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2章委曲求全

    ♂!

    从碧荷去世了那天这个单纯的丫头都没有想过害一个人,宁愿自己傻傻的受苦,很多事情埋在心理也不愿意向侯爷透露半分。

    如今侯爷表面上看起来大势已去,也只有他知道侯爷的势力有多大。

    以他的势力想必找到姬姨娘也不是什么难事,可能因为大王不信任侯爷一事而大受打击。

    以侯爷的性子,在这个时候想必是以为姬姨娘再一次的在这个节骨眼上背叛了他吧!

    初秋的风使人感到凉爽、舒适,那时候穿夏装,更觉得痛快。而深秋的风,尤其是早晚的风,有时就使人不寒而栗了。秋天多细雨,一阵阵,密密麻麻的,下一场雨天气的温度就下降一点,大自然就在一阵阵风雨之中变换季节,弄得人们心神不定。快是要入冬了,一早一晚已经很凉,穿着单薄的衣服就觉得很冷。

    上京侯府,凌元尔看着容衔消瘦的脸颊,整个人都瘦了一大圈,整个人颓废的不成样子,看着这样子的容衔,她依旧每天都来到南苑,即使那个女人不在了,他没有踏进西苑一步,这都不要紧,这样的容衔只会让自己心疼,她没有哭,只有眼泪水在掉,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以为报复了容衔她心理就好受了,可是现在想想,就觉得心里像是有什么在搅动一样,难受极了。此时此刻她有些厌恶,孩子都快一岁了,新请来的奶妈每天都在教孩子喊爹,或许只有小孩子柔柔的声音才能打动如今这个铁石心肠的男人,可是那个孩子依旧每天两眼呆滞,还留口水只会“啊啊啊啊的叫唤。”难道这个孩子真的毁了?

    她有些不甘心,如今自己低三下四的求他,他也不见理会。

    凌元尔来到内阁,如今这样的天气已经很凉了,容衔害穿着单薄的衣服,透过窗户照射进来的阳光,死死的盯着某一处,不知道在想什么,凌元尔拿了一件披风轻轻的盖在容衔的身上。

    也不管他有没有在听只是说道:“我让丫鬟熬好了银耳汤,你喝一点吧!”明天徐胥就要问斩了。

    原来容衔两眼无神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他的两眼一闪而过的动了一下。

    就在凌元尔准备转身的离开的那一刻,容衔冰冷的说道:“等一等。”

    凌元尔以为自己产生了幻觉,这一个多月以来,容衔对自己深恶痛绝,都没有跟自己说过一句话。

    他慢慢的坐了起来,凌元尔转过了身,看她泪流满面,极其狼狈的模样,他心理的不甘愤恨如今他不想让这么多年的好兄弟白白的送命他只能收起心理的厌恶,面带微笑的说道:“多谢这一个月以来娘子的照顾。”

    凌元尔红着眼睛看他,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一种纯然的快乐情绪就像酒精在血管里一样;开始把半痴半呆转化成兴奋的晕眩。她的眼睛亮了,放光了,睁大了。委委屈屈的道:“我以为你不在理我了,都是我不好,是我让我哥哥……。”

    话还没有说话,凌元尔已经哭的泣不成声。

    容衔听了之后更加坐实自己的猜测了。心理无比的厌恶,一瞬间感觉到这个高贵的女人是这样的虚伪。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