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0章南下

    ♂!

    姬茶茶在坐月子的时候织染和严啊三也是夏了功夫,什么好吃的好喝的都往她屋子里端,吃好喝好睡好,养得极好,一身皮肤更见嫩滑,一身蓝色的翠烟衫,散花水雾绿草百褶裙,身披淡蓝色的翠水薄烟纱,肩若削成腰若约素,肌若凝脂气若幽兰。折纤腰以微步,呈皓腕于轻纱。眸含春水清波流盼,头上倭堕髻斜插一根镂空金簪,缀着点点紫玉,流苏洒在青丝上。香娇玉嫩秀靥艳比花娇,指如削葱根口如含朱丹,一颦一笑动人心魂。寐含春水脸如凝脂,白色茉莉烟罗软纱,逶迤白色拖地烟笼梅花百水裙,身系软烟罗,还真有点粉腻酥融娇欲滴的味道。

    转眼阳春三月,姬茶茶准备启程回南下,阳春三月的太阳照在人们身上暖洋洋的。人们都脱下了厚厚的冬装,可爱的小燕子又从南方飞回”老家”了,柳树今年又长出了长长的枝条,像小姑娘的辫子。伫立在春意盎然的三月里,绿色的律动诠释着生命的意义,春的阳光破解着三月的鲜活明媚和它的秘密,给了我一个美丽的诱惑。娇柳媚花、青山溪水、薰风细雨……无需渲染的意境在鸟语花香中蕴满了丽词佳句,款款深情,和谐悦耳。

    严啊三找来了一辆既舒适又宽敞的马车,姬茶茶看着这辆马车的样子,她知道严啊三是为了她好,可是自己给的银子哪里足够买这么贵的马车?就能猜测出必定花了不少钱,她忍不住的把严啊三唠叨了几句说道:“我们出门在外,一切很不容易,一切都要简单点,这辆马车价值不菲。你怎么有钱买这么贵的马车?”

    严啊三支支吾吾的说道:“这都是奴才打猎得来的银子买的。”

    严啊三知道姬茶茶的为人,他怎么可能会让姬茶茶知道这辆买马车的钱是凌大人送来的。

    姬茶茶知道严啊三为了他们三个人生活的好,翻了春都是忙忙碌碌的也就没有再怀疑什么。

    姬茶茶抱着孩子上了马车,织染紧身其后。如果路上不出什么缘故,想必半个月就能平安到达了。

    走在半路上的时候,不知道前面发生了什么事,人们低声交谈,不自觉的将道路围了个水泄不通。

    姬茶茶让织染去问一下,严啊三什么时候能走?

    织染刚走出去,便见到一辆豪华的吓人的马车,听街上的行人都在议论什么。

    严啊三看了织染一眼说道:“你进去把夫人照顾好就是?”

    织染刚走进马车,就听见严啊三说道:“那是太尉的马车打着府中标徽,很好认出,那马车装饰精巧讲究,小巧而华贵,也只有如此尊贵身份的女子才配的上这等的精贵车舆。听街上行人说太尉的嫡女自小得外祖母喜爱,外祖母祖母身子不大好回想念外孙女,所以才有今天的这一出,还听说这位嫡女将来是要嫁给一位身份地位不凡的公子。具体哪位公子叫什么不知道,只是说姓孟。”

    这个太尉严啊三是知道的,自从容衔上任以来,就告老还乡,老来得了这么一个女儿,还是嫡亲女儿,自然宠的要命但是他的地位无人动动,看在曾经没有这位太尉为大夏立下汗马功劳的份上,每一年夏赢兆都会送些丰厚的礼品。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