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7章山村比上京还冷

    ♂!

    夏赢兆一听自己的爱妃有些不愿意了,他赶紧坐了下来,他把的爱妃抱在怀里亲了亲,“没人孤还不是因为容衔的事情,你知道容那个人……。\.\.”

    虽知道就宠妃的那一句“如今容衔没兵,没势力,想要东山再起怎么可能,大王多虑了。”

    夏赢兆想了想,噗呲的笑了一声,在他的爱妃脸上亲了一口,高兴的说道:“爱妃言之有理,这下孤就可以高枕无忧了。”

    夏赢兆怎么也没有想到就是因为他宠妃的这句话,他放松了对容衔的警惕,时隔几年之后他竟然沦为了容衔的阶下囚。

    夏赢兆这个人说昏不昏,说庸不庸的,时而清醒,时而糊涂,往往是一个及其没有之间之人,说风是风,说雨是雨,自己拿不定主意。而且常常因为听从枕边风,失去了判断能力。

    但是了经过容衔的这件事情他觉得自己有必要再为自己留一手,这个凌少锋也不是可信之人,前一刻还对容衔俯首称臣,后一刻翻脸不认人,对自己俯首称臣之后,想把容衔往死里整,想必他现在不追究容衔,凌少峰肯定会暗地里寻找容衔的的下落。

    容衔是一定不能有翻身的余地,要不然大夏还能不能保住。

    一个偏僻的小镇乡村,一户人家只有单口人,一个男人两个女人,那个男人看起来老实实在,一个大肚子女人不怎么说话,也很少出屋子,那个那个小一点的女人对人热情有礼,这家人总体在街坊邻居眼中还是不错的,街坊领居时不时的会给这家人那些吃的。

    那个男人干啥比较勤快,这个小镇的日子虽然不是大富,但是总体上还是过的去,村子里修建房子之类的,只要一喊这个男人,这个男人二话不说就来帮忙,而且要的工钱比较少。逐渐的他们三个人就在这个镇子上算是扎稳了根基。

    天气越来越冷,十冬腊月天,雪堵着窗户,冰溜子像透亮的水晶小柱子,一排排地挂在房檐上。

    清晨,一轮橘红色的阳光从地平线上升起,给笼罩在氤氲迷雾的大地涂摸上了一层霞光,虽是冬天,浓重的白霜盖住了草丛、田垛、菜蔬、田间、原野。然而这丝丝缕缕黄灿灿的光亮驱散了雾障霜凝朦胧的早晨,尤如穴居久了的生灵凝聚的血液重又活跃起来了。阴冷了一段时日的冬天,乘着这明媚的亮光,几乎家家户户皆争先恐后洗衣搓被单,翻晒被褥,晒干活,冬天了好过年。

    一个男人身穿厚厚粗布棉袄,头戴沿帽,背上背着羽箭,手里提着一只黑白色的兔子。

    转手把兔子交到了织染的手里说道:“给拿去炖了,给夫人好好补补。”

    只见他嘴里冒着出的白烟,瞬间升上天空,变成了雾气,这个冬天冷的让人发抖。

    织染说道:“夫人让我转告你,家里的银子够用了,你不要那么辛苦,上山要是遇到了危险可咋办,我们家里有是两个女人。”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