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6章有爹当没爹

    凌大人一听姓姬表情有些不自然,把嘴张得像箱子口那么大,一下子就愣住了,接着他咽了两三口唾沫,好像是嗓子里发干似的。 章节更新最快

    他愣愣的问道:“姑娘的爹是姬姓?”

    姬茶茶有些不耐烦的说道:“我没有爹,我跟到我娘姓的,我娘姓姬。”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凌大人当头一棒,时间没有这么臭巧的事情,他自言自语道:“不可能,不可能。”

    凌大人也看见到这位姑娘面色不好了,才发觉自己唐突了,连忙说声:“抱歉。”

    姬茶茶说道:“没事,凌大人现在我可以和我的丫鬟车夫离开了吗?”

    姬茶茶刚准备在织染的搀扶下上马车的时候怀里的玉佩掉落在了地上当场摔成了两半节。

    姬茶茶连忙下去捡,还没有等她摸到手的时候,玉佩已经落在了眼前这个讨厌的人手里。

    她准备伸手过去抢语气有些不善的说道:“京城的人难道都喜欢独占别人的东西。”

    凌大人没有听到姬茶茶在说什么,手舞足蹈的看着自己手里的玉佩,只见他的脸憋得通红,双眉拧成疙瘩,就连胳膊上的青筋都看得清清楚楚。

    这个玉佩是自己多年前送给自己最喜欢的女人的,怎么会在这个小丫头的手里。

    她神情激动的捏住了姬茶茶的手腕,问道:“这块玉佩是谁给你的?”

    姬茶茶的手腕被凌大人捏的有些疼痛,脸上红的都快低出血了。

    严啊三看不过去了,一把捏住了凌大人的胳膊语气冰冷的说道:“大人连小女子都不放吗?”

    凌大人也不管严啊三捏的自己有多痛,目前他最想知道的是玉佩的答案。

    姬茶茶冷若冰霜的说说道:“这玉佩是我娘给我的,莫非凌大人要说这玉佩是自己家的不成?说完脸上带了一些嘲讽,有什么的父亲就有什么样的女儿真是一点都不为过。”

    凌大人手一松,姬茶茶一下就把手抽了出来。

    姬茶茶走了好一会儿,凌大人心跳得厉害,嘴唇有时抖颇起来,眉毛有时也在颇动他怔了一下,短促而痉挛地呼了一口气,像生根一般找不到天南地北。

    那个玉佩虽然摔成了两半截可是上面的图案不会错的,一颗青竹直直的立在那儿,那是的做工是自己亲手雕刻上去的,还在背面刻了一个凌子,此玉佩只有两块。

    此时他脸上出现了一种好奇的踊跃的神采,脉管里的血在激烈地奔流,一阵甜美而温馨的快乐涌入他的身上,在他的肢体上流动,透过他的全身。

    那种喜悦前所未有,在茫茫人海中找到了另一个失散的女儿,以后也会知道自己喜欢得人的下落。

    忧伤的是他曾经派人刺杀过自己的女儿,怕她知道了不会原谅自己,不过现在她大概还不知道吧!以后一定要好好补偿她。

    他在心里暗下决心。

    回到家之后他晚饭也没有去吃,独自一个人把自己锁在房间。他心情清楚这件事情不能让府里的人知道。他安排了自己最衷心的心腹,一路跟踪姬茶茶,在暗处保护她。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