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2章 我娘去哪儿了(2)

    北上贫穷划分十分严重,富的富的漏油,穷的衣不沾身。到处都能饿死人,他自己也听说湛江那是水灾,大夏的大王非但没有增援粮食,反而把那些人无家可归的人全部杀了。

    他自己和自己的爱妃过着醉生梦死的生活,苦了百姓。

    原本半个月的行程在路上耽搁了,硬硬生生的变成了二十几天。

    走到终南山的村口,路上的行人都好奇的张望着。

    直到姬茶茶回到家门口,见到院子杂草终身,屋檐下蜘蛛网到处都是,整个院子显得无比潮湿,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娘可是那么爱干净的女人,哪里容的下院子里杂七杂八的东西。

    她心里猜测是不是娘上山去了。

    她脸色有些着急,迈的步子比较大,哪里还能注意到平时要保持的淑女形象?

    她脸色阴沉对织染说道:“织染你先帮我照顾孩子,我去找我娘。”

    织染说道:“夫人我陪陪你一起。如果你不让我,那你叫上严啊三好有个伴儿。”

    姬茶茶说道:“你们谁都不用跟我去,这里是我家,我对这里很熟悉。你帮我把孩子照顾好。”

    转过头在对严啊三说道:‘严大哥,你先把屋里收拾一下,等到我娘回来了,好做饭。’

    严阿三点了点头。

    姬茶茶一路奔跑着,路上的行人指指点点的议论纷纷这不是,姬婶子家的孩子吗?听说两年前跟到一个身份显赫的离开了这穷山沟沟如今怎么又回来了。

    有两个妇道人家小声的议论纷纷说道:“这孩子真是没良心,为了自己的富贵扔下一个孤孤伶仃的女人一个,你说那女人还有什么盼头,女儿刚走可能因为一时想不开,上吊自尽了。哎……可怜的女人。如今过了两年才回来看她娘。”

    另一个说道:“这丫头也是一个可怜人,如今人回来了,娘却不在了,没娘的孩子像根草。有娘的孩子是个宝。”

    姬茶茶一路奔跑着,使劲的喊道:“娘,……,娘,女儿回来了,回来了。“

    嘹亮的声音回荡在空旷的山谷中,空旷的山谷里翠绿的树林中,乡间田野中都不见人影,只听到有人说话的声响,夕阳的余辉映入树林深处,又返照在水井旁的青苔上。

    她气喘吁吁,两手支撑在了大腿上,歇了一会儿,路上的行人都用异样的目光看着她,她心里很不安,但是没有想那么多,只要找到娘比什么都好。

    从申时找到酉时,每一个娘可能去的地方她都去过了,可是就是没有人,她在这个村子,除了娘之外,她不愿意和任何人搭话,村里都都瞧不起她们娘俩说她们是外乡人。但是有一个人她心里还是暖暖的,冉婶子,这会儿才记起来村里人只有那个黑乎乎说话粗嗓门的女人对她们家还好点“对她应该去找她问问娘的下落。”

    这会儿天空春雨朦朦地下起来了,夹着丝丝缕缕的春风。春雨细细的,密密的,灰蒙蒙的,远处的山峦、大树、房屋,朦朦胧胧,就像浸在一片薄雾中。春雨,似雾非雾,似线非线,似有形又无形……从远处眺望,朦朦的春雨好似漂浮在半空的丝绸,近看,春雨宛如是天女撒下的花瓣,滴落在地上、树上、房屋上,沙沙沙的飘落在绿茸茸的草地上,干渴了一冬天的大地张开绿色的大嘴,贪婪的"yun xi"着甜润的雨水。

    她抬起头看了看天空衣服被雨水淋湿了,但是丝毫不觉得有冷意,心里的那份暖意压过了冷意。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