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7章草原的狼

    ♂!

    看着这一个个无忧无虑的孩子,在看看怀里这个一岁大的孩子,倒是想起了他以前失忆的那段时光,那歌没良心的女人想必没有自己的陪伴依然过的潇潇洒洒吧!

    自己那个可爱的小女孩就那样被姓凌的女人给毁了。如今他的哥哥还亲自派兵来镇压草寇,真是有意思。

    正在容衔沉思的时候,一个身穿厚厚的毛裘的男人走到了容衔的身边,一张脸全部被他的大胡子遮住了,别人都只看到这个人长得无比的粗狂,一张脸被捂得严严严严的,只露了一双黑溜溜的眼睛和一个鼻子。一张嘴都被他的大胡子遮挡完了。

    这人不是别人正式被救的了徐胥,他本以为自己会人头落到地,没想到在那一瞬间竟然被容衔给救了。

    他带着自己还有那个跟谁他的侍卫,一路上遮遮掩掩的逃到了边塞。

    他走到容衔的身边,声音的低沉的说道:“侯爷,那帮草寇流匪听从了我们的建议,让那个姓凌的小子吃了大亏,我们是陈胜追击还是?”

    容衔冰冷的说道:“先让他一把,不然他怎么好在夏赢兆哪里怎么交差,想必这趟回去少不了对他的怀疑。”

    去给李大人写封信,到时候他自然知道应该怎么做。

    “是。”

    御书房内,夏赢兆看完一封封捷报,气的要命,这个凌少峰,平时看起来厉害的要命,可是到了紧要关头简直是不中用到了极点。

    一时间草堂上人心惶惶,要是这次凌少峰输了,那么大夏就必然要乱。

    正在他们一个个束手无策的时候,边塞的边关来了捷报,说是,凌侯爷击退了流匪草寇。

    王宫的夏赢兆听见了胜利的消息,才大大的松了口气。

    凌少峰知道这次也是险胜,如果那帮草寇真要乘胜追击的话,想必自己吃不好好果子,如今损兵折将才算是打个平手。

    而凌少峰也是大约猜到了,就一帮流匪草寇,怎么可能是自己的对手,除非这个人对大夏的战术,非常了解,要不然自己每走下一步,那个人就好像知道自己要做什么一样,好好都可怕,就好像背后有人盯着自己一样。

    他隐隐约约的猜测到这个人应该跟自己很熟悉,莫非就是容衔。

    想此刻的时候,他怎么都没有想到,容衔竟然逃到了边塞,如今要对付他可是难上加难,他回道大夏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刻不容缓的把这件事情报告给了夏赢兆。

    回道大夏的凌少峰几乎是心事丛丛,当夏赢兆听到此话的时候觉得凌少峰就是为了故意逃脱责任编织的谎言,凌少锋在朝堂上谗言让夏赢兆出兵,讨划容衔,要不然等到那只狼成长起来的时候就后犯无穷了,可是另外一个官员,联合弹劾他说是,容衔早已销声匿迹,说他为了自己的以及自私,损失了那么兵将,如今又让大王攻打宇哥不存在的人,是想让大夏故意挑起战事,招惹犬戎,犬戎如今并强力壮,真要打起来,这就是让大夏陷入了战火之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