篮里的孩子有一瞬间的迟疑。

    可是这个孩子就让她想起了凌元尔,自己的孩子好好的,还要毒死别人的孩子,一瞬间她的恨意来袭。

    我不会要你命的,只是让你看起来跟别人与众不同罢了,我还是做不到要你的命,想想要是让世人都知道侯府未来的石子是个傻子,不知道有多少会看笑话。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