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8章做梦梦见他

    ♂!

    一个男人身穿厚厚粗布棉袄,头戴沿帽,背上背着羽箭,手里提着一只黑白色的兔子。

    转手把兔子交到了织染的手里说道:“给拿去炖了,给夫人好好补补。”

    只见他嘴里冒着出的白烟,瞬间升上天空,变成了雾气,这个冬天冷的让人发抖。

    织染说道:“夫人让我转告你,家里的银子够用了,你不要那么辛苦,上山要是遇到了危险可咋办,我们家里有是两个女人。”

    严啊三说道:“不要担心,我早上早点起床,天一亮我就回来了,再说我一个大男人总不能像妇人那天啥也不干,天天在家里呆着,坐吃山空总不好,妇人也快要生了,家里还的请产婆,我能打些猎物,能挣点钱是点钱。”

    织染瘪了瘪嘴说道:“看你,反正妇人让我转告的话,我已经带到了。”

    中午姬茶茶看着暖暖的阳光隔着窗玻照射进来。光与能量洒在屋内的地板上,屋里暖了,室内亮了,就连窗帘儿的花纹都印在了地板上。窗玻楞框的影子,不容置疑的重新划分着地板的结构,方的,长的,菱形的,斜方的,真得很神奇。

    屋里烧着木炭,一点都不冷,虽然用的没有在侯府的时候那么奢华,但是却自由了很多。

    严啊三搓了搓冻得有些发紫的手,转身走进灶房里,坐在灶前往灶洞里添材,织染看着眼阿三,觉得这个男人虽然不是大富大贵,但是肯靠谱,最起码不会让自己和夫人贫困到挨饿的地步。

    严啊三感觉到了织染的目光抬起头问道:“你在看什么?”

    织染吓了赶紧低下了,还好锅里的白烟挡住了她窘迫的深情。

    她瘪了瘪嘴说道:“谁看你啦。”

    严啊三抿嘴笑了笑,没有吱声,继续做着手里的活。

    吃饱饭之后,姬茶茶和织染在路边上走了走,看着田里的人正忙着除草,到让她想起了在娘家的时候,虽然没有天地,但是这个季节山坡上有菌子,可惜如今怀着身孕不能怕坡了。

    织染听到了姬茶茶叹息了一声问道:“夫人怎么了。”

    姬茶茶摇了摇头,“没什么。”

    回到院子里的时候看到斧子正在劈材。

    姬茶茶走上前去说道:“严大哥,你也歇歇吧!最近为了我们是那个人你也忙坏了。”

    严啊三听到姬茶茶这样称呼自己,心里高兴坏了,只要夫人愿意同自己说话,他心里就很高兴了。

    他结结巴巴的说道:“不辛苦。”

    姬茶茶捏了捏自己的手绢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严大哥,下次上山的时候可不可以采一些蘑菇回来?”

    严啊三有些吞吞吐吐的说道:“夫人现在怀孕期间,那么野味……。”

    虽然话没有说完,但是姬茶茶懂他的意思,她说道:“没事的,严大哥采一些黄色菌子回来,我少吃点。”

    严啊三有些无精打采的点了点头。

    其实采菌子没什么,他就是担心夫人肚子里的孩子。

    睡到半夜,姬茶茶就觉得腿一疼,眼还未睁开,她一只手就在身边的位置摸索着,娇声娇气的道:“容衔,我腿疼!”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