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5章逆战

    ♂!

    十月桂花香,冬月腊梅开。》

    这百花之后,梅香自来。

    这一夜容衔的屋里来了不速之客,来无影去无踪,就好像连一只鸟都没有飞过一样。

    这一个多月以来,虽然夏赢兆把容衔消爵了,但是心里还是担心容衔的势力太大,有所不放心,在暗中没少下动作。

    第二天早上天气雾蒙蒙的,一阵冷空气来袭,不一会儿天空中就下起了雨夹雪,这是入冬以来的第一场雪。

    雨伴着洁白得雪花悠悠飘洒,没来得及绽放她的芬芳就已经融化,她飘过了你的唇,虽没留下芬芳的余香,却洒下一片片温情;雨拥着洁白得雪花轻灵飘逸,没来得及绽放她的高雅舞姿就已经融化,雨包裹着洁白得雪花飘飘洒洒,没来得及绽放她的纯洁就已经融化,她从你身边擦肩而过,虽没留下淡妆素香,却洒下最真最纯洁的美。

    徐胥在刑场上冻得瑟瑟发抖,对于他来说,生命已经到了终点,已经没有什么好留恋的了。

    湛江的那场大屠杀已经让他看清了官场的尔虞我诈,容衔终究不是一个做大事情的人,拥有本身的狠毒,同时也拥有妇人的优柔寡断,终究不是一个能成事的人。

    他闭上了眼睛,只感觉到一阵白花花的似雨似雪飘飘洒洒的滴落在脸上,睁开了双眼,看着眼前雾蒙蒙的一片,如今都只变成了一堆梦幻。

    原本在人头落地的瞬间,只见一群黑衣人把上面的官兵杀得片甲不留,只见上面血流成河,徐胥抬起头看了领头人一眼,只需要一眼那就知道那是谁了,只有容衔在杀人事才拥有那样的眼神。

    御书房内,夏赢兆看完一封封密报,当场大怒。

    等他派接到通知派官兵增援的时候,那群人已经消失不见。

    凌少峰站在一旁,也被突如其来的消息弄的不知所措。原来容衔只是利用妹妹放松自己对他的警惕。

    如今容衔消失不见自己也难辞其咎。

    他神色沉重跪在大殿里,说道:“大王,都是臣亲信了自己的妹妹,原本以为容衔真的只是相当一个摆手掌柜,没想到竟然来了这一处。”

    臣罪该万死,恳请大王责罚。

    夏赢兆摆了摆手,治你的罪还不如你将功补过。

    “你下去吧!”

    等到凌元尔接到消息的时候简直不敢相信,她嘀咕道:“不可能……,不可能前一刻我们爱生死缠绵。他不会扔下我一个人的。”

    她陷入沉思中,这时候只听见奶娘说道:“夫人,孩子不见了。”

    在听道这话的时候,凌元尔才看清了实情,这一切都是容衔迷惑自己的假象。

    她双眼通红,却没有掉一颗眼泪,整个人都陷入了癫狂和不甘之中。她脸上变了颜色,慢慢睁大了眼睛,皱紧了眉头,撅着嘴,动着鼻子,吱嘎吱嘎地咬着牙。一阵忿恨的烈焰在她心里直冒起来,泪膜底下的眼珠闪着猛兽似的光芒。

    她干瘪的白皙的双手紧紧的抓住哥哥的衣服叫嚷道:“容衔一定是去找那个贱人,哥哥你快派人去抓她。”

    凌少峰被凌元尔的双手抓的脸上都变了颜色,可见她心里有多不甘心。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