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1章姬茶茶反击

    ♂!

    可是这个孩子就让她想起了凌元尔,自己的孩子好好的,还要毒死别人的孩子,一瞬间她的恨意来袭。

    我不会要你命的,只是让你看起来跟别人与众不同罢了,我还是做不到要你的命,想想要是让世人都知道侯府未来的石子是个傻子,不知道有多少会看笑话。

    她掏出怀里的粉末,只需要轻轻的蘸一点,这个孩子的未来就完了。

    她看着手指上白白的粉末,毫不犹豫的喂到了孩子的嘴里,见小孩子吸允的晶晶有味她无声的笑了。

    容衔凌元尔这是我临走之前送给你们的见面礼,这是你们欠我的。

    一转头只见这个孩子神情呆滞,嘴角的口水不停的往下流。

    织染已经在外面张望了很久,见到姬姨娘出来,见她那那一刻,她喜极而涕,知道姬姨娘平安出来也知道她把事情办成功了。

    织染什么都没问,默默的跟在姬茶茶的背后,回到了南苑,在院门口门口等她,她知道姬姨娘还要办一件重要的事情。

    只见一她穿身蓝色的翠烟衫,散花水雾绿草百褶裙,身披淡蓝色的翠水薄烟纱,肩若削成腰若约素,肌若凝脂气若幽兰。折纤腰以微步,呈皓腕于轻纱。眸含春水清波流盼,头上倭堕髻斜插一根镂空金簪,缀着点点紫玉,流苏洒在青丝上。香娇玉嫩秀靥艳比花娇,指如削葱根口如含朱丹,一颦一笑动人心魂。寐含春水脸如凝脂,白色茉莉烟罗软纱,逶迤白色拖地烟笼梅花百水裙,身系软烟罗,走在月光中别有一番味道。

    侯府暗牢,一个一身明皱褶破烂的衣服,狼狈不堪;头发明明披散身后,有些凌乱纷飞;脸上不在白净而是灰头土脸的。

    她的脸色苍白憔悴,脸上透出冷漠和不懈,眼神没有往日的神采奕奕,掩不住她的疲惫。

    西苑的凌元尔在房里走来走去,管事麽麽还不见回来,让她去办个事情怎么去了这么久,她心急如焚,也没有办法,派出的丫鬟回来都说没有找到管事麽麽,如今她被禁锢在西苑,出不了门,院内的侍卫也不会廷从她的。

    姬茶茶缓缓的端下身,食指和拇指捏住管事麽麽的下巴!眼神冰冷讥笑的说道:“就算你再看不起我,如今落在了我手里还不是照样是我的阶下囚,那句话怎么说的,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你是怎么也没想到我一个下贱的姨娘也会把你踩在脚下吧!”

    管事麽麽“呸,就是连跟我们姨娘提鞋你都不配。”

    姬茶茶轻蔑的笑道:“我是不配,但是你配啊,所以你只配给你的主子提鞋。”

    如今你落在我手里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管事麽麽笑道:“我死了不要紧,但是我总算为夫人做了一件有意义的事情,就算我死了你的孩子也不回再回来了吧!”说完哈哈的大笑了两声。

    姬茶茶放开了手,狠狠地在管事麽麽脸上扇了两巴掌,脸上都红了,嘴角也流血了,可见力气有多大。恶狠狠的说道:“你个毒妇连小孩子都不放,你个心肠和你的主子一样黑,都不配活在这个世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