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糖葫芦

    吃完之后后嘴里还充满麻辣的香味,真可谓齿颊留香。

    两个人都吃的肚皮圆滚滚姬茶茶躺在床上动都不想动,脑子里幻想着,每顿都这样大鱼大肉的吃那该有多好。

    姬氏对荣衔的改观也还是挺大的,以前一有不对就是骂骂咧咧的但是现在感觉来说好了很多,最来不是天天一顿骂。白天依然跟在姬茶茶身后忙着忙那,姬氏这几天都是忙着采茶,根本没有功夫搭理他,虽说昨天在家,不过不像以前那么对他争锋相对了。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容衔身上的的疤痕也越来越不明显了,天气也是越来炎热了,白天仿佛一点星火就会引起爆炸似的。烈日似火,大地像蒸笼一样,热得使人喘不过气来。走在路上,迎面的风似热浪扑来。大清早,蝉就高声大叫,告诉人们又一个火热的日子开始了。夏日炎炎,小鸟不知躲藏到什么地方去了;草木都低垂着头;小狈热得吐出舌头不停地喘气。知了不住地在枝头发着令人烦躁地叫声,像是在替烈日呐喊助威。

    第二天一早在姬氏的号令之下,一家人早早的起床去赶紧,走晚了太阳出来了,会把人烤成火球。

    走在路上的三人,花草书目植物都被嗮的无精打采的。路上的狗可能是被这闷热的天气喘不过气一动不动地趴在那还没被太阳照射的树荫下,伸出舌头,呼哧呼哧地直喘粗气。树叶垂头丧气地耷拉着脑袋,枝条懒洋洋地低垂着,叶子干巴巴地蜷曲着。知了在树上不停地鸣叫,似乎在喊:“热死我啦,热死我啦……”连活泼可爱的小鸟也无精打采地落在树干上,懒得冒着酷暑飞去觅食。

    容衔被这闷热的天气呛的快喘不过气了,这遥远的路程把他热的满头大汗。何况背上还背了半背篓的野猪肉。

    姬氏看了看容衔这无精打采满头大汗的样子说道:“放下吧!我来背,不是我不让你们坐牛车,实在是坐牛车要花费银子。我们一人背一会儿,就到街上了。”

    容衔摇摇头说道:“姨姨我是小男子汉,我还背得起。”

    姬茶茶看见容衔满脸通红,汗水从额头上一颗颗往下滴心里着实难受,她说道:“容容我来吧!”

    姬氏说道:“一看你就是没有做过重活的人,还是我来吧!也不远翻过着这座山,前面就是了。”

    今天的集市没有上次的人那么多,比较冷清的样子,可能是太阳太过于毒辣,很多人都躲在家里不愿出来了。

    街上的吆喝声也不多,来往的行人也太多,姬氏找个一人黄金段位的地点把背篓放在地上吆喝着。

    可能是她们家的猪肉卖的比较便宜又是野味,吸引了很多客人,不一会儿就卖晚了。

    姬氏带着他们在街上逛了一会打算回家,这样毒的太阳逛街是在找罪受,姬茶茶听见卖糖葫芦的吆喝声,停了下来。这东西自己从来都没有吃过,只是听别人说酸酸甜甜的特别的好吃。想想都流口水了。

    小贩问道:“姑娘要买吗?两文钱一串。”

    姬茶茶摇了摇头。

    姬氏说道:“来两串。”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