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8章一头狼正在崛起

    ♂!

    回道大夏的凌少峰几乎是心事丛丛,当夏赢兆听到此话的时候觉得凌少峰就是为了故意逃脱责任编织的谎言,凌少锋在朝堂上谗言让夏赢兆出兵,讨划容衔,要不然等到那只狼成长起来的时候就后犯无穷了,可是另外一个官员,联合弹劾他说是,容衔早已销声匿迹,说他为了自己的以及自私,损失了那么兵将,如今又让大王攻打宇哥不存在的人,是想让大夏故意挑起战事,招惹犬戎,犬戎如今并强力壮,真要打起来,这就是让大夏陷入了战火之中。

    夏赢兆想了想,也怕大夏会陷入万劫不复之地,并没有听从凌少峰的建议,攻打边塞。

    也就是这一次,夏赢兆放过了容衔,而在几年之后,容衔就像风一样的崛起,联合犬戎让大夏灭了朝。

    夏赢兆收回了凌少峰的兵权,交到了一个不会大兵打仗的的人手中。凌少峰想想都悲哀,如今裴邵恒,在阳城。他手上的兵权就自然交给了别人。

    而凌少峰为了大夏不被容衔毁灭,几次派人到边塞暗杀,这件事情被犬戎的士兵发现了,以为是大夏想挑起战争,犬戎的首领不愿意,然后夏赢兆派了使臣出使,犬戎才化干戈为玉帛,送上了良好的马匹才把这件事情解决了。

    夏赢兆气的不得了,他没有想到,凌少峰甚至连对他,都是阳奉阴违着。如果他在免职后老老实实的待着,也许一切还有余地,可是现在……他恨得宰了他。

    而凌少峰现在虽然有职务在身,可是都是些闲职。他每天都闷闷不乐,以买醉来忘记烦恼。

    不管怎么样,夏赢兆还是看在凌大人的面子上没有拿凌少峰怎么办。

    不过一切都是在意料中不是么?心胸狭隘如他,睚眦必报如他,刚愎自用如他,大权在握如他,又怎么可能容忍这些人的挑衅,不是就当除之而后快么。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就是如此。才成了他今天的局面、

    可是凌少峰的心里,哪里紧紧只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整个大夏。

    虽然现在的夏赢兆有些昏庸不看,有妇人之仁了,躺若不是他妇人之仁,容衔和自己想必早就不在这个世上了。

    说到底,他的计划失败了,是还不足够了解容衔,他走到今天的这一步步,多少有自己的功劳,倘若当初自己没有他把举荐给夏赢兆。没有把自己的妹妹嫁给他,或许他还是那个低微的人。

    这个人狼子野心,心太大,大到最后连自己都控住不了了。

    只是没想到,他手中的势力那么大,大到他觉得都不可思议,在边塞依然有那么多人为他马首是瞻。朝中想必还有他的人马吧!

    如今自己沦落到了这幅田地,如果想在爬上去,就要依靠自己的父亲和裴邵恒。

    可是现在一时半会儿还不敢轻举妄动。

    而凌元儿在经历了这场变故之后确实,安静了许多。她心有还是有恨,容衔不要自己了,她把一切都归于在姬茶茶身上。

    她握紧了拳头,眼神阴狠的看着天空,她一定不会就让姬茶茶就这样消失匿迹了,只要能出去自己一定要让她也尝尝被关起来无人理睬的滋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