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4章百花之后,梅香自来

    ♂!

    这次让她见识到了男人和女人的不同,高挺的鼻子,厚薄适中的红唇这时却漾着另人目眩的笑容。只见他身材伟岸壮硕,肤色古铜,没有女人的纤细柔软白皙,五官轮廓分明而深邃,犹如希腊的雕塑,幽暗深邃的冰眸子,显得狂野不拘,邪魅性感。却别有一番滋味。

    容衔咧嘴一笑,“夫人这样看着为夫莫非看上了为夫的身材?”说着摸上了女人红唇。

    双眼一闭吻上了女人的红唇,水花四溅,自然少不了一阵折腾。

    正在**期间男人退出了女人的身体,只见女人身上有一些不明的液体。

    女人抱住了男人的脖子不解的问道:“我想要给孩子。”

    容衔摸上了女人的脸颊说道:“这时候不适合有孩子,还是再等一段时间吧!”

    翻身离开了女人的身体,下床走到院子里,拿了冰冷的水清洗自己,一瞬间的寒冷,让他头脑清醒了很多。

    以前对男女之事格外的上心,如今就像应付差事一般,打心理有些厌恶,孩子可能自己除了那个没良心的女人孩子,这辈子不会再给任何女人孩子了。

    过了一个多月由于,他也想通了很多事情,他恨她吗?当初恨得要命,恨不得喝她血吃她的肉,自己唯一的嫡系的孩子瞬间变成了傻子。

    可是一想要那个女人在容雪儿身上付出了那么多,想必当初要不是肚子怀着孩子,她也不会苟活于世了吧!以他的能力就算没有侯爵之位,渴死找一个女人不是什么难事,可是就算找到了她了,难不成杀了她为他唯一最在乎的嫡子偿命?她要是真的变的狠毒了想必那个孩子早已经死了,而不是变成了傻子,一想到她对自己没有丝毫留恋的时候,为什么,为什么每每想到这个的时候,心就痛的无法呼吸。他还在为那个女人心痛,走的是那样干脆,那样坚定。自己却还要在思念她。

    就仿佛当初对她的定义已经改变了,不在简单为了照顾她简单。原来那样一个不知举足轻重的女人在早在自己心里占了一份席位。

    自己只是后知后觉罢了。口中一阵腻味硬生生了被他咽了下去,脸色苍白。

    等到容衔在此进屋的时候,凌元尔已经打扮的光彩照人。

    对着容衔笑了笑说道:“我把奶娘叫走陪我一起去,孩子你就帮忙照顾一下天亮就回来。”

    容衔接过奶娘递过来的孩子,放在床上,一看就知道跟以往不同。不哭不笑,也不闹。就好像沉静在自己的世界中一样。

    或许这就是跟别的孩子不同之处吧!这样也好,长大之后我会找个可靠的人照顾你,一生无忧无虑也没有后顾之忧。

    十月桂花香,冬月腊梅开。

    这百花之后,梅香自来。

    这一夜容衔的屋里来了不速之客,来无影去无踪,就好像连一只鸟都没有飞过一样。

    这一个多月以来,虽然夏赢兆把容衔消爵了,但是心里还是担心容衔的势力太大,有所不放心,在暗中没少下动作。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