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0章祸乱

    ♂!

    “夫人喊腿疼,我帮她揉了腿,这会儿我有些睡不着,看见今晚的月色很美,就出来看看。”

    严啊三“哦了一声,”说道:“时间不早了,早些进去吧!天气这么冷不要把自己冻生病了。”

    织染听了之后心里有些感动,原来这个世界上除了夫人关心自己之外,没想到这么不怎么吭气的男人,也会在默默无闻中关心自己。

    两个人彼此在黑夜中看着对方,“咳咳了两声。”都转身消失在黑夜之中。

    织染正在厨房给姬茶茶熬牛乳,姬茶茶在这里日子过得很舒服,织染尽心尽力的伺候着,或许对于织染来说在经历过大风大浪之后她唯一的奢望就过上简单平凡的日子,所以跟在姬茶茶身边就算她辛苦她也觉得很幸福,严啊三也是尽心尽责的保护着两个女人。

    织染端着滚烫的牛乳走进了房里,“夫人,这是严啊三在隔壁村要的牛乳,你趁热喝了,对身子好,听说这新鲜的牛乳喝了,母乳特别多。”

    姬茶茶坐起来,握住了织染的手有些内疚的说道;“这段日子我什么忙都没有帮上,倒是给你喝严啊三添麻烦了。”

    织染摇了摇头,“夫人你看你这说的什么话,一日为主,终身就是织染的主子。我伺候你应该的。”

    姬茶茶轻微的笑了一声,“你这丫头就是死脑筋。”

    如姬茶茶已经怀了快九个月的身孕了,天气越来越冷,每天风都呼呼地刮着,北边的冬天,要比南方的冬天冷多了。

    上京的皇宫,每天都是欢声笑语,壮丽的王都透露着慵懒迷人的气息,而凌府的一座别院就显得有些萧条了。

    凌元尔自从回到凌府之后,被他的大哥送进了偏僻的院子,但是一切该有的奢华一点都没有改变。

    凌少峰是打算让凌元尔好好反省,不要在沉寂在悲伤中,一个千金大小姐,就算被和离,他门家的权势想必还是有大把人吸引着青年才俊求取凌元尔的。

    他那个死脑子,只有她自己亲口说是不会再为容衔要死要活的的时候才是真的醒悟过来了。

    这一年的冬天,边境总是有一股不明来历的人进行大夏边界的骚扰。

    当朝新上任的侯爷凌少峰,就被派往了边境,镇压那伙不知好歹的匪人,歹徒来犯,死伤惨重,人们觉得这个冬季格外的寒冷,正个大夏的朝都都没有以往的热闹,就连平日的夕阳也觉得寒冷,天空中偶尔有一两只鸟飞过,这个冬天就连鸟都少的可怜。一眼望去,似乎也早已看不到街道的尽头,就像我的心早已失去了温度。一阵朦胧的雾,弥漫了将士整个世界,找不到温暖与问候,看到却是冷漠与荒诞;南飞的大雁一部在我心中激起半点涟漪,留给人们的只是面对现实的孤独与无助以及对家乡的无尽思念!

    打仗必定是要血流成河的,不知道有热血男儿见不到明日的夕阳。

    大雪纷纷扬扬落下,那一片雪花在空中舞动着各种姿势,或飞翔,或盘旋,或直直地快速坠落,铺落在地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